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怡微 孙海旭 摄/李忠

  深夜,当万家灯火熄灭,杭城各大火车站、机场的出租车通道依然灯火通明、车水马龙。2019年春运刚刚落下帷幕,这40天里,杭州火车东站的到发旅客数量再创新高,超过了1200万人次,节后日均到达旅客近20万人次,夜间11时以后,还是有3万-5万人到站。迫切的归途、连续的阴雨、沉重的行装,让每一位深夜到达旅客都更加期盼能够坐上“点到点、门到门”的出租车顺利离站。为此,火车东站南北出租车候客通道内,等候的队伍常常蜿蜒过百米,这让本就存在的夜间出行供需矛盾,变得更为敏感。

  面对如此庞大的旅客疏散压力,杭州市交通运管部门提前部署,一支由2055辆出租车组成的春运应急服务保障车队于2019年1月30日完成扩容组建,全市50辆车规模以上企业全体参与,集中保障两大铁路枢纽,夜间9时至凌晨2时的旅客疏散工作。据统计,保障时段内累计组织应急运力近80000车次,有效缓解了铁路枢纽夜间运力紧张问题。

  深夜坚守,只为这80000次的温暖 全年在线,哪里有需要,他们就在哪里

  晚上10时,火车东站到达层的南二、北二出租车候客通道已经排起了长队。眼看排队等候打车的队伍,就要排到到站大厅了。此时,通道内的出租车突然多了起来,一辆辆绿色的、蓝色、黄色、红色的出租车驶来,快速停靠上客。

  这是春运应急服务保障工作中的一幕。据市交通运管部门测算,铁路枢纽深夜到达旅客中有七成左右会选择出租车离站。但由于我市80%以上的出租车司机是外地人,多数春节返乡未归,导致供需矛盾集中爆发。此时,这支新近扩容组建的应急服务保障车队起到了关键作用。

  “去年的车队规模是1100辆,今年考虑到疏散压力,扩容到了2055辆。”市交通运管部门出租车处的顾建峰科长说,“这支车队由我们运管部门统一指挥调度,在每个交通枢纽都设有应急联络员,一旦发现站内人多车少,就会通过网络发布调度信息,车队成员马上响应,从城市的各个角落赶来支援。”

  此外,为了激励更多出租车加入到春运返程高峰的服务保障工作中来,市交通运管部门不仅对保障时段进入两大铁路枢纽疏散旅客的出租车给予考核加分,还落实了每车次5元现金补贴的政策。

  40天来,两大铁路枢纽在夜间保障时段共组织调度了近80000车次的应急运力。“其实,这支应急保障车队组建已经有4个年头了。不光是春运、节假日或者重大会议和活动,哪怕是平时,只要交通枢纽出现人多车少的情况,他们就会立刻赶来。”顾建峰说。

  企业带头,事无巨细确保服务不减分 行业自律,8年坚守只为擦亮城市名片

  通过出租车应急保障车队微信群调度运力,是杭州出租集团华旅公司总经理王海龙每次在上客通道内的工作日常。从今年1月21日春运第一天起,他便和同事轮流在火车东站值班,每晚平均10-15分钟就会发布一次紧急呼叫。

  “除了配合运管部门及时组织运力疏导乘客,还要做好行业自律。比如检查车辆的安全设施,灭火器、急救药包是否配备齐全,一些乘客因为坐车或者排队时间可能会突发性疾病。” 王海龙笑着说。

  为了加快乘客在通道内的上车速度,王海龙和同事们还要帮助其安置大件行李,一个晚上下来,微信步数从平常的3000多步,增加到了13000步。

  据了解,由杭州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牵头,全市各大出租车企业联合组成的行业自律委员会成立于2012年,主要负责应急运力调配、服务质量检查及乘客失物查找工作。今年春运期间,企业老总们亲自坚守一线,累计组织开展行业自律近百次,只为保证提供给旅客更好的春运出行优质服务。

  “行业自律委员会自成立以来,坚持每年组织委员会成员定期以乘客身份,上路对主城区出租车司机的文明用语、行车安全、服务质量进行抽查暗访。”杭州市出租汽车行业协会办公室主任戚太顺告诉记者,今年春运期间,共组织了644人次上路暗访检查,累计检查5232辆出租车,合格率85.5%,“未达标的部分,基本上是车内服务资格证的摆放位置不符合规范,还有一些外观车漆上有明显破损,我们都会记录在案并转交所属公司及时整改。”

  不计得失,和职业责任“死磕” 默默付出,让寒冷的归途变得温暖

  等到凌晨1点半,南北通道内的客流逐渐退去,的哥黄亚峰在跑完4个火车东站应急任务后,迅速空车跑回,再次回到南二上客通道,让场站的排队乘客快速回家,他在个人利益上作出了取舍。

  “像我们车子是烧油的,空跑的话,一公里将近5角钱,空跑十来公里也要5元钱的油,要不是做这个保障车队的话,路边有人拉着就走了。但是选择加入应急保障车队,我都是把旅客送到目的地后,翻了车辆运营的‘暂停键’马上空车驶回东站继续拉客。” 司机黄亚峰的话语朴实而又坚定。

  其实像黄亚峰这样,整个春运都在和自己的职业责任“死磕”的出租车司机不在少数。应急服务保障车队以保障两大铁路枢纽为主,大部分时间只能牺牲掉沿途不同方向的生意,为了做好铁路旅客的疏运工作,每天空跑10-30公里成为常态,“多的时候,一天损失在50元左右吧,但能把每一位旅客平安送回家就是一种收获的满足。”黄亚峰说。

  当个人利益与社会责任感摆在眼前时,无论是连续12天穿梭在应急保障任务中的黄亚峰,还是一晚上不厌其烦接受20多个旅客寻找失物电话的王海龙,他们都毅然地选择了后者。是他们的不计得失,坚定守护,实现了更多人的团聚时光。转眼间交织了奔忙、焦虑、回家、温暖等各种情绪的四十天结束,那些似乎寒冷的归途,也因为这样一支载有希望的应急服务保障车队和默默付出的运政人变得温暖如初。文/杨怡微 孙海旭 摄/李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