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医生在为选手做心肺复苏。赵医生在为选手做心肺复苏。

  近期,中国马拉松的麻烦事不少。刚刚过去的周末,争议又来了。

  在25日进行的2018绍兴国际马拉松赛上,一名选手无视医生多次阻止,晕倒两次后还要坚持参赛的视频登上热搜。

  网友表示,对于这名选手无视自己生命的行为感到愤慨和痛心,也为医疗团队的坚持而点赞。关于这起事件,我们也第一时间和绍兴马拉松团队进了对话。

赵医生劝阻该选手。赵医生劝阻该选手。

  笔者25日恰巧参与了绍兴马拉松,首先根据采访到的相关人物,大致还原事情的经过。

  大概在8:40分左右,也就是比赛开始70分钟后,在不到11公里处有跑友看到这位穿着印有“野蛮体魄,精致灵魂”背心的全程选手想继续跑步的情形。

  在此之前,医生在10公里的地方,也就是中兴南路进行了一次施救,而11公里的路牌在中兴南路右拐到鲁迅故里景区的一段石板路的中间。

  这次参加施救的赵建峰医生是绍兴第二医院的医生,他在第十一医疗站为马拉松保驾护航。他表示,在第二次见到选手晕倒时,就想着一定要把他拦下来。如果第三次晕倒的话,人随时可能猝死。

  另一位跑友表示,在比赛开始91分钟的时候,她看到有一个穿绿色背心、披着橙色的毯子的选手,坐在救护车后面的位置,应该是最终被劝阻不要继续参赛的选手。

在医生和安保的控制下,该选手最终放弃参赛。在医生和安保的控制下,该选手最终放弃参赛。

  一位赛事相关人员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赵医生所在单位是绍兴市第二医院,在施救后赵医生也联合众人将选手送去医院治疗。

  据数据显示,这次绍兴国际马拉松有赛道应急救援人员180名、急救跑者60名,固定医疗站28个、急救车25辆,医疗直升机1架,定点医院10家,共2000余位医疗工作者参与赛事医疗保障,服务12000余人次,进行了370余人次的医疗处置。

  随后笔者采访了美国心脏协会HS(heartsaver)课程导师陈方晓,他也参加了绍兴马拉松半程比赛。

  他认为医生的处置是非常对的,因为医生已经2次对选手施救,选手再继续参赛,危险系数是非常高的。他认为跑者病情具体要收治医院的医生根据相关检查指标才能来确定。

  陈方晓还认为,马拉松赛事一般来说只有裁判才有权利取消选手的比赛资格。最后赵医生叫来保安和公安,处置也是很妥当的,是对选手负责,也是对赛事负责。

交通管理人员死死抱住该选手。交通管理人员死死抱住该选手。

  该赛事相关人员也表示,绍兴国际马拉松对医疗保障非常重视,今年在去年5道保障的基础上,增加了第6道保障,也就是一道喷雾志愿者防线。

  笔者也在比赛起终点奥体中心做调研的区域,看到了待命急救直升机。该相关人员说:“今年我们的赛道上点、线、面、空中相结合,全赛程、全方位、立体式的医疗保障网络能更好地服务更多的选手。”

  马拉松赛事一般有比较严密的安全保障体系网。例如1987年开始每年举办的杭州马拉松已经走过32个年头,坚持选手要提交体检报告,筛除了一些可能有隐患的选手参赛,因此迄今没有发生猝死的案例。

  东京马拉松赛以安全和服务好著称,其中安全保障方面,也有值得借鉴的做法,如骑行的医疗保障工作人员。

  相比赛事的安全保障,其实平时城市的医疗安全保障也需要提及一下。一般抢救就是黄金四分钟,如果附近配备有AED(自动心脏体外除颤器)仪器,尽快使用AED进行电击除颤,或许可以救人一命。

  普通人可以通过APP软件(如微信钱包的城市服务)进行附近AED位置的搜索,发现最近的AED地图。

  而对选手来说,跑马拉松要坚持,更要科学,千万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作者系上海体育学院体育、媒介与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