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方派人到医院看望吴教授施工方派人到医院看望吴教授

  昨天下午1:45,省立同德医院,吴教授的病房来了一名徐姓男子,穿休闲西装,皮肤黝黑。他放下手中的鲜花和水果,紧握吴教授的手,一遍一遍道歉,“让教授您受苦了……”

  徐先生说,他是受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委派,专程前来向吴教授道歉的。他关切地询问了教授的病情,说费用方面,他们都会承担,让教授安心养伤。

  徐先生说,中午1点不到,公司安全员看到都市快报官方微信的报道,马上转发给他,他意识到情况严重,立刻打电话给外包施工单位,让他们赶紧处理人行道上的石材,随后自己骑上电瓶车,买了鲜花水果,急匆匆赶到医院。

  “材料堆那里,我们也挺难的。”徐先生后来说到施工,也有些无奈,“上午10点前早高峰,车流量大,交警不让施工。10点以后,噪音大、投诉多,城管也不让施工。你说我们啥时候施工?”

  “他态度还诚恳的,是老实人……他们也不容易。能第一时间来看望,我很欣慰,这个也得感谢快报的宣传啊。”徐先生走后,吴教授说。

  昨天下午,耳鼻喉科徐医生来查房,说吴教授伤口没什么大碍了,下午继续挂盐水消炎,明天可以安排出院,在家疗养恢复。

  昨天下午3点多,我打通施工方徐先生电话,问他那些石材具体什么时候可以搬走。

  徐先生说,他已经批评了施工团队,但因为下午没有叉车,要明天早上才能处理。

  “我保证,明天上午10点之前,一定处理好!”

  昨天上午9:45,吴先生打进快报85100000热线:文一西路湖畔花园西面人行道上,堆满了建筑石材和石料,只留一条缝让人走,前天晚上我路过滑倒,救护车送到同德医院,我已经做了两次手术,鼻子骨折,嘴唇贯穿性伤,差点成了兔唇,今天还要做一次手术……

  见习记者刘抗核实报道:吴先生69岁,退休前是浙大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学者。

  下午一点,吴教授躺在病床上,刚刚做完鼻梁手术。眼睛、脸颊都还肿着,鼻梁和嘴唇缝针处结着血痂。

  这是第三次手术了,前两次是口腔嘴唇的手术,先是嘴唇外面缝了5针,可嘴里还在出血,进一步检查,原来嘴唇贯穿性破裂,里面缝了5针,外面又缝3针。吴教授指着面部说:“破相咯,都快成兔唇了,我还要给学生讲课的嘞。”

  吴教授住在湖畔花园附近。上周六下午5点多,他去湖畔花园串门。

  小区门口堆了几堆石材,占了大部分人行道,也堵了盲道。留下的行走空间,最窄处离非机动车道不到50厘米,稍胖点的人就很难过。那天白天又下了点雨,吴教授走着走着,脚下一滑,摔下人行道,当时鼻子、嘴巴血流不止,腿也受了伤,路过的好心人赶紧把他扶起来。

  “这些东西真不应该堆放在这里!”周围有人说,“您不是第一个摔倒的了。”

  “这也是血的教训啊,有关部门要及时来处理,希望我是最后一‘摔’。”吴教授说。

  昨天中午,我来到文一西路,在靠近古墩路的人行道上,看到了吴教授说的那些建筑石材。

  石材堆在一家银行门口,银行正做室内装修。大堂经理小陈说,不知道谁把这些东西堆在这里的,至少也有大半个月了。

  要从人行道上通行,只能贴着这堆石料走,台阶外沿棱角又很光滑,稍不留神就容易摔倒。

  湖畔花园小区门口,我也看到好几堆这样的石材。走近看,上面堆积的落叶已经腐烂,还有泡沫盒等垃圾,发出臭味。

  昨天中午12:45,快报官微头条推送了 《浙大退休教授文一西路人行道上鼻子摔骨折,今天上午动手术!他说:这堆东西,要有人管一下!》一文后,引发大量网友的关注和热议。

  @澤文

  教授可以按照侵权责任法起诉施工方赔偿的。

  @Chen。 W

  当初文一路修地下隧道的时候,马路两边也是这个石材,那时候晚上灯太暗,我没看见,也被绊了一下,结果一块肉没了,还去医院打针,总感觉这么放太缺德了,能不能学学别人施工时候的日式管理、德式管理?

  @宁静致远

  这是施工单位不文明操作!教授应该向这个施工单位索赔精神损失费!让他们记住这个教训,也给其它的不文明施工单位提个醒。愿教授早日康复!

  @绿茵小旋风

  最近丰潭路余杭塘路交叉口进行人行道地砖改造铺设工作,很多地方没有警示、指示标志,给过往行人带来很多不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