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取个化名吧,如果可以重新开始,你想给自己取个什么名字?”

  他想了很久,才开口:“叫我江凯吧,我想出去以后换个名字继续生活。这个名字普普通通,很适合我。”

  如果当初不是那么任性,如果抗压能力强一点,如果没有碰这个东西,如果……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就好了,可惜哪有那么多如果。

  1月24日,江凯被萧山警方当场抓捕,从他包里一堆口红、粉刷、香水、面膜、舞蹈鞋中,警方搜出了25克冰毒。

  江凯是湖南郴州下面的县城人,今年24岁,是个苦出身。

  家里兄弟两人,弟弟比他小5岁,从小爸妈就在外面打工,他15岁的时候,父亲突然出了车祸,母亲一人养家无力,身为长子的他不得不扛起了家里的责任,辍学出来打工。

  无一技之长,听说跳舞收入很高,他就报名了一个爵士舞舞蹈班。

  “但是因为没有舞蹈基础,我学舞的时候吃了太多的苦,起码比别人多花两倍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舞蹈上。”

  江凯说自己天生身体比别人要硬很多,刚开始学舞蹈的时候,韧带拉不开来,他就每天花很多时间使劲地拉。下课别人都回家了,他还留在舞蹈教室拼命练,痛到飙泪也不肯停,因为“必须快点学成赚钱,弟弟的学费还等着交”。

  虽然起步晚,拉韧带很痛苦,但他很快展现了舞蹈天赋,跳得越来越出色,圈子里的朋友劝他在舞蹈上更进一步,去参加全国比赛。

  他没有去,因为没有钱。

  参加一次比赛,从报名到比赛结束,要经历两个多月的时间,报名费加上各种花费起步就要一万多,江凯说自己虽然很想参加比赛,但觉得赚钱更要紧。

  舞蹈班毕业后,他找了一份舞蹈演员的工作,可惜收入微薄,于是忍痛改行做了医药销售。因为外形好、口才也不错,业绩非常好,仅仅半年,他的业绩增长率就位于公司前三,月收入1万多。

  在补贴家用之余,终于可以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了。

  江凯报名了北京的国家舞蹈队培训,频频参加全国舞蹈比赛,又在郴州市区开出舞蹈工作室,他渴望在舞台上绽放光芒,因为“只有跳舞的时候,才觉得自己特别有魅力”。

  通过几年打拼,如今他拥有两间舞蹈工作室,加起来有200多平方米,共有十几位舞蹈教师,专门教授爵士舞和瑜伽。

  在工作室里,员工和学生们都客客气气地叫他一句“老师”。

  前几年,他还参加过两次全国性的舞蹈比赛,都进入了总决赛。

  日子过得很精致讲究,每个月固定去2次美容院,每天都要敷面膜,一件外套就要两三千。

  去年初,他在郴州市区买了一套110方的新房,还扩展了自己的舞蹈工作室。

  一切都看起来很美好,只有江凯心里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励志故事的男主角,这些看似花团锦簇的事业和生活都如空中楼阁,根基早就腐坏如泥,一触即倒。

  转折发生在2016年。

  因为要练舞又要赚钱,压力很大,他选择放松的方式就是放纵自己的感情生活。

  不理智的放纵,必然会付出巨大代价,尽管小心翼翼定期检查身体,但那一年他还是被诊断出患了致命传染病。

  对于一个舞者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他眼神闪躲,避而不答,过了一会,故意转了话题。

  “在得病之前,我对自己有规划,我希望自己能在全国舞蹈比赛上得到大奖,我还幻想过有一天能够出国比赛,在舞蹈圈子里有不错的口碑,把工作室办好。”

  我注意到,说到这里,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但是亮光很快黯淡,瞬间又面无表情,语气淡漠得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后来知道得病之后,有个网友发了张白色粉末的图片给我,问我要不要一起玩。”

  “我知道这是毒品,但又怎么样呢,我已经变成这样了,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了。”

  他接受了网友的邀请,从此滑入深渊。

  毒品和疾病让他的皮肤越来越差,即使涂抹上厚厚的粉底也挡不住憔悴的脸色。

  伴随着皮肤衰弱的是他的抵抗力,几乎不停地感冒和发烧,还感染上了肺结核,越来越多地做噩梦,梦到父亲死的时候,梦到自己死了。

  他一直瞒着家人和朋友,不让人发现自己得了病和吸毒。

  “因为我母亲是一个很保守的人,对她来说打击太大,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告诉他们。”

  江凯说:“如果还有什么在乎的,那就是我的母亲和弟弟,我还是想要赚钱,给他们好的生活。”

  可是去年年中,江凯的事业遭遇滑铁卢,工作室亏损严重,每个月要还房贷还有信用卡以及给员工发工资,同时还要负责弟弟的学费生活费,经济上变得十分拮据,精神上却越来越依赖毒品,还结交了一些“毒友”。

  这回在杭州被捕,家里是再也瞒不住了,目前警方已经通知他的母亲和弟弟。

  在萧山看守所这一个月,离开了毒品,江凯的精神状态好多了。

  “进来后,我才发现,就算我生病了,我仍然有好多事情可以去做。所以我真的很后悔。如果我现在能无罪出去, 我想再在舞台上绽放自己的光芒,我还希望出去之后,能给妈妈一个幸福的晚年。”

  “我弟弟很想去当兵。虽然我不能帮他决定人生怎么度过,但是我希望能够尽我的能力让他轻松一点。”

  他说这些的时候,脸上充满了希冀:“你说,如果我戒毒,还能回到过去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据统计,去年萧山警方抓获的吸贩毒人员里很多是公司高管、高级白领和名校毕业生等优秀的人才,让人觉得十分可惜。

  警方再次提醒:不论什么原因,都不是吸毒的理由,毒品的深渊没有底,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见习记者 孙毓 通讯员 叶文婷

  插图 连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