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如今已经是嘉兴市海盐刑侦大队大队长的张陆军,还是嘉兴市海盐县西塘派出所,一名从警刚满两年的刑侦民警。

  这么多年来,张陆军早已是战功累累,破获过诸如海盐海滨公园观海园杀人案、方池路故意杀人案等案子,但12年前的这起案子,始终被他牵挂在心。 

  “这是我工作后接触的第一起命案。” 张陆军对当年的办案经过依然记忆犹新,“专案组成立后,整整一年时间都在办这个案子,当时我采集了整个村的指纹。”

  2006年3月18日,海盐县西塘桥镇一座虾塘简易棚中,一名王姓老汉被杀,由于当年技术有限,该案迟迟未破。

  12年来,不仅仅是张陆军对这件案子记挂在心,这起命案积案也已成为海盐公安民警的一块心病。

十二年间,案卷堆满了两个行李箱十二年间,案卷堆满了两个行李箱

  警方接到报案,是在2006年3月18日18时,打来报警电话的,是王某妻子俞大姐。

  据俞大姐回忆,17日晚上的时候,王某去虾棚值班。按照平常的生活习惯,王某18日肯定会回家一趟,然而俞大姐一直等到18日下午5点多,还是没见到丈夫回来。

  于是,俞大姐便去虾棚寻找丈夫。可到了虾棚,眼前的一幕让她措手不及——虾棚门锁着,透过窗户玻璃可以看到,有个人裹着被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边上有血迹。

  俞大姐连忙报了警。

  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始侦查。

  但由于案发现场远离城镇,周边人迹罕至,外围现场面积大,案发现场所留下的物证极少,案件的调查一度陷入僵局。

  警方根据所收集到情报,大致推测犯罪嫌疑人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结伙作案。但西塘桥外来人口众多,警方走访排摸一万余人,案件始终取得突破性进展。

  案卷堆满了一个大纸箱。

  十二年间,侦查工作始终间断,每年出省查询相关案件的线索信息已经成为每个刑侦民警的惯例。

  卷宗越堆越高,渐渐放满了两个大型行李箱。

  但无奈均没有结果。

  十二年来,海盐县公安局也是“历经风雨”。物证室搬迁了四次,两次台风淹水,所幸该案物证都被民警及时抢救出来,未曾遗失和污染。

10个月排摸上万人,终于找到了嫌疑人10个月排摸上万人,终于找到了嫌疑人

  尽管这些物证在当年的技术条件下无法获得有用线索,但十二年后,如今公安系统的信息化建设及科技手段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7年10月,警方利用新科技手段对原有中心现场提取的物证再检验,这起积压了12年的命案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

  嫌疑人可能的落脚点被圈定为安徽、江苏、河南、山东、新疆等地。虽说茫茫人海,寻找嫌疑人犹如大海捞针,但无论他身在何处,警方决意要将他找出来绳之以法。

  当年12月底,“3.18”命案积案成立专案组,随着通过新线索的深入挖掘,警方发现某山东籍男子单某有重大嫌疑,侦查员立即赶赴山东省菏泽市展开调查。

  由于掌握的线索较单一,需要排摸梳理的人员众多,侦查员只能下村入户走访一一了解,慢慢梳理线索。

  整整10个月,侦查员排摸调查人员上万人。每个月都有大量侦查员分赴河南、江苏、山东、安徽等地开展调查工作,足迹踏遍了侦查范围内每个乡村的角落。

  很多时候农户白天家中没人,只能等晚上再去,每次回到住地已是深夜。由于吃不惯馒头等面食,侦查员只能匆匆吃一碗泡面充饥,随后便投入到紧张地梳理线索中,这些梳理出的线索整理成电子数据整整有100多个G。

  办案人员的努力终于有了收获。嫌疑人之一单某终于被警方找到。

  “出发的时候冷到想多穿几件冲锋衣,到最终确认嫌疑人后,已是穿着短袖回来了。”当作为侦查员之一的孙燕兵,第一次踏上调查之路的时候,妻子在电话那头告诉了他怀孕的消息。出差、走访调查,孙燕兵甚至都来不及见证小生命一天天在妻子的孕育下慢慢成长。嫌疑人抓到的那天,恰巧是他妻子临盆之日,“很巧,真的是双喜临门。”

两个想“出去挣大钱”的人,因缺钱起了杀心两个想“出去挣大钱”的人,因缺钱起了杀心

  继单某之后,今年9月初,警方成功锁定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江某。

  9月24日,由张陆军带班的抓捕小组来到江某位于湖北省咸宁市的落脚点。多年过去,江某已经在咸宁市经营起了生意,过着平淡的生活。他不久前刚关了在一家小商品市场的店铺,在市场附近开了一家小超市。

  9月27日中午,民警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一举将正在超市门口洗车的江某抓获。

  而当年的案发经过,也终于明晰了。 

  单某和江某,单某的老家在山东,江某却是安徽人,怎么会凑到一起的?

  原来,单某和江某的父亲,曾经因为打工而认识。2005年,单某在山东老家养鸡失败后,为了躲债,便外出去安徽找江某的父亲。就是在这期间,他认识了江家小儿子江某。 

  2006年春节过后,单某以出去挣大钱为由,邀请江某一起离开。两人漫无目的地出发,途径海盐时,由于手头没钱,便心生歹意,杀人劫财,闯下这泼天大祸。

  犯了案子后,两人仓惶逃离,各自寻找前程。往后的十余年,单某最终回到了山东,江某则开始了居无定所的日子,先后在重庆、河南等地做小买卖。

  本以为事情已过去十多年了,当年所犯的罪行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慢慢被人淡忘,但今年5月,听老乡说,曾有民警来到江某安徽老家取证,“我已经预料到这一天了,你们肯定会找到我的。”

  “人终于抓到了,当年的疑惑也慢慢解开了,这桩心事也算了了。”张陆军说。

  目前,江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海盐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