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出发,穿过天津、德州,再顺着济宁、镇江直下长江,沿着无锡、湖州,最终到达终点杭州…昨天上午,单人单艇挑战京杭大运河的皮划艇达人陈文军从西塘河收艇上岸。自2018年12月19日从北京出发,他共划行39天,完成了总计1794公里的户外挑战。

  今年33岁的陈文军是内蒙古呼和浩特人,曾是体育专业出身的他,一直对水上运动情有独钟:2014年爱上皮划艇,2016年用帆船花12天完成了从三亚到温岭共计4400公里的环中国海挑战,如今在上海经营一家皮划艇帆船俱乐部,是中国皮划艇协会一期教练,加拿大独木舟协会五期教练,美国ASA101、103教练。

  记者问他为什么要进行这样一次艰难的单人单艇挑战时,他开玩笑地回答:“因为直接把艇从北京寄到杭州太贵。”

  考虑到路程和天气,陈文军在出发前几个月就开始准备:花1万多精心挑选了一艘稳定性较高的皮划艇,又备好了帐篷、急救包、剪刀、航行灯、暖宝宝等一系列必需品,“因为是单人单艇,全程无援助挑战,带的东西越轻越好,所有装备加起来差不多65公斤,基本上一扛就能走。”

  2018年12月19日上午十点,陈文军正式从北京出发,顺着京杭大运河南下。在旅途中并不是每天都能找到酒店或民宿,为避免皮划艇丢失,陈文军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帐篷露营,吃喝也很简单。

  这一路南下,故事多多:在天津海河,整个水面如科幻电影一样瞬间凝聚成冰;刚经过沧州,便遇到五十多公里的干河床,只能麻烦当地菜农和送货的用电动三轮车,拉着皮划艇往前走;途经黄河,饥寒交迫时被好心大哥收留,对方还特意开着船破了一条冰道送他前行。

  在这39天的旅途中,陈文军翻过两次艇,地点都在黄河,最严重的一次只能先抱着树干用绳子把艇拉住,再跑两三百米把漂出去的包捡回来。

  回想这次挑战,这个黝黑壮汉红着眼说,因为梦想,想为挚爱的皮划艇运动做点事,想在如今一岁半的儿子长大之后,给孩子讲爸爸曾经一路激流勇进的“壮举”。

  下一步,陈文军准备参加2020年旺代环球单人帆船赛,再一次向自己发起挑战。

  本报记者 杨静 通讯员 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