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浙江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开幕式。 王刚 摄图为浙江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开幕式。 王刚 摄

  “老龄化社会已不可回避,人人享受改革成果,追求美好生活这‘最后一公里’的质量怎么保障至关重要。”30日,在浙江省“两会”召开期间,如何更切实际、高质量地推进“居家养老”成了与会者们热议的话题。

图为浙江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嘉兴代表团全体会议现场。 胡小丽 摄图为浙江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嘉兴代表团全体会议现场。 胡小丽 摄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浙江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1080.08万人,占该省总人口的21.77%。如何优雅地老去,成为了浙江乃至整个社会面临的共同课题。

  在今年的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居家养老”被列入了未来十大民生实事之一,该省计划于2019年建成350个乡镇(街道)示范型居家养老中心,提升居家养老服务能力。

  “以前更多的是讲机构养老,今年能够改变方向,谈更多人的居家养老,说明实事真的越来越实了。”浙江省政协委员、湖州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吴巍说。

  但与之伴随的是不少困难与问题。

  如在社区医养护一体化签约服务中,存在全科医生、护士数量不足,服务内容较为单薄、针对性不强等问题;养老服务人员年龄偏大、学历偏低、职业技能偏弱等情况普遍;市场难以吸引更多优质社会力量深入、持久地参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

  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老干部局局长鲍秀英在列席嘉兴代表团小组会议时提出,提升居家养老服务水平,市场主体的培育是关键。

  “借鉴公建民营、租赁经营、合作共建等PPP模式,通过设立产业基金、以奖代补、项目补贴等措施,支持社会资本更加广泛深入地参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机构的建设运营。”鲍秀英说。

  就当下养老服务人员缺口严重、年龄偏大、技能不专业等问题,鲍秀英呼吁高(职)院校要多开设相关培训课程,真正把养老服务打造成一个年轻人愿意就业的行业。

  与此同时,鲍秀英强调要在“满足多样化、个性化养老服务需求”上做文章,“除了示范型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建设,还可推广长期护理保险、老年人意外保险,政府购买服务或提供补贴引入专业社工服务组织,整合简化既有住宅加装电梯的审批手续等,以真正保障这‘最后一公里’美好生活的质量。”

  吴巍则认为,在基层操作的过程,系列标准的制定也同样重要,“如老人患的多为基础疾病、慢性疾病,但眼下,单纯医疗与医养结合标准混淆不清,因此制定医养结合评估标准,有助于基层更有效地操作。”

  此外,全科医生与护理员培训体系,护理员岗位技能评定制度,培训后的岗位技能评定制度等均是吴巍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当下养老服务体系所缺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