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门诊大厅突发心肌梗死、心跳骤停,医护人员持续胸外按压2个小时、电除颤十多次、紧急支架植入,他竟奇迹般地从死神手里逃离。正值壮年的胡先生再次醒来,得知几天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感到既后怕又幸运。

  “我只是胸口闷痛了一下,怎么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听到胸痛可能致死,许多人都觉得难以置信。但翻看医院的接诊记录,这两天,余杭一院已接连抢救两位心梗患者。另一位25岁的小伙子,还刷新了医院最年轻心梗患者纪录。

  47岁壮年男子突然倒地不省人事

  47岁的胡先生是云南人,和全家一起定居在湖州德清的新市镇。前几天,胡先生感到有些胸闷难受,儿子得知后便开车带他到余杭一院就诊。

  谁曾想,就在等着儿子停车的短短几分钟内,胡先生突然倒在了医院的门诊大厅。“当时我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痛,眼前发黑,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胡先生回忆。

  这时,正在门诊大厅巡逻的医院保安朱月忠立刻冲了过去,呼喊胡先生。“我在医院当保安3年了,偶尔也会遇到有人晕倒,但都是脸色发白,这个患者却是脸色发紫。”朱师傅马上用对讲机呼叫消控中心,和家属一起抬起胡先生就往急诊室冲,“当时我们离抢救室直线距离不超过100米,院内999急救广播响起后一两分钟内,抢救的医生就能赶到,但我估计我送过去会更快。”

  胡先生被送进抢救室时,心跳已消失,出现濒死样呼吸,急诊科、心内科、重症监护室等多个学科会诊专家迅速到位。“我们马上进行持续心肺复苏,气管插管,使用肾上腺素等药物。”当天急诊值班医生吴龙川和同事们投入急救,“电除颤8次,持续胸外按压2小时,患者的心跳终于回来了,根据心电图提示,在场专家考虑是急性心肌梗死、心源性猝死,决定马上进行心脏介入手术。”

  “快!快!越快越好!”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心肌。余杭一院院长、心内科主任医师袁红以最快速度为胡先生进行冠脉造影,随后做了支架植入,撑开了堵塞的血管。“成功了!”胡先生的冠状动脉血流恢复,被转送至重症监护室进一步治疗。

  25岁“老烟民”冠状动脉完全堵塞

  “我的眼前一片血红,什么也看不清,只感觉有人在晃动,当时还以为是哪个医生护士把我的眼睛弄红了,还骂了他们。慢慢清醒后觉得很不好意思,想说声对不起!”1天后,胡先生的意识渐渐恢复,入院第5天,他从重症监护室转入心内科普通病房。

  持续胸外按压,反复除颤8次,完全没有留下脑神经后遗症,看到胡先生恢复良好,医生们特别高兴。

  “我孙子已经6岁了,差点就见不到他了。”胡先生感慨,要不是医院心内科、急诊科、重症监护室的专家团队,以及医院保安、门诊导医等热心人的通力配合,他的命或许早就没了。

  无独有偶,就在胡先生好转不久,25岁的江西小伙小王也因为突发胸闷、胸痛,被送进了余杭一院急诊室。术中,医生发现他的冠状动脉前降支完全堵塞,刷新了医院最年轻心梗患者纪录。

  “小王身高1米72,体重170多斤,平时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长期熬夜,很少活动和饮水,虽然才25岁,却是个有着6年烟龄的‘老烟民’。”当天为他急诊手术的心内科主任医师徐建说,如今不少年轻人的健康意识淡薄,熬夜、抽烟、喝酒、过度肥胖等,直接导致心梗发病人群年轻化。

  高危人群出门可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

  最近天气渐冷,入院的胸痛患者也在增加,其中最凶险的就是心梗。

  全国每年都有100 多万不幸者死于急性心梗。相关数据显示,在我国,仅有18.8%的患者在胸痛发作后1小时内就医,有高达64.9%的患者在发病后2小时甚至更晚才到达医院,丧失了挽救心肌的黄金时间。

  余杭一院心内科病区副主任於华敏从医以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急性心肌梗死的发病率逐年增加,“除了遗传因素,它与生活环境、生活习惯、情绪波动都有很大关系。平时劳累、暴饮暴食、过度饮酒、熬夜频繁的人,都要谨防心血管疾病的发生。”

  於华敏建议,高危人群平时出门时可以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等药物,“活动后胸闷、胸痛症状加重时要马上就医。一旦出现心前区持续性压榨样疼痛,要第一时间含服硝酸甘油、速效救心丸,同时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