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18 21:37:40  

图为:嘉兴外资服务宗旨。胡小丽摄图为:嘉兴外资服务宗旨。胡小丽摄

  地处杭州湾核心的区位、高效透明的政务服务、法治平安的生活环境、开放包容的城市姿态,在改革开放40年时间里,浙江嘉兴凭借一系列内外优势,逐渐成长为浙江开放型经济的先行地,高质量外资的集聚地。

  从1985年首家外资企业落地至今,嘉兴已形成了国资、民资、外资三分天下的市场格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嘉兴累计审批备案外资企业8074家,累计合同利用外资594.64亿美元(人民币,下同),实际利用外资303.45亿美元,引进世界500强项目85个。

  为何外资会钟情于嘉兴?多家外资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均提到当地优越的软硬营商环境。

  日本住友理工集团于2003年首次在嘉兴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制造工厂,次年厂房便竣工正式投产,这样的速度令时任副总经理的杜北夫颇为意外。

  此后,该企业又两次扩大投资,设立研发中心和中国区域总部,发展实现“三级跳”,业绩不断攀升。目前,其年产值可达12亿元,税收贡献破亿元。

  “十几年的发展,客观验证了嘉兴是一个可以继续发展的地方。”现任住友理工企业管理(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代理的杜北夫表示。提及原因,杜北夫认为除了区位、气候等客观条件优越外,嘉兴的政务服务亦是促使他扎根当地的重要缘由。

图为:嘉兴打造高质量外资集聚地。范宇斌摄图为:嘉兴打造高质量外资集聚地。范宇斌摄

  “政府能急企业之所急。”在杜北夫的印象中,2008年前后用电紧张时期,企业面临停产违约赔偿的可能,经过沟通,开发区有针对性地进行了用电优先调配,让企业得以安心生产;春运期间,与车站积极协调,帮助企业实现集体购票,免去了员工彻夜排队购票的辛苦。

  住友理工从不做“出格”的事情,政府则积极处理企业遭遇的问题,给予尽可能的支持,“双方实现了良好的互动。”杜北夫对这种“清”“亲”的政商关系尤为赞赏。

  德资企业海拉灯具有限公司2013年落户嘉兴,不过短短5年,已在当地站稳脚跟。其执行董事艾斯瓦伦•拉曼(EswaranRaman)对嘉兴,有着与杜北夫几乎同样的评价,“离上海近,政府高效。”他用“Fast(快)”来形容嘉兴速度,且毫不掩饰对嘉兴未来的期待。

  今年5月,浙江省对外开放大会明确提出要在嘉兴、湖州率先建设高质量外资集聚先行区,为该省利用高质量外资创造先行经验。基于此,嘉兴开始全力打造开放创新发展政策高地、产业高地并服务高地。

  不再捡进篮子都是菜,在嘉兴,外资企业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任务要求。浙江省桐乡市经济开发区围绕“退低进高”,通过实行企业产能末尾淘汰制,从原先的低端装备制造产业、纺织服装产业逐步向如今的新能源材料、新能源汽车产业聚集,实现了外资结构的优化。

  该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颜跃华强调,打造产业高地,除了盯引综合实力突出的“旗舰型”企业、竞争力强劲的行业“领头羊”、细分领域“隐形冠军”、高科技“独角兽”外,开发区还着重强调“以企引企”“以外引外”,打通整个产业链。今年1月,韩国最大钢铁生产商浦项钢铁与桐乡本土企业华友钴业成立合资公司,生产锂离子电池材料,开发区的产业集聚效应进一步凸显,“当前,以开发区为平台,集整车及其配套产品生产、应用和推广于一体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体系已初步形成。”颜跃华说。

  然而,实现产业高地的前提是,嘉兴要首先成为服务高地。而今,城市品牌,服务软实力越发成为吸引外资的重要元素。“一些高质量外资企业对于一流营商环境的期待已远远超过了政府短期内的税收返还等政策。”嘉兴市商务局外资处处长刘吴宏坦言。

  今年2月,嘉兴开始针对高端服务供给不足、高水平利用外资能力不强等问题,提出构建与国际接轨的配套服务体系、适应新形势下高质量外资引进的能力体系、“资本+研发+产业+人才+平台”的新型外资引进工作机制。

  今年4月,嘉兴涉外投资服务中心率先成立,并协同涉外投资政务服务联盟和社会服务联盟,多渠道、全方位为外商解决“疑难杂症”,涉及到乱飞的柳絮、硬井盖致使路面不平、签证等各类大大小小的问题,实现了外商生产生活“一键通”。

  刘吴宏解释,大部分问题的解决,嘉兴已经建立了标准化流程,“涉外投资服务中心的功能则是为整个服务兜底。”

  与此同时,国际社区,国际合作学校,国际合作医院,国际知名的法务、金融、人力资源服务等功能性机构等都被列为嘉兴今后发展的重点项目。

  在嘉兴,产业生态圈是否完整,城市配套服务是否国际化已成为了新一轮外资关注的焦点,正如刘吴宏所言:“如今单一的优势正在弱化,区域之间开始比拼全方位的服务,唯有提升软件‘硬实力’才能抬升‘外资高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