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新德,更为人熟知的是他的网名:大力。刚刚过去的2月,大力跑了场超级虐的比赛——环台湾超级马拉松赛。这项也被称为“台湾环岛跑者圆梦计划”的赛事,要求选手连续奔跑19天,完成总距离1045公里,平均每天55公里,比一场全马还要多,最后大力以107小时的总成绩问鼎冠军。见了面他的第一句话是:看我,瘦得下巴都尖了……记者 殷佩琴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备战不能停 防雾霾面罩都用上了

  大力也算是跑圈红人了,不只杭州,放全国都是排得上号的,他参加过极地(南北极)长征赛,戈壁、沙漠都跑过。“‘大力’这个名字用了很多年了,因为我力气大,肌肉够多。”说起这个网名的由来,大力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欢,直到现在,报梁新德可能人家还得反应一下,一说大力,立马知道了。

  七八年前,大力就有一个环台湾骑行的梦想,受限于各种原因无法成行,2018年1月初,他在比赛中认识了一位跑友,得知不久会举办首届环台湾超级马拉松,“当时很兴奋。一直想骑行环岛,如果能跑步圆梦就更好了,有这个机会一定要去。”大力说。

  相关证件、报名手续都弄完后,大力开始进入紧张而有序的备战状态。

  这场比赛全程累计海拔2万多米,大力的抗阻训练是去西湖群山的不同地貌跑,每天还进行核心力量训练;皮划艇训练上肢力量……前段时间杭州多雨,穿着雨衣继续跑,雾霾天,戴着3M防雾霾面罩继续跑。“比赛是连续作战,赛前训练要保证量。”大力说。

  今年1月,大力月跑量超过了500公里,甚至澳门转机的空隙他把行李一存,又跑了个半马。

  气候变化最折磨人

  8天穿夹脚拖跑400公里

  跑过南极和北极,也跑过沙漠和戈壁,对大力来说,极寒或者炎热的环境适应应该不成问题,但这次比赛冷-热-冷的气温转换,是最难受的。

  “不管是极地长征还是穿越沙漠,最长不过六七天,冷或者热,到后面都习惯了,都在可控范围内。而这次环岛赛从台北出发绕半圈到花莲、台南,再回到台北,当中气候的变化很折磨人,连续跑19天,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大力回忆道。

  比赛的头两天,大力早餐和中餐都没吃,靠着自带补给完成赛段,第三天乳酸堆积反应,肌肉酸痛得厉害,第四天才有所缓解。最痛苦的是,越往南天气越热,穿着跑鞋的脚肿胀难受,一个趾甲还黑了,“最难熬的时候,一起跑的人中一位穿夹脚拖跑的伙伴,建议我换拖鞋试试。”

  大力索性穿着五指袜,套上夹脚拖,8天跑了400多公里,成绩没掉,还意外发现拖鞋的不少好处,“下雨天反而还是拖鞋好。拖鞋的尺码要稍微小一点。”不过,穿拖鞋越野跑也有个问题,下坡速度快,拖鞋包裹性不如跑鞋,双腿的肌肉用力过度更容易酸胀,之后又换回跑鞋,“这双拖鞋我带回杭州了,以后训练的时候也会穿,我还打算穿着它跑马拉松破3呢。”大力笑着提醒,不建议初学者穿拖鞋跑步,对跑步技术掌握较熟练后再慢慢尝试。

  每天睡觉只是打个盹 “死亡公路”上和大货车擦肩而过

  大力说,这次比赛难度最大的是第13天的64.5公里赛道,距离最长,感觉整个人不停地在山里上上下下,“海拔变化太大”。

  19天完成1045公里,本身就是一件挑战极限的事情,共有63位参赛选手,其中不乏70岁的长者和19岁的少年,大家都为圆一个梦而努力着。这些天,大力也经历了许多,每天早上6:00准时开跑,中午左右完成比赛,下午和晚上放松调整,第二天接着战,“因为每经过一个城市,住宿条件都不固定,既住过好的酒店,也住过寺庙,还睡过地下室,有时候双人间,也有三四个人一个屋子的。”在大力看来,高强度的比赛后,充足的睡眠是最有效的恢复手段,但他的睡眠却不太好,每天凌晨三四点就醒了,睡觉也保持着上身躺平,双腿贴墙竖立的姿势,因为这样有利于血液回流,“基本上就是打盹,都不能算是睡整觉。”

  这一路,大力还当了盲人跑者的领跑员,“盲人选手很了不起,他也一样完成了1000多公里的量,一路上我们互相鼓励前进。”还路过了被称为“死亡公路”的苏花公路,一侧是海,一侧是高山,巨型货车与他擦肩而过,“没有路障也没有隔离,跑者迎面而来的就是各种汽车。”在这里,大力也不得不放慢脚步,毕竟安全还是第一位的。

  老婆看了心疼

  回家天天给他炖老母鸡

  整场比赛,除了睡眠不太安稳,大力进行得还算顺利,但是意外出现在倒数第2天,他出现了上吐下泻的状况,“可能前面几天淋了雨,免疫系统本来就受了影响,后来吃了三文鱼,就拉肚子了。一路跑一路拉,喝水都拉,最后只能用水漱漱口,然后吐掉。本来总成绩领先3个多小时,一下子被追回1小时50分。”最后两天,大力几乎是靠着意志力在完赛,过终点线后直接被拉进急诊室挂水治疗,“原本只想着会轻个五六斤,没想到累脱水了,一场比赛下来瘦了16斤。”

  出发时脸还有点圆的大力,完赛时已是两颊内凹,“老婆看了心疼啊,回来后天天老母鸡炖着给我补。”话语间,大力露出满满的幸福感,家人的支持也是他一路奔跑的动力。

  环台湾岛极限马拉松1045公里,画上句号,比赛只是一个过程,一路走来;完成七大洲,南北极,①非洲纳米比亚:世界上离地狱最近的地方;②阿塔卡玛:最干的沙漠(有区域400年没下雨);③新疆戈壁:天气变化最多端的沙漠;④南极:最冷的沙漠(南极冰盖下面是沙漠);每一站250公里,与梦想同行,做一个未知世界的挑战者!

  这是大力的完赛感悟,跑步是他喜欢的事情,还要一直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