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隐匿在南浔老李(化名)家24年了。

  24年前,老李夫妇5岁女儿被人发现家附近的桑树林一条沟壑里,被害身亡。

  11月30日傍晚,他们听邻居在议论,“警察把人带过来了,就在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桑树林,已被改建成新农村,但那个位置和方向,他们无法忘记:在原来老房子的后面,距离100多米远。

  24年来隐匿的伤痛,一瞬间崩塌,这时,电话响了,“你女儿的案子破了”,是南浔区公安分局城西派出所教导员刘顺林打来的。

  昨天,南浔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这起24年前的命案积案成功告破。

  1、 半个多小时女儿出事了

  老李是个木匠,女儿出事那天,他正好在外干活。那天,老李家正好砌灶头,老婆在家前前后后忙着,

  5岁的女儿和隔壁邻居的女孩一起在门口玩。

  半个多小时后,有人慌慌张张冲进来,“你女儿出事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自责一直撕扯着老李老婆,为什么没看牢孩子?

  女儿遇害时,老李夫妇还有个1岁的女儿,后来他们又生了一个儿子。如今,儿女都已长大成人,但在他们小时候,老李老婆再也不敢让孩子离开自己视线半步。

  案发现场位于318国道、长湖申航道附近的村庄,当时属于南浔区域内的主要交通干道,“那会318国道在修路,外地人也很多”,而且案发在大白天,一时间,当地人人心惶惶。

  但现场没有更多的有用证据。

  一位当地妇女说,自己当时带着儿子去桑树林小便,看到过一个男的,根据她的描述,警方画了像,按着这张画像去找,“后来我们觉得描述的可能并不准确”,湖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严关炳回忆。

  湖州警方成立专案组。

  警方对当地人和流动的外地人进行大范围排查,“光找那些可疑对象,就调查了2年”,刘顺林那会他南浔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一名年轻的刑警,是专案组成员之一。

  但调查毫无进展。

  2、24年了,还是放不下

  整整24年过去。起初那些年,老李夫妇跑公安局跑得很勤,希望从警方处打听到案件侦查的进展。

  慢慢地,随着一双儿女渐渐长大,心里有了新的羁绊,每年的清明节,他们给去世的亲人们上香,顺带着跟女儿说几句话;渐渐的,他们去公安局询问的时间在拉长,从隔一两年到两三年……

  虽然有些心灰意冷,但终归心里又放不下。

  同样放不下的还有民警,“我心里一直在想这个案子”, 3年多前,刘顺林从其他岗位回到了这个辖区,当了城西派出所教导员。

  此案先后经历了6任局长,南浔警方始终未停止调查,多次重启该案侦破工作。

  今年2月,南浔警方决定再度对该案开展攻坚,由南浔分局局长单永杰担任组长,抽调刑侦专家以及曾参与此案侦办的老侦查员建立专案组。

  他们对所有原参与案件侦破的侦查员、技术员进行走访,把他们的笔记本汇总起来,“我们尽可能还原凶手的犯罪轨迹,现场重建,推断哪里可能会留下物证”。

  专案组对当年现场提取的物证再次重新检验。

  3月29日,湖州警方通过新技术有了新发现,一个姓荣的江苏人跳了出来。

  他因为盗窃罪正在江苏某监狱服刑。

  3、20多次较量后,他开口了

  更多的关于荣某的信息被摆在专案组面前。

  他的父母做运输生意,他有个20岁的儿子。“他一直在坐牢,从1992年至2017年的25年间,先后五次入狱,在监狱的时间长达将近14年”,在他坐牢的时间里,家里的一切都是他老婆和父母在张罗。

  父母就他一个儿子,但已经对他绝望。

  案发时,他刚从少管所出来不到一年:1992年,荣某还是未成年,因为猥亵幼女被判6个月,1993年底才出来。

  当时他父母跑船运,经常开船从上海运送一批碎玻璃到双林镇玻璃加工厂,赚取中间的差价。他们大部分时候会待上几个小时,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晚上。

  他原来一直在老家跟着奶奶,1993年年底,他被父母带在身边,但依然管不住。

  今年4月,南浔警方带他回到南浔,专案组没想到,最终拿下他的口供,花了半年时间。

  荣某,高高大大,白白胖胖,看着很老实,每次审讯,他都沉默。

  “他坐了这么多次牢,积累了很多和警察打交道的经验”,南浔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沈京说。

  “刚开始审讯时,他觉得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拿他没办法”,沈京回忆,“在初期审讯时,他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种田”,“公安机关这一套我都懂的,有什么证据你们可以直接把我送上法庭”。

  但民警做了很多功课。

  对荣某来说,他从小跟着奶奶长大,与父母感情很淡,所以,一般的亲情牌对他来说没效果。

  “他老婆很不容易,一直照顾家里和孩子”,民警们去荣家,了解了很多。“他老婆有一次出去开车运货,车在高速路上翻车了,妻子的腰扭了,一个人面对边上飞驰而过的大货车,大哭:为什么她自己要这么苦,别人的老公都在家,她的老公去哪里了。”

  这个事,当时正在坐牢的荣某当然不知道,现在听沈京一讲,“他当场愣住了,我发现他眼睛也湿了”。

  每次审讯,都是一次较量,荣某在察言观色,沈京他们也在察言观色。

  刚开始,荣某精神头很好,“吃得好,睡得好,说话理直气壮的”,但渐渐的,“我发现他有时睁着眼睛看天花板,这其实说明他在想,情绪上有波动”。

  就是这样,一点点磨,民警和荣某“磨”了半年后,在20多次审讯后,今年11月底,荣某终于彻底交代。

  11月30日,带他去现场辨认路上,他说作案后,他曾到过这个地方,但“不敢看,不敢回头,好像那有个人”。

  4、弟弟说,想帮警察抓坏人

  12月初,接到刘顺林通知电话后,老李夫妇送锦旗去公安局,当着局长的面,老李老婆再也控制不住,大哭着,一边老李没说话,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他们的儿子小李现在做辅警。

  他从小就听父母讲过姐姐的事,虽然这个姐姐他从没见过,无从回忆,但看着父母说起时的欲言又止,悲伤传递到他内心,中学毕业后去了部队,今年下半年退伍时,看到南浔警方公开招辅警,就去报名。

  面试时,他说:“我的姐姐就是被坏人害的,我想协助警察抓坏人”。

  首席记者 杨丽 编辑 朱慧 通讯员  谢卓凡 杨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