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卓阿姨,是在好朋友的手机里。那天她跟我说:“我的一个小姐妹玩抖音,平时自己不管怎么折腾都只有几百个点赞,有天发了她妈妈穿着自己打的毛线衫走在小区里,就有几十万个点赞呢,小姐妹表示对妈妈也是服气的。”

  我连忙凑过去看,屏幕上一个时髦的阿姨,步调轻盈地走着。接下来的话比较重要:“你看她身上穿的裙子,是她自己打的毛衣,她家有一百多件这样的衣服呢。”

  当卓阿姨出现在眼前,就想说我不扶墙,我服卓阿姨——70岁了,从发型到妆容再到服装,无一不优雅精致。

  一个女人活到这把年纪还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两条能同时做到就已经很让人羡慕了,关键是她穿的那些漂亮衣服,就是她用喜欢了几十年的手艺制作出来的,那幸福感与成就感,根本就是双倍的!

  记得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挑毛线”风靡一时,我也曾很得瑟地穿过妈妈亲手织的毛衣,虽然花色有些单一。卓阿姨十几岁时就喜欢上了织毛衣,一开始只是比较简单的样式,后来买了一些专业的编织书,再加上不断摸索与练习,就不是简单的挑毛线了。

  她最拿手的是修身连衣裙,从款式与线条上看,有点像改良的毛线版旗袍,非常显身材。“板型”基本上是固定的,却在衣领、袖口、下摆等处,做了许多的细节处理,难得的是每一件还不一样,照阿姨的话说就是“不喜欢做重复的工作”。也正因为这样,她小心翼翼地将每一件作品都收藏起来,唯一的展示机会是完工后,会找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穿上新衣服到公园里走走,然后拍一组照片留念。

  特别佩服卓阿姨对色彩的把控,一些平时看着很难驾驭的颜色在她的作品里撞色,会撞出别致的效果。对于这一点,卓阿姨也是有点小骄傲的:“我在这方面大概是有点天赋的,动手前脑子里就已经想好,这样配肯定漂亮!”

  此外,她还会做一些特别的设计,比如G20的时候,她编了一条裙子,上面有三潭映月、有荷花,这件衣服花的时间最久,前后共三个多月(一般的作品都在一个月内完成),主要是为了编好西湖美景,她专门跑了十几趟,去西湖边看荷花。还有一条孔雀图案的裙子,也编了两个月的样子。

  时尚记者最喜欢问“请问您平时是从哪里获得灵感的?”这个问题卓阿姨也答了:“到处都是灵感!你看我新挑好的这件,腰部这边做了波纹处理,其实是我家洗手间里一个体重计上的花纹。我有时走在马路上突然看到一片树叶,也会想这个蛮好看的,我可以编一个……”

  真是挡不住的奇思妙想,卓阿姨每天编织十多个小时,有想法冒出来,就恨不得“早上眼睛一挖开来(杭州话,指早上醒来)就开始挑的”。

  她家里有一张躺椅,平时就倚在上面挑毛线,电视机开着,还能看几眼电视剧;出门的时候就会在等公交车的时候挑几下,或者坐地铁的时候也挑几下,那些钩针花样子大多是这样积起来的。总之,从来不浪费时间,也啥都不耽误。最难得的是,这样的“工作强度”之下,她都没有肩颈方面的病痛,一直都乐在其中。

  杭州话说“挑毛线”,有用那种棒形针编织的,也有用钩针钩起来的。编织的毛衣比较厚实,钩出来的主要就看花色漂亮了。卓阿姨的作品有上衣、短裙、连衣裙、围巾、披肩、大衣、夹克等等,都是利用不同编织手法的特点制作而成,呈献出令人惊叹的多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