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位读者打进85100000:朝晖一区黎园社区门口堆积了很多中通快递,都没人看管。我们打电话给送快递的小伙,他说这个工作太累了,不干了。这个事情到底怎么解决?我们的快递到底怎么办?

  昨天下午,我来到朝晖一区黎园社区服务大厅,台阶和地上摆放着近百件快递,两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一左一右坐在台阶上,不停拨打快递单上的电话。

  左边的小伙子姓赵,右边的姓张,都是安徽人,他俩说是快递公司这一片区域经理的朋友。“这不双十一忙嘛,过来帮忙几天,平时我是做空调维修的。”小赵说。

  帮忙不给钱吗?

  “他(区域经理)和我好多年的朋友了,朋友之间帮个忙还要钱?”

  我问他们,知不知道原来送快递的小伙子去了哪里?听说他撂挑子不干了。

  “可能是太累了吧,他早上还骑着电动三轮车过来拉货送货,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我不认识他,也没他电话……不过这两天接触下来,感觉人不错,没啥坏心眼。”小张说。

  十来分钟后,一个20多岁穿黑色棉衣的小伙子骑着电动三轮车来了,把车停在服务大厅门口。小伙子个子1米7左右,光脚踩着一双黑布鞋,鞋上沾满泥土。小伙子胸口斜着一根白色充电线,他掏出怀里的手机,手机屏幕是碎裂的。

  “请问,你是这里的快递员吗,有居民说你告诉他们不想干了……”

  “是的,怎么了?我那个是一时气话。”小伙子说。

  “请问你贵姓?”

  “姓严。”

  我说希望能和他聊聊,小严一连说了三个“没必要”,一边手脚不停,把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装上三轮车,又捧着几件小件物品,走到丰巢快递柜,一个个开柜送进去。

  “小张,你帮我下,这件东西那个人要我搬上四楼,我脚不好。”小严说。

  小张一路小跑过来,跳上快递车,两人一起准备骑车去送货。

  “你脚怎么了?是摔了还是?”我追上去问。

  小严没说话,头也不回,骑车调头走了。

  过了十来分钟,小严骑着车又回来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有什么好采访的?”说着又手脚不停地拿起包裹,装上车,骑车走了。

  下午2点,魏先生开一辆面包车过来,从车上拿出三份快餐,递给三人。小赵和小张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小严拿着快餐盒走到一边,一个人吃。

  魏先生说,他也是这一片区域经理的朋友。

  “我是开服装厂的,朋友负责朝晖这一块,平常朝晖一区大概200件包裹,小严一个人到下午就送完了。现在算是双十一后面第二个高峰,第一个高峰在11月13日左右,是快递包裹到了,第二个高峰是前几天开始的,因为退换货。第一次我朋友叫来另外一个人帮小严,两个人一起送。现在每天又有600多件,加上只有小严一个人,肯定送不过来嘛。所以又叫来他们俩一起帮忙……今年中通货特别多,我那个朋友现在还在省人民医院那边送货呢。”魏先生说。

  我联系上中通朝晖区域的石经理,他说自己负责朝晖1-7区。

  “平常这一片每天有1300-1500件左右的货,双11期间达到5000-6000件,是平时三倍多。

  “老小区没电梯,再加上丰巢柜少,送货真的很慢。小严招进来1个多月,我看他可怜,腿不太好,就特别照顾,给了他最好的朝晖一区,有400多个丰巢柜,这样他也能轻松点。小严工资是计件的,加上补贴,每个月能拿7000块左右,这个月估计能破万,但真的很辛苦,我自己这两天也在送,叫了很多临时工,前天我还忙到了凌晨1点多……”石经理说。

  见习记者 朱家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