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13:30,荣华茶园要上演90分钟的折子戏,演出剧目有《打金枝·闯宫》《打金枝·哭诉》《赖婚记》《白蛇传·哭塔》《红楼梦·好紫娟》,王文娟嫡传弟子王艺娟,浙江省优秀小百花奖得主林碧峰等名角都将登台。

  到荣华茶园听戏,不用门票。你也许会问:咦,杭州还有个荣华茶园?在哪?运河广场的南端,沿着衢州街右转进入丽水路,你能看到一个乌瓦青黛的院子,院门口写着“荣华茶园遗址”。

  如果时光倒退到一百多年前,荣华茶园和天仙茶园、阳春茶园曾并称为杭州茶园“三剑客”。那时,这里几乎天天热热闹闹有戏上演、有角登台,车来人往,好不热闹。

  9月19日荣华茶园曾上演《红楼梦·葬花》

  “盖叫天”就是从这里红起来的

  拱宸桥一带自古繁华。一百多年前,水路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货物在这里的码头进口,商人们趁机歇歇脚,人流汇集。

  说起当时的情景,杭州历史学会副会长、浙江工商大学教授仲向平说:“拱宸桥一带是当时杭州有名的戏园子、茶楼子和酱园子。”

  在戏园子中,天仙茶园、阳春茶园和荣华茶园名列前三。

  当时,第一个建成且名声最响的是天仙茶园。京剧大师盖叫天、周信芳都在这里一炮而红。

  盖叫天的演出资料 供图:大来越艺社

  1902年,14岁的“小金豆子”来到天仙茶园演出。当时,京剧界的大腕谭鑫培,被粉丝们称作“谭叫天”。一心想红的“小金豆子”就把艺名改成了“盖叫天”,在天仙茶园的门口挂起牌子。

  第一天,演出《天水关》,“盖叫天”演了老生诸葛亮;第二天,演出《翠屏山》,“盖叫天”演了武生石秀;第三天,演出《断太后》,“盖叫天”演乐老旦李后。三天三部戏,“盖叫天”一时间红得炙手可热。

  同一年,只有7岁的周信芳,以艺名“七龄童”在天仙茶园演出。他饰演《三娘教子》中的娃娃生薛倚哥,因为机灵可掬的稚气,博得满堂彩被人呼之为“神童”。

  仱界大王谭鑫培

  在荣华茶园唱过戏

  荣华茶园在天仙茶园之后,名气比天仙茶园稍逊色,但也不乏大师演出,尤其以上海名班中的京剧艺人居多。

  荣华茶园当年的宣传单 供图:大来越艺社

  1904年,已有“伶界大王”之誉的谭鑫培,乘船从京杭运河入杭时,就曾在荣华茶园演出。

  1908年,“超等名角”海棠红、霜州红在荣华茶园演出了剧目《九龙山》《御果园》《汴梁图》《牧羊卷》。

  一时间,大师们从杭州走红,杭剧、绍剧、小热昏、隔壁戏、越剧等都在杭州飞速发展,运河边汇集了众多名伶。

  仲向平说,大戏园里是“穿着马褂,叼着烟袋子的老板们的天下。特别是名角儿演出,票价更贵。一般普通老百姓消费不起。”

  普通老百姓去哪儿喝茶听戏?茶楼。

  当时的茶楼比茶园小得多,一般是两层的小楼,演不了大戏,演出多为说唱。人们听戏也随意多了,不光喝茶,也会吃饭。

  《儒林外史》里曾这样描写老百姓听戏,“肚子不饱,又走到隔壁一个茶室,吃了一碗茶,买了两个钱处片咀嚼,倒觉得有些滋味。”

  新中国成立前后,改成国益戏园

  1959年后,改叫大众电影院

  后来,战火纷飞,这几个大茶园渐渐没落。新中国成立前后到1952年,荣华茶园改成了国益戏园,继续演出戏曲。

  1952年,杭州第一棉纺织厂、浙江麻纺厂、华丰造纸厂等企业集资,将国益戏园翻新改建成了大众戏园。之后,这里既放电影,也演出戏曲,也从原来的只容纳上百人,变成了可容纳上千人。

  直到1959年之后,改叫大众电影院,只放映电影,不再演出戏曲。

  这是当下杭州

  最正宗的戏园子

  岁月变迁,这三大茶园后来都消失了。

  2005年左右,拱墅区在运河广场的南北各建成了一个戏楼。位于南端的戏楼,几乎算是在荣华茶园遗址上重建,被命名为“荣华茶园遗址”。

  现在的荣华茶园

  严格来说,“荣华茶园遗址”是仿古建筑,极大地还原了当时的茶园韵味。

  比如说,当时的茶园一般容纳100多人,现在的荣华茶园遗址也只有150个座位。又比如,当时的茶园多为白墙黑瓦,有天井、花木和舞台,观众多为露天观看。现在的荣华茶园遗址也是一样的情景。

  走进“荣华茶园遗址”,拾级而上,推开门,北边儿是戏台子,南边是两层的茶楼,中间一层层的台阶上,是一排排的座位,坐在红色的板凳上,就可以看戏了。

  “这是当下杭州最正宗的戏园子,也是最早的戏园子。重新演戏后,可以说是百年好轮回。”仲向平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