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宠物猫正在接受疫苗接种。(徐展新摄)一只宠物猫正在接受疫苗接种。(徐展新摄)
张悦制图张悦制图

  不知不觉间,一种有着大眼睛、尖耳朵和柔顺绒毛的小型猫科动物,成了风靡社交媒体、遍布都市角落的“爆款宠物”。有人着迷于它软萌的“喵喵”叫声,甚至还创作了《一起学猫叫》这样引发众议的热门歌曲;“铲屎官”“猫奴”“云吸猫”等新兴词汇也随之出现,仿佛成了现代潮流生活的代名词。

  去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全国的宠物猫狗数量接近9000万只,其中宠物猫占比39.7%。再看今年的《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宠物猫占比上升至44.2%,部分城市的猫狗数量甚至已经出现反超。与此同时,猫主题贴吧和论坛的活跃度、围绕猫制作的文娱IP数量,远远超过了曾经垄断宠物板块的狗,展现出“喵经济”的上升潜力。

  在宁波,宠物猫也渗透到了大街小巷、千家万户。与其他宠物相比,猫为何更能够抓住年轻人的心?这种小型猫科动物的背后,是否已建立起成熟的产业链?百姓家庭和专业机构养育的大批宠物猫,会演变为影响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因素吗?带着疑问,记者接触了与宠物猫相关的各类人群,试图观察“喵经济”背后的众生百态。

  养猫人: “一边操心,一边快乐”

  最近半个月,杨诚和李佳忙得不可开交。这对“90后”的年轻情侣分别在高校读研和国企上班,原本按部就班的生活,却因一只宠物猫的加入而变了模样。

  “总是看周围的朋友晒猫,心里羡慕,就和男朋友商量着买了一只。我们的住所面积不大,也没有充裕的时间带着宠物出门闲逛,所以养猫比养狗更合适。”通过朋友介绍,李佳辗转联系上一位猫主人,很快敲定价格,花了700元买下一只三个月大的蓝白英短猫。此后数日,这对小情侣陆续在电商平台下单购买猫笼、猫粮、猫砂、猫砂盆、化毛膏等必备品,并兴奋地

  在微信朋友圈向好友们公布“我要有猫了”,收获数十个点赞和“羡慕不已”的评论。

  新鲜劲儿过了之后,他们面对的是“养猫新人”必须跨过的两道门槛——金钱开销和精力消耗。

  杨诚告诉记者,仅仅两周时间,养猫的开销已达1000元,远远超过了买猫的费用。此后,他还要定期更新食物和玩具的种类,并随时准备应对小猫的卫生问题和突发疾病。负责照顾小猫的李佳则坦承“养猫前几天几乎没怎么睡觉”,在家工作或阅读时难以集中精力,需要随时注意小猫的状态,逗它玩耍、陪它入眠。身边不少朋友因此放弃,转手将小猫送给下一任主人。

  不过,杨诚和李佳不觉得辛苦,他们付出了时间和金钱,也收获了许多快乐。“单调的生活里多了一只猫,会变得丰富而有趣。朋友们会来家里看看小猫,大家围着宠物聊天和玩耍,既满足了‘吸猫’的愿望,也促进了大家的感情,何乐而不为呢。”杨诚说。

  与这对小情侣相比,同为“90后”的养猫人姚沫就显得“专业”不少,她的家里一度饲养了20只猫,不仅为喜爱小动物的她带来了快乐,还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收益。

  一只身体健康、品种优良的雌性英短猫或美短猫,价格数千元,如果每只每年生下三四只小猫并折价售卖,一年能回本,两年就能获得100%的利润。姚沫养的猫是销路很旺、颇受大众欢迎的品种,面向那些喜爱宠物、却没有经济能力在专业猫舍购买优质品种猫的消费群体。通过朋友介绍、电商平台推介向外销售,姚沫家的每一窝猫崽会在短时间内被抢购一空。

  如今,这条连接无数普通养猫人的产业链已经初步搭建起来。渴望陪伴、却不愿出门社交的年轻人四处寻找价廉物美的幼猫,一部分猫主人尚且停留在熟人间赠送或简单交易的阶段,另一部分猫主人却尝试着树立口碑、扩大朋友圈,走上了一条“猫咪微商”的道路,为宠物猫产业的成长提供了土壤和养料。

  创业客: “我想让猫文化为产业赋能”

  猫主人之间自发的买卖行为,的确满足了市场需求,却也存在消费欺诈的风险。猫的品种、健康难以保证,售后服务的缺失更是为不了解宠物猫饲养方式的主人带来了大量的额外开支。对此,在日本留学六年、切身体验过当地“猫文化”的宁波人邵然给出了自己的忠告:爱猫人应当了解养猫的好处和风险,通过正规渠道观赏、购买宠物猫,别让自己的爱心毁掉动物的生命,破坏一个正在迅速发展的产业。

  邵然在毗邻三江口的一条幽静小巷里开设了猫主题咖啡店,取名为“猫湾咖啡”。

  在中国,“猫咖”早已不是新事物了,它起源于台湾,之后遍布全国。仅宁波一地,就有大大小小数十家和猫有关的餐饮门店、书店和礼品店,经营者会将猫放养在门店里,顾客可以边消费边“撸猫”,将人猫嬉戏的场景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传播,帮助门店吸引客流、创造收益。

  在邵然的“猫湾咖啡”,宠物猫的展示区域和用餐区域被严格区分开来,不允许顾客携带食物靠近宠物猫,不允许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走进展示区域,确保人猫安全无虞。“回宁波创业不过月余,我就听说了多起关于‘猫咖’的投诉案件。消费者冲着人猫共存的开放式空间而来,却因猫毛飘入杯子而投诉商家,这类事情有百害无一利。”邵然表示,“我要求自己扛起正确传播宠物猫饲养文化的责任,让更多人习惯和公共区域的宠物猫保持距离,在深入了解猫的生活方式、行为习惯后,再近距离接触。”

  “猫湾咖啡”的背后,是得到CFA(国际爱猫联合会)和WFC(世界联合猫会)权威认证的猫舍,是平均价格数千元甚至数万元的优质品种猫,以及交易后长达半个月的上门免费服务。从远距离接触到近距离了解,再到购买后和猫舍工作人员的反复交流,顾客会成为一个更专业的猫主人,尽可能规避安全风险。

  记者在店内停留的一个多小时里,发现猫文化的传递和分享无处不在。

  有顾客提出“这里为什么没有加菲猫”,邵然就耐心地解释,加菲猫的确有很好的观赏效果,但面部清洁麻烦、容易引发疾病,并不适合家养,因此不予展示;还有顾客对长相奇特的无毛猫“斯芬克斯”充满好奇,邵然就详细介绍这一品种的特性——很温顺,同时很稀有、很昂贵,对饲养的环境要求严苛,需要审慎考虑之后再做决定。如今,无毛猫的后代已被预定完毕,邵然的创业项目也逐渐走上正轨,朝着“改变行业旧面貌”的目标前行。

  旁观者:“需要爱心,更需要责任感”

  宠物猫的饲养者大多是都市青年,他们有意愿、有动力,但未必有足够的经济能力,确保宠物猫在数十年的生命周期里保持健康。当工作过于忙碌或遭遇不顺,购房购车的压力扑面而来时,许多人会选择放弃,让家猫流浪街头。

  猫舍和“猫咖”的经营者亦然。因经营不善而丢弃、导致大批宠物猫在恶劣环境下生存,最终成为疾病传染的源头,这样的新闻并不少见。

  前段时间,我们曝光了海曙区多个老小区流浪猫扰民的问题,也和养猫人、经营户责任感的缺失有关。这些流浪猫大多出自环境优渥的猫舍或居民家庭,从小吃猫粮,不具备野猫的生存能力,且体质偏弱、容易患病。一旦有居民出于善心主动在室外喂养,就会招引大批流浪猫聚集,破坏社区环境、威胁居民健康。

  海曙区月湖街道迎凤社区书记康维亚就因此备受困扰。迎凤社区下辖的三个小区有大批流浪猫出没,最多时约有100只。居民自发喂养,却又推诿不认,只能由社区志愿者负责清理和抓捕,多名志愿者被流浪猫抓伤而进医院治疗。“老小区老年居民数量多,如果被未接种疫苗的流浪猫抓伤,就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康维亚表示。

  杨诚和李佳早早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下一次接种疫苗的时间将至,两人就带着自家的小猫走进了宠物医院,签署疫苗接种知情同意书,为小猫补上了今年全年的疫苗。据了解,如今的连锁宠物医院大多兼具检查、治疗、美容、暂养及周边产品售卖的功能,业务的毛利率在50%左右,辐射范围约3公里。通过搜索引擎,能在宁波找到138家带有“宠物”两字的店铺。以杨诚和李佳前往的上海连锁品牌“安安宠医”为例,就在宁波设有5家宠物医院、2家宠物会所和1家宠物美容师培训学校,足以满足周边社区猫主人的各项需求。

  数量众多的民间爱心组织和政府设立的专业收容所,让不负责任抛弃宠物乃至影响社会秩序和人身安全的养猫人自惭形秽。在姚沫看来,自己并非专业猫舍的经营者,但不会疏忽宠物猫的卫生和健康,希望将每一只小猫交到合格的主人手上,成为家庭成员,而不是玩乐的工具;深受日本猫文化熏陶的邵然,更是对抛弃宠物猫的行为嗤之以鼻,“养猫无论穷富,责任感不可缺失。每一只流浪猫的背后,都是这一产业畸形发展结下的恶果。希望新的秩序尽快建立,让宠物猫的鉴赏和饲养给人们带来干净、纯粹的精神享受。”

  记者徐展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