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门 资料图片张雪门 资料图片
张雪门铜像揭幕。 记者 崔引 摄张雪门铜像揭幕。 记者 崔引 摄

  他是我国著名的幼儿教育专家,他是我国现代学前教育的重要奠基人之一。他,是阿拉宁波人张雪门。

  昨日,张雪门教育思想百年纪念研讨会在我市举行,来自全国的600余位幼教专家、工作者齐聚海曙,隆重纪念这位教育家,探讨他的教育思想。

  宁波一百年前的幼儿园,他是首任园长

  在海曙区公园路192号,有座饱经风霜却极富现代气息的独特建筑——宁波市第一幼儿园。幼儿园创办于1918年,是浙江省最早的一所由中国人自己创办的幼儿园。它的首任园长,就是张雪门,那年他27岁。

  鄞州区委党史办主任杜建海对张雪门生平和教育思想颇有研究。他介绍说,出生于1891年的张雪门,幼年时在家聘请私塾先生启蒙读书,约有七八年。后来插班入读宁波府中学堂(后改名省立第四中学,现称宁波中学),1911年毕业。

  1912年,张雪门出任鄞县私立星荫小学(现宁波市海曙中心小学)首任校长。他在青年时期就对幼儿教育发生了兴趣,通过到沪宁一带参观,目睹当时一些日本式的蒙养园或教会办的幼稚园对幼儿的不良影响,深感痛心,因此立志投身幼教事业。

  1918年,星荫学校校董、鄞县潘火桥旅沪富商蔡琴荪准备花400元为他的母亲祝贺寿辰,母亲劝他用这笔钱筹办一所幼稚园。蔡琴荪按照母亲的意愿,在星荫小学附近的参议庙创办了星荫幼稚园,并聘请张雪门作为该幼稚园的首任园长。

  据记载,这所幼稚园的课程设置有礼仪法、识字、认数、唱歌、手技、谈话、游戏、体操等,其宗旨是“培植爱国新人、辅助家庭教育”。学费全年4元,上果饵手工费2元。据1920年12月的宁波《时事公报》载,当时星荫幼稚园已初具规模,不但有3间教室,而且“前有游戏场,后有幼稚花圃”。

  毕生献身幼教事业 著作200余万字

  张雪门毕生献身于幼教事业,声望颇高。在上世纪三十年代, 他就与我国的另一位著名学前教育专家陈鹤琴先生并称为“南陈北张”。

  1920年4月,他和朋友发起募集,在宁波城内湖西马眼漕马宅筹办了两年制的幼稚师范,被公推为校长。这是国人创办的我国第一所幼儿师范学校。

  1930年秋,张雪平应北平香山慈幼院院长熊希龄的邀请,在香山开办北平幼稚师范学校并任校长。

  而后数十年,他辗转于北平、长沙、桂林、重庆、台湾等地从事幼儿教育研究与实践,并逐渐形成系统教育思想。

  从上世纪20年代后期开始,他翻译了《福禄培尔母亲游戏辑要》和《蒙台梭利及其教育》,在大陆和台湾出版了《幼稚园行政》《儿童保育》《幼稚园课程活动中心》等二三十本幼儿教育的专注,撰写了50多篇幼儿教育论文,论著约200多万字,这是他为人们留下的一份珍贵遗产。

  张雪门更是一位爱国教育家,晚年虽客居台湾,但却心系大陆,曾有《芙蓉》一诗曰:

  “未向园林添艳色,时从来客探芙蓉。

  年来心似秋光淡,却忆西山一片红。”

  西山即香山,诗中充分表抒了他对北京的怀念。1973年他因脑病复发,病逝于台湾,终年83岁。

  教育思想:生活即教育 行为即课程

  令人敬佩的是,张雪门的教育思想时至今日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作为中国现代幼儿教育体系的奠基人之一,他提出“行为课程”的理论,强调“课程即经验”,他的核心思想是“生活即教育”“行为即课程”,强调幼儿教育要贴近幼儿的实际,符合幼儿的兴趣和需要。

  幼稚园课程是给三足岁到六足岁的孩子所能做而又欢喜做的经验的预备,张雪门主张“生活就是教育”,五六岁的孩子们在幼稚园生活的实践就是行为课程。他主张“技能、知识、兴趣、道德、体力、风俗礼节种种的经验,都包括在课程里,为幼儿适应成长提供有价值的材料”。它从生活而来,从生活而开展,也从生活而结束,不像一般的完全限于教材的活动。

  张雪门教育思想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他主张办好幼稚师范,他认为研究幼稚教育如仅限于幼稚园教育,抛弃了师范教育,这无异于“清溪流者不清水源,整枝叶者不整树木,绝不是彻底的办法。”他认为教师实习应该包括参观、见习、试教和辅导社会建设等构成。

  张雪门的行为课程从宁波萌芽,最终传遍全国,惠及了千万名儿童,100年后,“幼有所育”成为全国最受关注的民生工程之一。

  同时,在历史长河的浸润中,在实践土壤的培育中,这颗智慧的种子逐渐成长为海曙幼教的参天大树。如今,百年前的星荫幼稚园已蜕变为一园三址的宁波市第一幼儿园教育集团,一幼在张雪门行为课程的基础上提炼并形成了新行为课程,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专家曾高度评价一幼的新行为课程,称其“超过了纽约所有幼儿园”。

  儿子张国维眼中的父亲:爱子情深的慈父

  作为一位教育家,张雪门又是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们呢?多年前,张雪门的儿子张国维曾有一篇回忆短文,回忆了父亲二三事,其中的小故事让我们看到了一位爱子情深的慈父形象,也看到作为教育家的父亲的教育智慧。

  张国维回忆:“和爸爸相处不过14年,即在这14年中也不是朝夕相处的。爸爸多住学校,周末才回家来。抗日战争中,爸爸为幼教事业辗转长沙、桂林、重庆,与家中断了音信。抗战胜利后回京时间不长,他又为幼教事业去了台湾。这一别不仅是40年,而且是永别。但他的音容笑貌长存我心中,身教言教终生难忘。”

  “记得幼时的一个周末,我和哥哥、妹妹排练了歌舞剧《麻雀与小孩》,我们在屋里挂上被单当幕布,幕前放好大椅子,请爸妈就座。哥哥报幕,幕徐徐开启。我们认真地表演起来。演到小麻雀被小孩带回家去了,在退场时,我看见妈妈扯爸爸的衣袖,原来爸爸睡着了,但马上装出十分关注的模样观看演出,并在终场时祝贺我们演出成功。”

  张国维清晰地记得,在那以后,爸爸多次自编节目让他们在公开场合演出,鼓励他们。记者 李臻 通讯员 池瑞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