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来岁的阿明(化名)来温州打拼20多年,辛辛苦苦攒下40万的老婆本,全部贴给了认识才一年的女友小丽(化名)。

  可女友的债务像无底洞一般没有尽头。为了要钱,女友三番两次闹着要跳河自杀,他跳入河中和民警一起救人。

  女友被安全救出,他最后却掏出手机删除所有联系方式,决绝地离开了她。

  近日,温州瓯海警方通报了这起案例。

女友为借钱两次跳河闹自杀女友为借钱两次跳河闹自杀

  男友为她拿出全部身家还债

  40多岁的阿明是湖北人,至今未婚,来温州已打拼20多年,去年年初,他在温州认识了差不多同龄的老乡小丽,后来成了男女朋友。

  寒潮一波接着一波,上月初,天气最冷的清晨,上班路上的阿明突然收到了女友小丽的视频请求,打开一看,小丽一边嚷着“不活了要自杀”,一边走向河道。

  河水已经漫过小丽的脚踝,阿明赶紧跑回去救人。小丽对着阿明苦苦哀求,说自己被骗子骗走了太多钱,还有十几万的信用卡卡债,世界上能够帮自己的,也只有阿明了。

  阿明好说歹说,终于劝回小丽,把她安顿回小丽的出租房,自己再去工厂上班。

  没想到不到12点,阿明再次接到小丽的微信视频,这一次,小丽又走到河里闹自杀,河水快到了她的腰间。阿明急忙赶回来救援,他怕小丽做傻事,还选择了报警。

  梧田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时,河水已经快到小丽的胸口,阿明已经在河中营救。民警来不及脱衣服跃入河中,和阿明一起联手,终于把小丽救上岸。

  小丽平安无事,民警和阿明还陪着她去医院输液,可小丽的话里离不开“债务”和“自杀”两个词。

  可是阿明说,小丽信誓旦旦说要跟自己过日子,他已经先后给了对方40万元,叫女友还清债务。“那是我打拼多年全部的身家,老婆本都在里面了。”

  轻信“投资”博彩网站想“赚大钱”

  负债累累的她成了无底洞

  眼看小丽还有自杀的念头,民警又把小丽和阿明一起带回派出所谈话,结果发现,早在2018年6月份,小丽就来所里报过警。

  当时,小丽自称遭受网络诈骗。去年小丽通过微信添加附近的人,认识了一个男子,对方自称有渠道“在家就可以赚钱”,小丽信以为真,就点击对方发来的链接,进入一个投资网站。

  网站标榜“投资小收益高”,小丽被里面的财富故事深深吸引,就顺手加了网站上几位“投资老师”的微信,还被拉入好几个“投资群”,做所谓的“炒黄金”生意。

  初中都没毕业的她下载了这个所谓的投资APP,注册账号并大量充值,梦想着赚大钱。

  起初还有小赚,但后来输多赢少,积蓄用完后,她继续加大筹码,通过信用卡贷款充值。

  结果,一两个月的时间,小丽至少亏了26万多元。那一次,阿明拿出了20万给小丽,叫她还完信用卡补上亏空好好过日子。

  没想到2个月后,小丽又瞒着他入了一个“博彩网站”,她跟着“投资老师”猜点数猜大小,最后还是输多赢少,又输了22万余元。

  面对小丽的再次求助,阿明说自己已经无能为力:“我辛苦了20多年攒下的钱,你不到一年就全折腾光了”。

  阿明学历不高,在温州的这20多年,他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当过泥水匠进过服装厂做过鞋子,最苦的时候连着打三份工,“除了睡觉吃饭的时间都在打工,这么多年才攒下这40万的血汗钱。”

  小丽不肯相信男友没钱的事实,这才上演了自杀的戏码。

谁曾想她还挪用公司账务谁曾想她还挪用公司账务

  失望的男友拉黑她决绝离去

  小丽闹着要自杀的那条河,就在她上班的洗车行附近。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丽受骗的事还没交代清楚,她的同事却闻讯赶到梧田所。

  “听说小丽要跳河自杀,我们中午就查了下她管的账目,发现她已经三天没有交洗车款了。”小丽的同事说,小丽私吞了3万多元的营业额。

  面对着同事的指责小丽低头一言不发。因为涉嫌职务侵占,洗车行决定直接向法院起诉小丽。

  阿明说,小丽离过婚,还有个没成家的儿子,但这些他都不在乎,觉得只要自己能和小丽好好过日子就行。他没谈过恋爱,对小丽有求必应,这也酿成了日后的苦果。自己已经拿出20多年的积蓄帮小丽还债,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

  看着赌债缠身不知悔改、侵吞公司款项的小丽,阿明彻底绝望,他掏出手机当场删除小丽的所有联系方式。

  “从今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阿明最后看了眼小丽,转身走出派出所大门。

  目前,瓯海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小丽交代的情况。

  警方介绍,网上有许多所谓的投资或者博彩网站,不要经不住诱惑点击不明链接,逐渐在诈骗分子编织的暴富迷梦中沉沦,就像小丽一样,赔光了自己和男友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