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飞机走下来的那一刻起,徐少斌的脸上从容了很多。

  躲藏了6500多个日日夜夜,他终于不用再躲藏了。

  11月24日,温州市职务犯罪案件在逃人员徐少斌,从西班牙巴塞罗那乘机抵达上海,主动回国投案自首。

  这是18年来,他第一次踏上祖国的土地。

  这也是今年8月23日,在国家监察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外交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后,浙江省温州市首例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回国自首。

这么多年他打黑工这么多年他打黑工

  连看病都很难

  从飞机上下来的徐少斌,身穿黑色休闲装,他1.7米的个头,表情很淡定和平静,没有情绪起伏。

  从巴塞罗那到中国上海,结束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航程,他脸上满是疲惫。

  他从国际到达大厅内慢慢走出,两名公安干警紧紧随身跟随。

  当纪检监察工作人员出现在面前时,徐少斌脸上舒缓了,眼神里透出一丝期待:回家了。

  对于徐少斌来说,18年前的那次逃亡,迎接他的不是天堂,而是多年长久的困苦。

  多年来,他一直在西班牙、意大利的几个城市间流离辗转,四处躲藏。

  因为很“特殊”的身份,他无法享受当地的医疗保险等。

  “这么多年来,我连看病都很难,压力也很大,日子过得十分艰辛。”

  “在国外,我并没有合法身份,只能在餐馆打打黑工,勉强维持生计。”

  今年10月14日,一番思想斗争后,徐少斌通过微信,向温州纪委的办案人员,发来亲笔书写的《自首意向书》。

  他写道——

  “在国外逃亡的这些年,我总是担惊受怕,常常夜不能寐,甚至连父亲逝世都未能为他守灵奔丧。每每想起在国内家中的老母亲和亲人们,总让我潸然泪下,悔不当初。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终于鼓足勇气决定回国自首。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坦诚接受法律的审判。”

  18年的逃亡终于结束了。

  逃亡前他曾有一份体面的工作

  让家人和朋友都感到骄傲

  籍贯温州的徐少斌,是1972年生人。

  他曾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让家人和朋友都感到骄傲的工作——鹿城区人民检察院负责行政装备科科员,负责日常的事务性工作。

  人生的重大拐点发生在1998年。

  那年,徐少斌经手保管了一笔多达6.5万元的公用经费。

  一时贪心!他利用工作之便,侵吞了这笔钱。

  头一次作案,居然没有露馅,他胆子大了起来。

  1999年12月,徐少斌再次经手保管了一笔公用经费,这次数目更大:10万元。

  没有控制住贪欲,他又侵吞了这笔钱。

  2000年初,两笔公用经费即将被单位启用,但所有的钱,已经被徐少斌挥霍。

  深知侵吞之事难以隐瞒,又畏惧追责,当年4月,徐少斌私自离岗,潜逃了。

  2000年7月,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其立案侦查,次年4月对其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侦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徐少斌一直潜逃在外,无法归案。

  一番努力无果后,2002年11月,鹿城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对该案中止侦查。

  专案组领导打电话

  和他沟通

  徐少斌的行踪从此石沉大海,但办案人员始终没有放弃。

  近年来,在省、市追逃办的坚强领导和有力协调下,鹿城区纪委监委多次召开区委反腐败协调小组会议,部署落实追逃追赃工作,完善部门联动的工作机制,与公安、检察等部门进一步形成追逃合力。

  多方线索指向:徐少斌藏匿到海外,但具体下落不明。

  如何才能成功将他抓回绳之以法,成了办案的重中之重。

  今年4月,鹿城区纪委监委成立了专案追逃追赃小组,专门负责徐少斌涉嫌贪污案。。

  他们通过多方打听,找到了徐少斌的兄妹,进行了政策宣讲与亲情感化工作。

  在办案人员几个月的努力后,徐家兄妹终于答应配合组织做劝返工作。

  但是,兄妹俩始终不肯透露徐少斌的确切藏身地点,只是转述他的心中想法和顾虑。

  当时的徐少斌,对回国自首还犹豫不决,心中很纠结。

  办案人员并没有气馁,他们又多次找到徐家兄妹进行沟通。

  转机终于出现了。

  今年8月23日,国家监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公告》。

  公告规定,在逃人员在2018年12月31日前,向相应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徐家兄妹知道了这个“好消息”,立刻告知了徐少斌,让他看到了希望。

  9月28日,徐家兄妹终于向办案人员透露了徐少斌的具体行踪:他就在西班牙。

  办案人员加了徐少斌的微信,一连数天,始终保持着和他的微信联系。

  专案组有关领导亲自打电话给他,和他沟通。

  心结打开了。10月14日,徐少斌通过微信发来亲笔书写的《自首意向书》,“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坦诚接受法律的审判。”

  另外,通过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徐少斌还表达了回国自首的意愿。

  另外,五部委公告还规定:有效挽回被害单位、被害人经济损失,积极退赃的,可以减轻处罚。

  徐少斌没有这个机会,在兄妹的帮助下,11月12日,他积极退回了赃款。

  追逃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最想见到的人

  是我那年迈的母亲”

  在中央追逃办和省、市追逃办的统筹协调下,在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的大力支持下,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为徐少斌出具了回国证明。

  11月23日,徐少斌坐上了从巴塞罗那飞往上海的飞机。

  徐少斌说,“因为身份特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无法回国。18年了,终于回国了,我心里当然非常激动,我最想见到的人,是我那年迈的母亲。”

  面对办案人员,他诚恳地说,“出逃不是出路,认错方有归途。希望所有在逃人员都能尽快自首,重获新生。”

  鹿城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将按照公告精神,严格把握处理尺度,切实体现从宽政策,对徐少斌一案依法依纪做出慎重处理。”

  “同时,我们追逃的决心和力度只增不减,希望所有因职务犯罪案件在逃人员认清形势,珍惜机会,尽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目前,徐少斌已被移交检察机关作进一步调查处理。

  文|程潇龙 张文军 王亮

  摄|卢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