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栋高层楼房围绕着一个小花园,大片草坪、灌木、树丛,即便是在杭州一年中最冷的时节也被打理得很好。回廊座椅、健身器材、儿童乐园、雕塑喷泉一应俱全,分布在相对独立的小空间里,走在砖砌的小道上,偶尔还能惊起一两只休憩着的小鸟。

  不过穿过小花园,来到小区北面单元楼,又是一番景象:涂料桶、堆得老高的外墙表皮、到处搭建的限高两米脚手架、来不及清理散落在地上的水泥碎屑……俨然一个个小工地。

  更严重的是,大概有八九个单元楼的两部电梯当中,有一部都已经处于停用状态。在这些单元门口,回家的业主都会问上这么一句,“电梯修好了吗?”听说还没修好,大多无奈地摇摇头。

  这是昨天(1月4日)上午记者在下沙世茂峻景湾小区看到的景象。之所以寻访这个小区,源于一则在网上流传的《世茂物业你为何能如此嚣张,小区业主有家难回》帖子,帖子里提到小区外墙严重脱落,随时有高空坠物危险;在无公告的情况下电梯被停用;业委会筹备事宜遭阻挠等问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电梯坏掉半月没人修,有的高层住户无奈住宾馆

  小区外墙修修补补,女婿找不到回家的门

  “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我这个礼拜就好几次从十六楼走楼梯下来的。”一提起这事,陆女士就抱怨开了。陆女士从小区2012年交付后就住了进来,最近因为电梯坏了一个,让她生活感到很不方便。陆女士说,这幢楼最高有33层,单元楼里能到地下车库的那部电梯已经停用了半个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修,另外一部坐着也很吓人,声音很大,之前还坏过一次,停在33层不动了。”陆女士说,她的邻居因为电梯坏了上上下下不方便,干脆住进了宾馆,最近老是问她电梯修好了没,“电梯没修好,简直是有家难回啊。”

  宋先生比较开朗,当被问到小区电梯和外墙的事时,他比较淡定,“墙已经在修了,电梯的确是坏了一部。”他把记者带到电梯前,指着停用电梯上贴的告示说,“上面说是钢丝绳的缘故,我昨天回家的时候,刚好碰上另一部电梯检修,只好哼哧哼哧爬了十一层楼梯回家。” 他是2018年4月份左右搬进来的,“买房子之前不知道这些问题,现在买都买了。”

  住在三十三楼的徐阿姨也抱怨说,“我老公儿子上班真是很不方便,一部电梯,每层都要停,每天上班光等电梯就要很久。”她更加介意的是小区外墙的维修,“天气好的时候不来修,现在天又冷还下雨,不知道修的质量会不会好。”徐阿姨说,由于单元楼前搭满了脚手架,有一天女婿给她打电话,说,“妈妈,我找不到门了。”她说,马上要过年了,这多难看,不知啥时可以修好。

  受影响的远不止这些业主——电梯停了一部,马阿姨家的装修进度被拖慢;宝妈好几次抱娃上下楼,愣是把带娃出行带成了练“臂力”;外卖碰见两部电梯同时停用,只好一边看时间一边飞奔上楼…… 

  前任业委会解散后迟迟无人接手

  要不要动用维修基金,物业和业主各执一词

  记者了解到峻景湾小区于2012年中旬正式交付,一直由世茂物业管理,照理来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是小区有个特殊的情况,业委会缺失、物业到期、维修费用无处落实,让电梯和外墙维修两件事卡了壳。

  2015年,小区通过选举成立了业委会,一直到2018年5月份左右一直正常运行。

  去年5月份,小区需要通过投票选举的方式来商量三件事:修改业主公约(其中一项涉及允许小区房屋用于淘宝的经营用地);调整路面停车位收费标准;增开小区西门(原本小区有南北两个进出口,部分业主希望在靠近公交车站的西边开门)。

  但是经过全体业主投票之后,部分监票的业主发现最后公示的结果和唱票当天结果不符。于是,开始有人对业委会进行质疑,要求检查投票情况。一来二去,不仅投票的内容没有落实,两三个月后,业委会五个成员有三个主动请辞,一个久不露面,到8月底,峻景湾小区第一任业委会宣告解散。

  恰好小区外墙开始脱落也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段,并且那幢楼的楼下还是小区唯一一个快递收发点,“那时候刚好杭州过台风,突然有一天9幢的外墙就掉下来了,幸好那时候不是下班时间。”见过视频的居民们都觉得很庆幸,“虽然那次没有砸到人,但后来砸到过车,之后他们才搭了这些脚手架。”徐女士说。

  外墙要修,钱谁来出?是否该动用物业维修基金?

  由于外墙屋顶的保修期是五年,到2018年8月,也就是最早出现脱落情况的单元楼也过了质保期,所以部分业主认为,可以用小区经营性收益作为维修费用,无需申请物业维修基金。

  至于电梯维修的费用问题,部分业主提出,这是电梯维保时检查出有安全隐患导致被停用,这应当是维保单位维护不当导致,所以也不应该动用物业维修基金。

  社区介入协调逐户征求意见

  新一届业委会正在筹备中

  在世茂物业服务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他们是前期物业,在新的物业公司接手或新的合同签订之前,都会沿用前期物业。至于电梯和外墙维修,他的答复是,“目前维修基金申请一直没下来,业主也没人签字,去年8月份小区业委会解散后,各种程序都走不下来。”

  随后,记者来到峻景湾小区所在的江滨花园社区服务中心,社区陈主任告诉记者,“我是2号刚到岗的,这两天也正在处理这个事情。”

  他告诉记者,目前峻景湾小区一共涉及到9部电梯需要维修,是维保单位在检修的时候发现了安全隐患,需要更换电梯钢丝绳。一部电梯的维修费用在1.8万元左右。

  陈主任说,目前小区外墙维修是由物业公司在推进,是边检查边修复,对于有脱落隐患的外墙需要敲掉重新修整,至于什么时候能修好他也说不上来。

  而电梯维修这个问题,“这个我们社区也很着急,确实对居民生活造成了影响。”陈主任坦言,之前物业和业主没谈拢确实是由于费用的问题,“物业提出要在启动维修基金的前提下才同意垫资,而业主认为是维保不当造成钢丝绳过度损耗。”

  原来,物业的顾虑来自于之前小区三部电梯维修,物业垫资之后由于业委会解散等原因,垫资至今没有着落;而业主们的疑虑则来自于世茂的其它楼盘,峻景湾是三期工程,早于该小区交付的楼盘电梯的钢丝绳比峻景湾的多用了两年,所以业主们认为物业有责任。

  公说公有理,这样一来,电梯维修的事情就拖到了现在。

  物业表示,如果业主同意申请维修基金,那么物业就会垫付资金,开始维修电梯。

  陈主任说,目前社区一方面在物业和业主之间做协调,希望双方能达成一致意见,此外,社区已经开始向每一个单元的住户征求意见,“原则上来说,在小区没有业委会的情况下,社区是可以申请动用维修基金的。”陈主任说,他觉得电梯维修问题应该很快能解决,“昨天我们给8幢的业主打电话,一共100来户,打通的55户,41户同意,4户反对,10户弃权。”

  陈主任说,至于业主们提出的物业有维保不利情况,在电梯维修过程中会保留原来的部件,等到小区后续业委会成立之后,可以进行进一步鉴定,是否是物业公司存在一定责任,“维修基金即便申请成功,一开始也只是付一半,剩下的一半要等到验收后才会付,所以业主们不需要有太多顾虑,而且钢丝绳是属于易损件,到时就算鉴定结果表明物业存在一定责任,也不用承担全部费用。”

  至于业主们提到的用小区经营性收益用作维修费用,陈主任解释这是不符合规定的,“经营性收益是用小区资源创造的,只能用在全体业主身上,比如修路、路灯、搞绿化,而电梯外墙涉及到的是某个具体的单元楼,只能通过自筹或者申请维修基金来解决。”

  记者也在社区了解到,目前峻景湾小区业委会正在筹备中,议事规则已经公示,也有不少业主提出意见和建议,即将进入第一轮投票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