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凌晨2时15分,诗人、剧作家、小说家、散文家白桦在上海逝世,享年89岁。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演员冯远征等文艺界名人都在微博上发布了对白桦先生的追思,回忆与他交往的点滴。冯远征说:“‘北京人艺’排演先生的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已成为‘人艺’的经典剧目。先生一路走好!”

  对于年轻人而言,白桦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正如湖北省编辑学会会长、出版人、作家周百义先生说的那样:“白桦的人生履历和创作经历,生于上个世纪喜爱文学的人并不陌生,但对千禧一代提起白桦,他们或许会以为是北方原野上的亭亭白桦树。”

  他是诗人作家剧作家

  为越王写的剧是“人艺”经典作品

  白桦生于1930年,原名陈佑华,河南信阳人。8岁,他的家乡沦陷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父亲惨死。

  中学时期,白桦开始学写诗歌、散文、小说。他曾说过,他很喜欢一句俄国歌曲“田野白桦静悄悄”唱出的氛围,而“白桦”这个笔名,正是源于对俄罗斯文学的热爱。1947年,陈佑华参军,组织上要求改名字,他就脱口而出了“白桦”。

  白桦的代表作有《山间铃响马帮来》《曙光》《今夜星光灿烂》《苦恋》等。他的很多作品被拍摄成电影,成为中国电影史上不能忽略的佳作。

  冯远征提到的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首演于1983年,编剧白桦,导演蓝天野。而之前,白桦因电影《苦恋》卷入批评风波。

  《吴王金戈越王剑》讲述了绍兴人越王句践(也写作勾践)的故事——吴越之争的历史与掌故,几乎人人耳熟能详。但是,白桦有他的表达,如同他后来说的那样:“苦难教会我一点,在任何时候,都要独立思考。我不会走别人走过的路,我看起来也并不是一个苦兮兮的人。”

  2014年,蓝天野复排《吴王金戈越王剑》。84岁的白桦在8位朋友的护送下,到北京观看首演。这出“老戏”非常火爆,一票难求。其实,白桦一直想与蓝天野携手,再为北京“人艺”写一出戏,这个计划在脑海中盘亘许久。

  他要“写一个很怪的人,也是绍兴人,徐文长”,在白桦看来,徐文长(徐渭)是中国知识分子一个典型,“写好他,就写好了中国知识分子。”可惜的是,在2015年接受曹可凡的采访时,白桦说:“我打开电脑,身体就坏了。”随着白桦的离去,这也成了永远的遗憾。

  一部《苦恋》让他备受争议

  历经坎坷与妻子一路相伴

  在白桦的身上,自然也有他追慕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影子。

  得知白桦去世的消息,周百义在朋友圈转发了他写的《白桦树:<白桦文集>出版前后》并配文:惊闻白桦先生驾鹤西去,再发此文,以致悼念。

  1995年,周百义到长江文艺出版社担任社长,就想给白桦出版一套文集。为什么要出这套文集?他是这样说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出版社出版文集都有给作家做总结的意味。一位作家的创作如达不到一定的高度,出版社是不会主动给他出版文集的。而白桦文集,盈利的可能性很小。他的小说戏剧诗歌,以思想性见长,语言有些欧化,不是大众读者喜欢的通俗读物一类;而从文学史角度来看,出于某些原因,白桦作品的价值被遮蔽尚未进入史学研究者的视野,因此,也不符合经典常销的标准。何况当时白桦在文坛上几乎销声匿迹,青年读者对他有些陌生。而我们计划给白桦出版文集,在某种程度上,是出于对白桦作品的时代性、思想性的肯定,对白桦其人对祖国对人民‘虽九死而犹未悔’的一种致敬。”

  1999年,这套书的第一版印刷出炉,白桦以《越冬的白桦》代自序。

  虽经历坎坷,但白桦的妻子王蓓与他相互扶持,一路走来。

  王蓓是著名表演艺术家——她曾在郑君里导演的《乌鸦与麻雀》中出演小阿妹。

  白桦与王蓓的缘分因电影而起。1953年,白桦第一次见到王蓓,当时白桦在创作电影文学剧本《山间铃响马帮来》,而王蓓则在北京出演话剧《屈原》。白桦生前说,王蓓的戏,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很多人都想竞争婵娟这个角色,导演却挑中了王蓓。白桦对王蓓有发自肺腑的佩服。随后,白桦和王蓓相识、相恋。白桦说,在艰难的岁月中,王蓓一直陪伴左右,无论经历什么,她总是选择相信白桦。

  白桦与王蓓生活上非常简朴,网上流传一组崔永元去探望他们的照片——新世纪的大上海,两位老人住在朴素的旧房子里,还在使用旧式的台灯和电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