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的小寒被拘留所民警带出来的时候,微微佝偻着背,步伐有些缓慢。

  因为吸毒,他在拘留所里已待了一个星期。

  “我这是第一次进拘留所,以后再也不吸了,我说到做到。”小寒斩钉截铁。

  但“再也不吸”这句话,他已经说了很多次。

  小寒身材偏瘦,长得还算眉清目秀,神情有些腼腆又带着惊惶,年轻和不懂事都写在脸上。

  老家在重庆合川,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先到广东学了几年烹饪,2015年来到杭州,在余杭一家川菜馆里当厨师。

  平时工作忙,除了饭店就是宿舍,他很少外出,身边除了同事没什么朋友。

  小寒的爸妈早年离婚,他跟着爸爸。按照他的说法,爸爸再婚之后,就很少再管他了,父子俩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偶尔回一次老家,他大部分时间都和以前的同学、朋友一起吃喝玩乐。

  小寒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沾染毒品,是在2016年11月。

  那天,老同学邀他一起吃饭,酒过三巡,同学从兜里掏出一小包透明晶体,神秘兮兮地在他面前甩了甩:“这东西你玩过没?好玩,刺激!”

  小寒从未见过这东西,也没细问,见几个同学陆续都拿了,他也从袋子里拿了一块。

  拿到手不知道怎么吃,他把晶体放进嘴里,又灌了好几口水。

  “味道特别苦,吃了之后睡不着觉,难受,肚子还痛。”小寒抿了抿嘴。

  既然这么难受,为什么还会吸第二次?这个问题,小寒自己也说不清楚。

  再次碰冰毒,是在2017年5月22日,也是在老家。

  为什么要再吸?他用了一个词“鬼使神差”。

  那天,小寒在老家和几个同学朋友聚餐,吃完饭后,他鬼使神差地拉住同学,问还有没有上次那种“好东西”。同学说没有,他不死心,鬼使神差地求同学给“卖家”打了电话,双方商量好地址,他去拿。

  这次的感受又和第一次不一样,小寒回到家,眼神迷离,说话语无伦次,甚至产生了幻觉。

  父亲发现他的异样,追问之下,小寒承认自己吸了毒。

  “我爸都没有犹豫,直接打110报警了。”小寒被带到派出所做了尿检,成了警方在册的吸毒人员。

  之后,小韩回到杭州,继续之前的工作和生活。

  他说,自己的生活还是蛮充实的——空闲时间出去钓鱼、打台球、逛街、爬山,有段时间,他还每天7点起床到西湖边晨跑。

  他觉得,只要离开了老家就能远离毒品,毒品和香烟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东西,说实话,玩一下也没啥。”小寒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舔一舔嘴唇,这个动作的频繁程度让他看起来很奇怪,但他显然没有意识到。

  他再三强调自己没有瘾。

  小寒第二次被父亲送进派出所是去年10月11日。

  那段时间,他谈了一个比自己大的女友,带女友回家见父母的时候,恋情遭到了家里人的一致反对。因为家里不同意,小韩和女友吵了一架,两人不欢而散。

  情场失意,小寒找朋友倾诉,顺便又让对方帮忙“订购”了一包冰毒。

  吸完冰毒后整个人恍恍惚惚,很快就暴露了,父亲抬起手想打他,犹豫片刻又放下了:“你干啥不好,要干这个!”

  小寒不服气,跟父亲争辩:“我又没瘾,你相信我,我绝对可以戒掉,再也不吸了。”

  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他主动跟着父亲去了派出所。

  当地派出所安排他到社区戒毒,要求每个月去社区报到、检查。

  可是就在说完“我再也不吸了”四个月后,他再次碰了毒品。

  “我没有瘾的。”他还是这么觉得,并不知道已被复吸的魔咒牢牢缠住,拖向深渊。

  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脑子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冰毒,想用这种方式来寻求安慰和放松。

  今年2月4日,已经三年没有在家过大年三十的小寒特地请了假,回家过了个年。

  吃年夜饭的时候,他还信心十足地跟父亲说,自己已经完全把毒给戒了。

  原本一切都挺顺利,没想到,等他要返程的时候却发现,回来的火车票太紧张了,一票难求。

  饭店规定年初八上班,因为买不到票,小韩错过了时间。没过多久,他接到老板的电话,告诉他店里已经请了新的厨师。

  “工作没了,回家过个年又花了那么多钱,路费还得问朋友借,我想着就气。”他把复吸归结于运气“背”。

  3月21日晚,他办完离职手续回宿舍收拾东西时,恰好遇上闲林派出所的民警在路口例行检查,这一查,又查出了他吸毒。

  当天晚上,民警给小寒家人打电话,接电话的正是他父亲。

  父亲听说这事,沉默半晌,只哽咽着说了一句:“替我好好教育他。”民警把电话递给小韩,他不知该说什么,踌躇许久才开口:“你们别过来了,路远,太折腾,我没事……”

  说起自己“进来”的经过,小寒依然坚信,自己是没有瘾的,认为要被强制戒毒,不是因为自己上瘾,而是“前两次机会被我爸搞完了”。

  “这次出去真的不会再吸了,没意思,对不起家里人。”小寒信誓旦旦,但眼神却不自觉地避开了。

  “再也不吸”说多了,自己也是忐忑的。

  因吸食冰毒,他被处以行政拘留12日,之后还将接受为期两年的强制戒毒。

  民警说,像小寒这样的吸毒者并不少见,他们对自己过于自信,觉得肯定不会上瘾,吸吸也不要紧,想戒的时候肯定能戒掉,还有些人甚至为了挑战自己去尝试毒品。

  “太幼稚!太傻!太无知!”民警用了三个“太”表达痛心疾首,这些年轻人对毒品一无所知,怎么就敢碰?

  实际上,毒品对人的危害不仅仅只限于肉体,更可怕的在于对人精神上的控制和摧残。

  这种精神依赖,就是“心瘾”。

  如果说毒品是魔鬼,“心瘾”就是这个魔鬼最恐怖的手段。

  吸毒者在吸食或注射毒品后,身体、头部等神经会产生一种爆发式的快感或舒适感,药效过后,快感消失,吸毒者在感到失落、抑郁的同时,身体更会出现失眠、焦虑等不安情绪。

  随着吸毒次数的增多,需要越来越多的毒品才能满足,这个时候,吸毒者已经形成了心瘾,也就是对毒品(成瘾类药物)具有强烈的心理渴求。

  相比生理戒毒来说,要戒除吸毒者的“心瘾”,更为艰难和复杂。

  “哪怕只吸一口毒,就像在心里种下了一粒看不见的种子,种子慢慢长出有毒的触角,蔓延于血脉,控制住人的神志,这种看不见的瘾,才是毒品最残害人的地方。”

  可怕的是,很多吸毒者会像小韩这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深陷“心瘾”,反而不断会说服自己,一次又一次对毒品屈服。

  为了让吸毒人员成功戒除毒瘾,杭州市戒毒所除了对吸毒人员进行生理脱毒,还会同步开展体能恢复、心理矫治等,并通过建立帮教联系册、落实跟踪帮教措施、定期电话联系、提供心理咨询辅导等方式,让他们增强主动戒毒意识,预防复吸。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周德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