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片《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从1995年面世以来,因充满童趣又具现实教育意义受到广大小朋友的喜爱,陪伴了无数小观众度过了快乐的时光。

  因为“大头儿子”被制作成玩偶在店铺中售卖,央视动画公司一纸诉状将擅自授权他人生产、销售玩偶的杭州大头儿子公司和销售商时代佳丽公司起诉至法院。

  11月2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公开宣判,判决驳回杭州大头儿子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即判令杭州大头儿子公司、时代佳丽公司停止侵权,杭州大头儿子公司赔偿央视动画公司经济损失20万元及合理维权费用8万元。

  IP衍生品开发中国刚刚起步

  潜力和钱途值得展望

  一个卡通形象侵权的赔偿金额高达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有知名IP加持的商品就更有“钱”途吗?

  答案显而易见,而且随着大众对知识产权越来越认同,IP附能的商品会越来越值钱。

  在阿里巴巴的“动物园”中,有一个低调的“阿里鱼”,是一个衍生品授权平台,主攻IP开发的,如今,他们签约了包括旅行青蛙、小猪佩奇、皮卡丘、高达等在内的400多个IP授权。前几天,阿里影业副总裁、阿里鱼总裁吴倩在接受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领域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

  IP能带来多大规模的效益呢?吴倩举了几个例子:

  旅行青蛙火了之后,人人都做起了老母亲。今年4月,阿里鱼拿下了它的授权,粉丝们移步淘宝App上养蛙儿子。阿里鱼又联合商家打造了150多款旅行青蛙产品,预计的授权金额近2亿元。比如,幸福阳光纸巾与旅行青蛙合作,上线当天卖了7万箱,两款青蛙纸巾一周的销量,超过过去4个月全线纸巾的销量总和;

  天猫精灵在今年双十一推出了高达外壳的智能音响,原价199元的商品马上溢价到529元,首批一抢而空,在闲鱼上炒到了2000元。

图/@天猫精灵 微博图/@天猫精灵 微博

  而IP衍生品开发,中国才刚开始。“根据最新统计,2017年中国授权商品零售市场总额达700亿人民币,排名已占据了世界第五席,而增速也是世界平均增速的3倍。”吴倩告诉记者,中国授权零售商品的销售规模跟全球比,在全球的大饼里才占3.4%,跟美国比,才占美国的5.6%,“横向地去跟国际市场比,我们现在还是非常小的一个宝宝。”

  在衍生品领域,迪士尼是绝对的龙头老大。据了解,米奇和他的朋友们的衍生品收入每年超过 32 亿美元,该数字还不包括来自迪士尼连锁店和乐园里的收入。

  律师:

  看到什么形象受市场欢迎

  就生产销售什么

  这样的行为涉嫌侵权

  正是因为很多企业看到了IP衍生产品的附加值,于是知识产权保护就变得尤其重要,企业也需要有知识产权意识。

  从前,看到什么形象受市场欢迎就随便生产一些玩偶公开销售的行为,著作权人可能都不知道,但现在是网络时代,这种销售行为不但容易被查到,而且都是有记录的,千万不要再有侥幸心理。

  “在文创作品上,企业对于著作权的保护意识,还有待加强。”

  快报“律师来了”签约律师、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何远认为,很多企业对著作权的不重视,和九十年代与本世纪初的相关执法司法大环境比较宽松、导致著作权侵权现象泛滥,还是有一定关系的。

  但是这些年来,随着著作权保护意识的加强,著作权权利主体在发现侵权行为的时候,都会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何远说,很多侵权行为人不知道,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不但侵犯他人民事权益、构成民事违法行为,而且,如果违法所得数额达到一定的金额,还会构成侵犯著作权罪,那就是刑事犯罪了。

  不但商标、形象受著作权保护,可能连名字都不能乱用。如果商品未授权而印上“小猪佩奇”的形象肯定是违法,如果提一句“小猪佩奇”的名字呢?

  “某个企业销售的商品上出现他人享有商标权或者著作权的文字,是否就构成侵权,这无法一概而论,要看具体案情。但是,一般来讲,这种都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行为,被认定构成侵权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记者 林苑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