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南方的太阳有点少。

  2018年12月以来,江南、江淮等地降水天数都超过了40日。虽然2月下旬时,多地短暂地出现过晴天,但根据中央气象台发布的天气提示,在南方地区出现的罕见持续阴雨寡照天气还会维持到3月上旬。

  多日的阴雨天气,让江浙沪网友齐问:太阳去流浪了吗?浙江气象服务中心还在微博上发出呼唤:“临睡前再召唤下流浪的太阳,包邮区人民都在营救你归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根据国家气候中心提供的数据整理了1959年至2019年冬季的降水天数和日照时长,看看这个冬天,南方的太阳到底有多懒。

  包邮区的太阳失踪了多久?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江浙沪晒不干棉被”这句顺口溜原本是指初夏时出现在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梅雨天气,持续的阴雨常让江浙沪居民的衣物潮湿难干。不过,在这个阴雨连绵的冬天,这句话恐怕同样适用。

  在刚过去的2月中,长江三角洲地区的诸多城市就没怎么出过太阳。春节假期,从正月初三起,这儿的人们就基本没看到过阳光,更别说晒衣服。其中,温州、衢州就是特别惨的城市,从2月7日开始,连续22天没有过晴天。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异常的天气?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气象局气候变化特别顾问丁一汇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这与厄尔尼诺事件有关。

  厄尔尼诺是指赤道中东太平洋海温异常偏高,从而影响大气环流的一种自然现象。该现象发生时,太平洋赤道的暖流会涌向西边,从而影响太平洋沿岸国家的气候,当这一过程持续超过5个月时,即升级为厄尔尼诺事件。

  在中国南方,厄尔尼诺带来的天气影响是暖冬和多雨。“在厄尔尼诺出现年份的冬天,我国长江流域就容易出现冰雪多雨的天气。”丁一汇说。

  除了厄尔尼诺的影响之外,根据中央气象台的解释,南支槽阶段性活跃则是此次南方阴雨连绵的另一个原因。南支槽“引导了大量低纬度的水汽向我国南方地区输送”,这就为降水天气提供了水汽来源。

  不只江浙沪,长江流域都“包雨”

  因为连绵的阴雨,江浙沪包邮区也被人们调侃成了“包雨区”。

  不过,受这次厄尔尼诺事件影响的不只是长江下游,包括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和贵州在内的其他长江流域的地区也进入了“包雨”模式。

  丁一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虽然自1950年以来总共发生过19次厄尔尼诺事件,但像今年这样深入影响长江流域大片地区的,并不多见。

  南方阴雨大赛:贵阳真“贵阳”,但今年阳光比长沙多

  澎湃新闻将国家气候中心提供的最新天气数据整理后发现,今年冬天,南方多地打破近六十年来降水天数纪录。与历史同期数据相对比后,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今年南方冬天的阳光真的是少得可怜。

  在省会城市和直辖市中,杭州、武汉、南昌等6市的日照时数均为1959年以来同期最短,另外,有5市的降水天数也创历史新高。

  湖南省长沙市是2018/2019年冬天能晒到阳光最少的城市,是这个冬天当之无愧的“最惨”城市。往年的冬季,长沙市均能晒到240个小时的阳光,而去年12月后到现在,该市累计日照总数仅为68个小时,不到常年的三分之一。此外,长沙市这个冬天的降水天数有61天,同样是历史罕见。

  但如果纵览近60年的气象数据,就会发现长沙并非“最惨”的城市。

  西南地区的重庆市和贵州省贵阳市就是常年缺少阳光。由于重庆位于四川盆地,地形不利于水汽扩散,因此获得太阳辐射少。而贵阳则是因为地处云贵高原,冷暖空气在此交汇,所以常年多雨少晴,故有“天无三日晴”的说法。极端的情况出现在2011/2012年的冬天,整整三个月,贵阳的居民们只晒到了16个小时的太阳,名副其实的“贵阳”。

  然而,由于罕见的阴雨寡照天气,今年冬季,贵阳的冬季日照时长反而比长沙还长。

  可见,对于众多南方城市而言,这个冬天的确是太阳流浪最久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