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算清所有被骗账目,李丽特地聘请了一个会计师。婺城检察院提供为算清所有被骗账目,李丽特地聘请了一个会计师。婺城检察院提供

  4日记者获悉,前不久,浙江金华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负责人李丽(化名)到派出所报案,说自己被一个叫“方剑”的男子骗了快1200万元!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个“方剑”真名姓徐,10年来通过谎称自己在监狱有关系,可以承包食堂、承接工程,向李丽索取工人工资、材料费、公关费等。事实上,这笔钱早就被徐某用来买豪车、住酒店,挥霍一空,还数次感叹:“这个钱怎么这么好骗”。

  萍水相逢的顾客说要带老板娘做大生意

  徐某是金华人,身材魁梧,手臂上纹着成片的纹身,脖子上戴着很粗的金链子,看起来有点像电影里的帮派大哥。过去二十几年,他因犯诈骗罪被判刑三次,不是在骗人的路上,就是因诈骗在监狱服刑。

  时间倒回到2009年,徐某刚出狱不久,正在大街上闲逛,一个身材高挑美女递给他一张名片,上面写着:李丽,某减肥项目的负责人。徐某留下了名片,还和李丽攀谈起来。

  得知李丽一直想把生意做大,他谎称自己在医院有关系,能帮忙把产品打进医院。李丽很心动,前后给徐某七八十万元“疏通关系”。

  关系疏通了一年多,钱一分没剩下,可产品也一件没卖出去,李丽急了,想找徐某把钱要回来。没多久徐某就告诉李丽,自己带着几个人到医院,把钱拿回来了。

  正巧,这时候李丽和他抱怨生意难做,徐某又告诉他,自己和某监狱有关系(实际为徐某曾服刑的监狱),可以承包下食堂,稳赚不赔。

  李丽很信任他,非但没把钱要回来,还干脆把自己银行卡交给徐某,让他全权代管食堂事务,每个月只需要把进货的清单给她,她便往卡里打钱,由徐某支配。

  期间,李丽想去看看食堂运营的情况,徐某只将她带至监狱外,远远看了一眼,因为不方便进去,李丽也没有多问。

  转眼三年过去,李丽共付给徐某数百万元,虽然徐某号称盈利有两百余万,但是必须得接着做监狱的其他工程,否则就无法结算。

  2014年起,徐某摇身一变,成了“包工头”,告诉李丽,现在他们承包了监狱地面、下水管道等工程,但除了向李丽索取工人工资、材料费、公关费等数百万元外,每次李丽想去现场,他都以“不方便入内”搪塞过去。

  2019年1月,在李丽多次催促下,徐某终于告诉他,监狱的财务已经核算好了,总共要交给他们700多万元工程款,但是还需要1万元去疏通。

  但在交给徐某1万元后,李丽再拨打他的电话,就一直关机,到后来,这号码干脆成了空号,李丽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钱来的太快 为花光钱他买豪车雇司机

  李丽说,为了做生意,她还问家里借款600余万元,对徐某十分信任,中间还给他介绍过三个女友。没想到,徐某却背着她过了近十年纸醉金迷的生活。

  初步统计,徐某诈骗的金额近1200万元。但这些钱没有一分用来投资固定资产,他平常就租住在酒店,有大笔进账就去购置豪车,这10年间,他共购置包括保时捷帕拉梅拉、宝马X5、奥迪Q7在内的6辆豪车。

  因徐某本身并不会开车,他还特地雇佣了司机,月工资4000元,这十年间光司机的工资就开出去四五十万。

  除此之外,他还特别爱在高档娱乐会所消费,频繁的时候一周能去三四次,每次都叫上一帮好友,并给每个人安排点唱公主,单次消费高达数千乃至上万元。

  据徐某自己交代,这十年间,他出入娱乐会所高达数百次。直至被抓,徐某的所有资产只剩下一辆分期付款的轿车和7万元存款,他还数次感叹:“这个钱怎么会这么好骗。”

  在李丽所记录的账本中,徐某报账的铜螺丝,价格高达1500元/个,6个小灯价格高达3820元。

  2019年4月3日,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徐某批准逮捕。(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