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第一部“心理健康蓝皮书”——《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近日发布。这项由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报告显示:焦虑、抑郁等情绪障碍发生率,女性高于男性;心理健康指数,成年女性显著低于男性。

  “的确,焦虑的发生,女性要远远高于男性。从门诊量来统计,女性和男性的就诊比例为2∶1。而在女性焦虑患者中,不少是焦虑的妈妈们。”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身障碍科副主任唐光政副主任医师说。

  最近,唐光政医师的焦虑门诊,就一连接诊了好几位中重度焦虑的女患者,追问病史后发现,她们有个共同点:都是当妈的,家里都有孩子要中考或高考。记者 金晶 通讯员 李彬

  高三男生妈妈焦虑儿子高考 失眠脾气暴躁甚至有点歇斯底里

  “唐主任啊,我每晚睡不着觉,我感觉自己要疯了。”王女士(化名)走进唐光政的诊室,焦虑地求助。

  王女士是位全职妈妈,因为老公工作忙,家里大事小事,基本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

  王女士的儿子小凯(化名)今年读高三,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小凯从小成绩不错,但从高三上学期开始,小凯的成绩有所下滑,从原来班级前五,慢慢掉到了班级二十名开外。

  这可把王女士着急坏了。她多次找小凯谈心,小凯一句“我尽力了,考不好我也没办法”,让王女士愁上心头。

  渐渐地,王女士开始失眠,脾气也越来越暴躁。夫妻俩三天两头吵架,老公迟点回家,或者哪句话说重了,王女士就像被点燃的炮仗,噼里啪啦一顿发火,甚至有点歇斯底里了。

  见情况不妙,家人把王女士带到市七医院唐光政医师的焦虑门诊就诊。

  经过一系列评估,唐光政发现,王女士的敌对分数值超出了正常值2倍,同时,焦虑评分、抑郁评分、睡眠评分、神经质评分也都高出正常值。最终,唐医师确诊王女士为中重度焦虑。

  “她的神经质评分高,意味着她本身就有焦虑的个性特征,因为家里烦心事,最后焦虑症就暴发了。”唐光政说。

  了解了症结所在,唐光政对症治疗。针对王女士的情况,分别给她开了抗焦虑和改善睡眠的药,同时予以心理辅导。2周后来复诊,王女士情绪平稳多了,不再对儿子的前途患得患失,跟老公的关系也缓和了。

  妈妈忧心女儿中考 女儿产生厌学情绪

  母女双双患上焦虑症

  前段时间,唐光政的焦虑门诊来了两位特殊的患者:初三女生小蝶(化名)和她的妈妈林女士(化名),小蝶和妈妈都患上了焦虑症。

  经过耐心沟通,仔细询问发现,母女俩的焦虑源自同一件事:中考。

  林女士平时对小蝶宠爱有加,但对小蝶的学业一直抓得很紧。小蝶上初中后,成绩一直在中游徘徊,林女士为小蝶精挑细选了培训班,虽然小蝶很努力,但成绩一直没有很大起色。林女士变得越来越焦虑,每晚失眠,愁小蝶的学习。

  林女士的负面情绪给了小蝶很大的压力。半年前,小蝶开始出现睡眠障碍,入睡困难,经常心慌、坐立不安,身体时不时发抖;成绩也直线下降,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产生了厌学情绪,经常逃课。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母女俩找到唐医师的焦虑门诊。

  “我给母女俩都做了测试和评分,发现女儿已经是重度焦虑了,妈妈也有轻中度焦虑。” 唐光政说。

  针对母女俩的情况,唐光政分别给予了药物、心理治疗和正念训练,提高母女俩抗生活应激的能力。随着妈妈焦虑症状的缓解,女儿小蝶的情绪也慢慢舒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