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查出甲状腺癌,台州的赵女士(化名)原本觉得自己倒霉无比,但手术好出院时听了同样患此病的表弟一番疑问后,她竟顿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个多星期前,赵女士参加单位里一年一度的体检,因为平时比较注重保健,她以为自己可以像往年一样顺利过关,不料被卡在了甲状腺B超上。医生发现了一个5毫米的结节,并且从形态上看起来不太乐观,建议她尽快做穿刺活检确定良恶性。

  赵女士一听慌了神,找到当地的一位医生朋友咨询,考量再三还是觉得跑一趟杭州的大医院比较保险,恰好这位医生朋友认识中国教育协会介入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浙江省中医院超声医学科主任陈芬,电话联系后定好第二天就来省中再看看。

  从台州到杭州,路上得花费数个小时的时间,当疲惫又着急的赵女士找到B超室时,陈主任看完她的B超检查结果也认为有必要做穿刺活检,便当即安排她住进日间病房,做一系列术前的常规检查。

  临近中午,相关检查结果都没问题,陈主任为赵女士做了在超声引导下的细针穿刺并送病理科做加急病理检测。半小时后,虽正式的病理报告未出但病理科的电话已先到,确定赵女士所患的是甲状腺乳头状癌,所幸还在早期。

  看着六神无主的赵女士,陈主任已顾不上中午休息,一边安慰一边帮她分析病情,并给出做射频消融手术的治疗方案。赵女士与家人商量后很快做了决定,手术时间就安排在当天下午。

  对甲状腺部位进行局麻后,还是在超声的引导下,陈主任将一根直径1.2毫米的针扎进肿瘤的中心,然后通过这根针向周围发射射频波,目的是将肿瘤细胞烫死,仅30秒时间,便将针拔出,结束手术。后续只需等待身体将死了肿瘤细胞慢慢吸收即可。

  随后,赵女士被送回日间病房,休息了两个小时后没有感觉不适,陈主任就让她出院回家了,等一个月后复查个甲状腺功能就好。

  “医生,你确定就这么简单把甲状腺癌给治好了吗?之后也不用吃药?”这时,一直在旁默默陪护的年轻男子发话了,满肚子的疑惑已堆到了脸上。

  他是赵女士的表弟,一位年轻有为的博士,就在两个多月前,他也查出甲状腺癌,同样是早期,他治疗期间在医院前后住了一个星期,手术切除了整个甲状腺,余生都得靠吃药来替代甲状腺功能,并且还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显眼的疤痕。

  陈主任大致了解了这位博士表弟的病情,然后分析道,甲状腺癌的超声介入治疗出现才两三年时间,临床医生在运用时都会特别谨慎,必须严格符合三个条件才行。一是在早中期,没有淋巴结转移;二是大小在5毫米以下;三是位置在腺体的中央区域。博士表弟前两个条件都符合,只是肿瘤的位置稍稍长偏了一点,为了保证治疗效果,尽量避免复发,确实选择传统手术治疗更为保险。

  听完,赵女士竟噗嗤笑了,拍着博士表弟的肩开玩笑说:“看来我还是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