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今日惊喜。”

  “今日幸运,点我开始。”

  继曾火爆一时的抓娃娃机和口红机之后,一个个类似“福袋机”“心愿机”和“盲盒”的机器在杭州一些商场内走红。

  昨天我在杭州武林广场一家大型商场负一楼的Crab抓娃娃机区域看到,在这些抓娃娃机的边上,多了两台“制造惊喜”的机器。消费者以每次20元的价格,购买一个在橱窗内看似包装统一,但实际上并不知里面装着什么的盒子。

  机身上的奖品展示,从iPhone X、iPad、beats耳机、平衡车、滑板车到吹风机、口红、拉杆箱、充电宝、玩偶、镜子不等,看似全凭运气。

  有人在此执着地为了自己想要而没有被惊喜砸中的礼物屡次掏了钱包,也有更多人试过一次后就悻悻离去。

  试验:我花了20元,拿到一瓶不知名的沐浴盐

  这家商场负一楼的Crab抓娃娃机区域,在工作日的午后并不热闹。我去的时候,只有零星几个20多岁的年轻人在玩。工作人员说平常的晚上和周末,人流量会多点,但抓娃娃机本身也没有像去年那么红火了。

  在抓娃娃机的尽头,我发现了一台名为“猩愿机”的机子和一台名为“惊喜魔盒”的机子。采用的是同一种模式,但分属于不同的品牌。橱窗里大约装着60个盒子,有些盒子已经被领走,架子上空空的。

  右侧的屏幕上显示礼品盒相对应的序号,点击选定数字后,通过扫描二维码付款即可获得对应的礼品盒,每个盒子的价格为20元。

  我试了一下手气,在“惊喜魔盒”里随机选了一个盒子,拿到了一瓶不知名品牌的牛奶沐浴盐。按照品牌和条形码查阅了该款商品在电商平台的价格,价格显示在30元左右。

  在我之后,还有一对情侣也碰了下运气,结果拿到的是一盒男士袜子。男生苦笑着说,“感觉品质不太好,也与想要的礼品相距甚远,但好在还算实用吧。”他们试了一次后,就去玩抓娃娃机了。

  随后我问工作人员,有没有人抽到过大奖,他说不可能每台机子里面都有大奖,要看运气的。只知道一般可能出现的“高级奖品”,比如手机、平衡车、手表这些,如果有人中奖是需要按照盒内的领取说明,找公司兑换再送货上门的。

  玩法:自动贩卖机的模式以“盲盒”方式购买

  据了解,类似于以上的心愿贩卖机或者幸运测试机,在国外叫“福袋机”,是从日本流行起来的,随后风靡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

  其实,类似“福袋机”“心愿机”这种自动售卖机的模式在杭州市面上早有端倪,比如POP MART泡泡玛特推出的Molly娃娃盲盒机也属类似的玩法。

  同样在这家商场负一楼,有一个被装扮成国际象棋棋盘的泡泡玛特贩卖机。里面摆放着以圣诞款、“十二生肖”、“十二星座”等主题的Molly。Molly是由香港设计师Kenny Wong创造的潮流玩具,贩卖机的售卖模式以“盲盒”的方式购买。

  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盲盒”,盲盒的规则就是买家在拆盒之前不知道里面是哪一款玩具,也许一次就可以抽到自己想要的那款,也可能接连几次都抽到同一款。

  我在贩卖机前等了一会儿,不到半分钟就有一个姑娘走来,在这台贩卖机前停下了脚步,一边说着“哇,这个好可爱”,一边在屏幕上选好想要的系列,加入购物车,掏出手机付款59元,动作一气呵成。整个流程不到一分钟,一个“白云先生O版系列圣诞版”的盒子就到手了。

  这位买家告诉我说,这就叫“盲盒”。虽然选定了圣诞系列,但是该系列中总共有12款不同的造型,其中包括一款隐藏款。

  据了解,这种玩法不仅可以带给用户新鲜和刺激感,还会激发出买家后续的互动行为。在类似集邮心理的驱动下,很多用户想要收集齐全套,会在线上发布交易,与其他人互换各自想要的款。

  疑问:利润是否有传说中的那么可观?

  我在网上搜索“杭州,福袋机”等关键词,出来了近90万条相关结果。惊喜魔盒、云铺子、艾丰自动售货机等,均有自己的网站,网页上有机器的产品介绍、月入过万的利润分析,以及案例展示、加盟方式等。

  这样的经济模式是否靠谱?真的能有月入过万的利润?

  我找了一家经营惊喜魔盒品牌的本土公司,拨打了他们的联系电话。其工作人员介绍,购买一台类似的设备约要9800元,盒内的商品可提供货源,另外需要自己承担场租费和补货的人工费。目前他们在一些商场、部分地铁站均有铺点,杭州地区只做直营,在省内宁波、慈溪以及河北、山东等地的商业综合体内也有不少加盟商。

  这位工作人员说,按照他们的经验,如果人流量高、地段好的点位,一个月就能回本,慢一点的两三个月也能回本。

  事实果真如此吗?“90后”小章,在一家做抓娃娃机的公司已工作了三年多,他管理的不只是抓娃娃机,还有扭蛋、福袋机,算得上是业内的专业人士。在他看来,在前两年抓娃娃机大火的背景下,火了一批,也死了一大批。

  “如果真那么好做,我们公司也去做了,实际上很多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小章说,一台近万元的福袋机是固定成本,找个好点的场租,怎么也得1800-2000元一个月,再加上装修的钱,以及投入盒子产品的费用。

  福袋每个售价20元,有好的进货渠道算成本8元,包装盒子3元,主要的关键点还是在于每天能卖出多少个盒子。有些人按照每天40或60个来算,前期的确能达到月入过万的利润,但后期的产品推陈出新,还有消费者的审美疲劳,对于此类“惊喜”新鲜程度的降低,都是不利条件。

  “如果消费者连续抓了几次,发现都是同样的商品,动力就不会那么大了。毕竟福袋里的商品不是像那种Molly有强大IP背书的,对于用户来说吸引力不是太大,猎奇效应也难长久。”小章说。

  律师说法:运营“盲盒”贩卖机是否有非法博彩之嫌?

  浙江允道律师事务所的朋礼松律师认为,“盲盒”贩卖机功能类似娃娃机,其本身虽是出于娱乐性质,但有演变为赌博机,开展变相赌博的风险。

  是否属于赌博机或是否涉嫌变相赌博,其界限在于该设备是否具备退币、退分、退钢珠等赌博功能,并以现金、有价证券等贵重款物作为奖品,或者以回购奖品方式给予他人现金、有价证券等贵重款物。如果具备上述情形,相关经营者则可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如果只是出于单纯娱乐,并无回购奖品功能,则不存在赌博风险。

  鉴于其运营模式与娃娃机类似,对该类产品的运营应属游戏娱乐产业。也就是说,相关主体若要从事该类产品的经营,不仅应取得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还应获得文化主管部门颁发的娱乐经营许可证。若未经许可,便从事该类产品的经营,则可能涉嫌非法经营。

  记者 江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