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互联网法院。 郭其钰 摄杭州互联网法院。 郭其钰 摄

  7日,杭州互联网法院以其自试点以来受理的一万六千余件案件为样本,解读其中含女性当事人的司法数据,引导女性合法合规进行互联网行为,从源头上织牢织密妇女权益司法保护网。

  网购网贷案件占比高 女性风险意识不足

  在一万六千余件案件中,含女性当事人的案件6157件,占比约37%,其中网络购物与网络金融借款类纠纷占比较高。

  原告含女性当事人案件中,网络服务合同纠纷、网络购物合同纠纷、网络产品责任纠纷占比均超过30%。其中女性购买的商品中容易产生纠纷的多是体积小、单价高、使用频繁的美妆产品、珠宝首饰等。杭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官家辉介绍,根据庭审观察,发现女性更容易进行情绪性消费,“冲动买单”也加剧了购物类纠纷的发生。

  而在被告含女性当事人案件中,网络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小额借款合同纠纷占46.1%。其中30岁以下的女性被告在互联网金融案件中占比较高,多为在校大学生或者职场新人。对此,官家辉表示,在审理过程中发现,一些女性风险意识相对不足,网络信贷管理意识有待加强,往往因为逾期还款被提起诉讼。

  30岁以下女性成诉讼“主力军” 多为小额案件

  从年龄结构看,30岁以下的女性是诉讼“主力军”。数据显示,在女性原告中,年龄在30岁以下的占77.2%,其中年龄最小的24岁。而女性被告中,年龄在30岁以下的占79.5%,年龄最小的是年仅19岁的网店店主。

  “互联网案件中涉诉女性年龄分布跨度大,但相对集中在30岁以下,年轻化趋势明显,这说明‘90后’为代表的年轻女性正在成为互联网生活圈的主要活动群体之一。”官家辉对此解读。

杭州互联网法院解读女性司法数据。 郭其钰 摄杭州互联网法院解读女性司法数据。 郭其钰 摄

  此外,含女性当事人的案件中,涉案标的额普遍较小,80%以上的案件标的额在一万元以内。由此,也出现了象征性维权诉讼。截至目前,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涉女性当事人标的额最小案件当事人仅索赔1元。

  女性乐于接受司法创新 案件调撤率高

  大数据显示,女性参与视频庭审的比例高于男性,多数女性愿意通过PC端在线参加庭审。在采用异步审理模式的案件中,47.5%的案件有女性当事人参与。

  而从结案方式看,有女性当事人参与的案件调撤率更高。自2017年5月1日试点以来,杭州互联网法院共结案14699件,其中含女性当事人的案件5834件,案件调撤率达87.2%。

  对此,官家辉表示,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当对方当事人主动提出和解或者调解员、法官介入案件后,如果案件进展达到了女性的心理预期,进而选取适当的方法,大多数案件可以通过调解或撤诉方式结案。

  此外,记者了解到,女性原被告多集中在互联网经济发达地区,浙江、江苏、广东、北京、山东等均是含女性当事人案件集中的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