最红的几个小模特这几天不上岗,跟着妈妈外出旅游去了。

  几家知名的摄影公司,挂出了歇业的牌子。

  繁华的商业街万达广场`火锅店门迎小邱说,已经两天没见孩子来拍照了。而童模最喜欢的外景地西漾山景区,保洁阿姨很惊奇,怎么没看到孩子来拗造型了……

  这两天,随着杭州3岁童模妞妞被妈妈踢了一脚上了热搜,距离杭州100公里的小镇——“童装之都”湖州织里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时尚看巴黎、童装看织里”。在织里,仅仅在工商部门登记在册的童装公司,多达13000多家,由此衍生了规模惊人的童装模特产业:摄影基地10多家、摄影公司上百家,当模特的孩子有上千人。

  10秒钟变出11个造型镁光灯下就像表演魔术

  咔嚓!咔嚓!咔嚓!

  摄影师不停歇地按动快门,台上的小模特喔喔(化名)不断调整着姿势。

  他头顶着一团蓬松黄亮卷发,鼓鼓的小脸蛋带着一丝妩媚。

  这里是位于织里吴兴大道上的一家摄影基地,我们赶到时,偌大的基地,只有喔喔一个小模特在拍摄。

  10秒钟时间,摄影师阿强按动了11次快门,喔喔完成了11次动作转换,像变魔术一样完美,动作娴熟、迅捷,又不失职业化的精准。

  拍摄时,没有对话,也根本不用大人纠错。

  而在没拍摄前的三分钟时间里,他很调皮,不停地在场地里兜圈跑,跑了5圈。

  喔喔今年8岁,用童模界的说法,正是黄金年龄。

  妈妈是他的经纪人兼助理,儿子忙着拍照的时候,她手脚娴熟地翻动着行李箱的拍摄道具。

  行李箱里面满满当当,装着太阳镜、袜子、项链、耳坠,每种道具足足有20多个造型花样。

  她不用盯着拍摄,她说这对儿子来说,轻车熟路,动作根本不会出错。

  拍摄时,她需要做的是赶紧找出和下一套服装完美搭配的道具,10秒钟后就得给儿子 。

  摄影师语气利落地说了一个字:“停。”喔喔马上从台上跳下来,一屁股坐上了转椅,懒洋洋地吐出一个字:“水”。一边的摄影助理赶忙把水杯递给他。

  喝水时,他把小身子扭来扭去,好几次差点从转椅上滑落。

  妈妈从衣架上取下一件还未上市的新款,给他兜头换上。喔喔趁机一把抓住妈妈的头发,攥在手心里把玩,嘴里嘟囔着告状,“小胖今天上课又放屁了,我臭坏了啊。”

  再次拍摄时,摄影师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台上的喔喔忍不住咯咯笑了。

  妈妈着急了,轻声批评,“不能笑,不要破坏拍摄风格!”喔喔马上忍住笑继续拍。

  一年前,喔喔还在老家安徽合肥上学。

  妈妈上网时有了一个重大发现,“都说织里是培养童模的好地方。”

  她和老公商量了一下,意见达成一致:带孩子到织里发展。

  她反复向我强调说,“我儿子做模特不是为了赚钱,不是网上说的那样。”

  她说喔喔从小就喜欢做模特,“刚会走路那阵子,电视上有模特走台,他就扭着屁股跟着学,还有板有眼。”

  觉得孩子很有天赋,夫妻俩开始有意识地培养,“这么多年来,我的心血没白费,儿子也有点小成就,参加全国性的儿童模特大赛,拿过冠军。”

  来织里的2017年,正是这里童模发展的井喷时期。在织里的外来家庭,有不少家长是带孩子来这里做模特的。

  出租房的价格也一路水涨船高,一间不到十多平方米的房子,租金就要2000多元,“生活成本蛮大的,但为了孩子,我们还是忍着。”

  除了当童模
还要上古筝课学主持

  在织里镇的另一家摄影基地,我们推开门,一堆大人正围着一个女童拍摄。

  男摄影师看起来二十出头,一旁的摄影助理双手交叉,半趴在购物车把手上。购物车上满是夏装女童上衣、裤子和各式各样的小挎包。

  被拍摄的女童瑶瑶(化名),10岁的样子,身高1米2,卷发、涂了眼影,脸上打过粉底,脸颊红扑扑的。

  “你快点,晚上还要去上古筝课。”妈妈催促她。

  “还有几件?”她转头问。

  “没几件了。”摄影助理说。

  “那快开始吧。”

  瑶瑶刚刚还在和摄影师嬉笑着,摄影师一拿起相机,她马上正经了起来:双手插着腰,左腿抬起,身体向左倾,左手叉腰,右手摆出“耶”的姿势。

  随着闪光灯每次亮起,瑶瑶飞快变化姿势和表情,像四川变脸一样。

  摄影师咔嚓按了几十下快门,一声令下:“背面!”女孩迅速侧身,作出不同的姿势,一套动作下来,不带重样。

  看着台上的女儿,妈妈说,“瑶瑶现在还在学主持,之前做过模特培训,她做模特也有天赋。”

  瑶瑶台上下来,扑到妈妈怀里,撒着娇。

  “这次是帮我们家亲戚拍的,有很多厂家来找我们家女儿,我都没空搭理,我女儿太忙了,又要上学又要上兴趣班。”妈妈说。

  来拍照的男孩女孩都很漂亮
他们拍得很辛苦的

  “已经两天没孩子来拍了。”90后女孩小邱是火锅店的门迎,她说,以前每天都有大人带着小孩来拍照。

  这里是湖州万达广场,距离织里镇中心不到10公里。

  她指着隔壁一家卖肉蟹煲的店铺,“他们很喜欢在这里拍照。”

  那家店的墙角,挂了一排彩色救生圈,花花绿绿的很好看。

  小邱又指了指对面,“那家牛排沙拉的店,也常来。”

  那家店铺外的落地玻璃窗外,挂着几个莹白的小瓷瓶,里面插满了塑料藤花。

  小邱说,凡是装饰有点特点的,来这里拍照的大人小孩都不会错过。

  就连一楼转角处几把有特点的椅子,也是童模们钟爱的地方。

  “我们10点钟开始营业,他们都快拍完了。如果没拍完,来来去去的客人很多,我们做生意不方便,他们拍照也不方便。”

  “来拍照的男孩女孩都很漂亮,他们拍得很辛苦的,上次我看到一个小男孩没摆好姿势,妈妈就大声责备他,让他重拍。小男孩很不乐意,噘起嘴巴。但打小孩,我从来没看到过。”

  童模拍摄外景地西山漾公园

  转了一圈看不到人拍照

  西山漾公园距离织里镇不到10公里,周围水网密布,绿草如茵,幽美宁静。

  从地图上看,这是一片近乎正方形的湿地。一只只黑天鹅在水里游荡,划起一波水纹。

  在织里镇,这里是主要的童模拍摄外景地,几乎每天中午下午,都会有童模来采景拍摄。

  昨天下午,环湖一周后,我们没有看到有童模在拍照。

  景区里负责保洁的张阿姨说,这些拍童装的,基本都在河边和东边的草坪拍,“有时候三四个大人,带着一两个男孩女孩,头发都烫过,一拍至少一两个小时。”

  来逛公园的陈大姐说,“孩子们拍照时,全要穿反季节的衣服:冬天拍春装,夏季拍冬装,有时候我看好心疼。去年冬天,湖边有个小女孩穿着短裤短袖,看上去不到10岁。那天的气温可能不到10℃,地上的两个手提箱里装的全是夏天的衣服。我说你们快点拍,孩子好冷咧。”

  北京一家长来织里目的明确
训练孩子的气质和自信

  “在织里镇,从事童模的小孩,至少有一千多人。”织里一家摄影基地负责人殷先生说,“但真正红起来赚大钱的,像叶祖铭、谷歌这样的孩子,并不多。”

  对于网传的童装明星年收入可达上百万元,他没有否认,但反复向我强调,“真相不是网上所说的那样,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是以赚钱为目的。”

  比如,去年就有一家人,北京来的。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训练孩子的气质和自信。

  “那个孩子,我见过,老躲在妈妈身后,怕陌生人。一年后,像换了个小孩一样,敢和陌生人搭话了。家长今年带着孩子回了北京。”

  基地负责人付先生,至今记得一个女孩怡怡(化名)。

  那时候,她妈妈每天从练市到织里来回跑,30多公里。其实,孩子家里并不缺钱,妈妈说只有一个目的:为了锻炼孩子。

  付先生说,“我是看着她成长起来。来的时候,不太爱说话。我那时是做童装生意,从小童的衣服、一直做到中童、大童,这些衣服,怡怡从小穿着,一直拍到了她长成大孩子。其实,模特这行,对孩子的心智和形体成长,帮助很大。”

  这里流行个说法
大人打拼不如生个漂亮娃娃

  刘先生从事童装生意,2003年就从东北老家来到织里镇。

  他说,织里镇的小模特,其实在淘宝之前就火了。那时候,并没有这么多的小模特,厂家需要拍照就直接找老乡家的孩子帮忙,或找照相馆,30元拍一件衣服。

  后来大家发现,找漂亮小孩模特拍童装,广告效益特别好,推广也特别有效果。尤其是开订货会,几十个小孩在台上一起走秀,客商现场就抢着下单。

  到了2006年,每家公司一有新产品,必须请童模拍照推广。

  这些童模的选择标准最重要是看:颜值和气质,男孩要酷、女孩要漂亮。

  做外贸童装的,很喜欢混血的小朋友,这样新产品在海外才会走俏。

  可以说,这些是孩子,对织里镇的童装产业,功不可没。

  当然,孩子毕竟是孩子,也有累也有不快乐的时候。

  这时候,大人会想各种办法,哄着孩子开心,把拍摄工作继续下去。

  男孩子买个玩具让他玩,比如奥特曼。女孩妈妈会提前买好零食,或芭比娃娃,告诉孩子:拍完了带你游泳、到公园玩。

  “这里流行个说法,大人打拼,不如生个漂亮娃娃。”

  一些童模家长严格控制孩子饮食
童装公司老板舍不得让女儿做童模

  在织里镇,童模其实也分两种:T台模特和平面模特(童装模特)。

  织里一家童模培训机构,两个小孩在学习走秀。

  在一家模特培训机构,我们见到几个孩子的妈妈,孩子全是学走T台的。

  她们聚集在T型台下,正谈论妞妞事件。

  其中一位妈妈是一家童装公司老板,她说,这次事情闹得很大,好几个比较红的小模特,都停止接单,跟着妈妈外出旅游了。

  她女儿今年9岁,读小学三年级,在这里报T台班半年多了。

  “现在童装生意竞争激烈,有朋友开玩笑,你有那么漂亮的女儿,干脆去做童模,来钱快。”她说,她早在圈内听说过,一些童模家长会严格控制孩子饮食,不吃荤,不喝汤,甚至米饭都要严格控制,生怕孩子胖一点,影响气质身形,不利于接单,“我最后想想,还是算了,这样孩子遭罪。”

  另一位妈妈的女儿也很漂亮,也有很多厂家找来,动员她让女儿当童模。“我全部回绝了,孩子有很多机会选择,唱歌、跳舞,都行啊,“我女儿去年和香港一位很火的明星同台过,这种经历,童模不会有的。”

  “闪光灯下的孩子确实赚得多,但我更希望让孩子开心快乐。”

  网红小模特谷歌
 “妈妈让我拍得越来越少啦”

  织里镇实验小学,是小模特们上学的地方。

  昨天,网红小模特谷歌,刚下了音乐课,我们在教室外见到她:在一众小孩子中,谷歌辨识度很高:很漂亮的笑脸、体型挺拔,是“中国童装之乡”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网上流传一个数字,264。这是衣服的数量——早上9点到次日凌晨2点,一件件衣服在她身上穿上、脱下、穿上、脱下……总共264件。

  “妈妈让我拍得越来越少了,现在学习的时间,比以前多了。”谷歌说。

  谷歌老家在山东,问她,还记得老家的样子吗?她摇摇头,甜甜一笑,“我来的时候还在上幼儿园。”

  班主任章老师,正要出门到谷歌家里做家访,她说,这孩子,比其他孩子情商要高多了。

  “有过社会实践的孩子,还真不一样。有一次,我在教室里贴座位号,其他孩子各做各的,她看见了,马上拿来双面胶帮忙,很懂事。”

  看了谷歌近期的一次考试成绩,门门功课都在90分以上,章老师说,“这孩子以前每天都有拍摄任务,很辛苦,但成绩一直在班上中上游。功课,一门没落下。”

  学校的周汉文校长说,学校里有一年级到六年级,2800多个学生,非织里镇户口的孩子百分之四十,“在外面做模特,至少有十多个孩子。”

  班主任章老师说,这个学期,谷歌只请过两天假,是病假。

  周校长说,孩子要请假,家长必须要说明理由。频繁请假是不可能的,请假三天,必须到教务处备案。

  “这几天,妞妞的事件影响很大,我们让每个班主任,都到学生家里做家访。我们老师希望,家长不要把孩子太成人化。”

  中午,班主任章老师做家访回来,说谷歌妈妈已经减少了谷歌很多的工作量,现在接单的,都是老顾客,新合作不谈了。

  “孩子妈妈想让谷歌上吴兴区最好的实验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