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大早,宁波的作家、诗人们刚刚在殡仪馆送别了王毅,又赶往宁波颐乐园吊唁余昭昭(笔名“江南梅”),两天内接连走了两位好作家,这让宁波文坛倍感伤痛。

王毅王毅

  王毅,1944年出生于浙江平湖,1980年12月调到宁波工作,从1984年起在《文学港》杂志社担任编辑部主任,培养、扶持了一大批宁波作家。

  作为作家,他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其中中篇小说《黑冰》荣获《当代》文学奖,长篇报告文学《跨越——杭州湾跨海大桥纪实》、《特殊使命》《小巷总理》获全国新闻出版署原创作品奖、浙江首五个一工程奖、浙江树人奖等奖项,为宁波的文学事业贡献了不可或缺的力量。

  王毅和他的夫人夏真,是宁波著名的作家伉俪,他们的大儿子王路也是位作家,主要写儿童文学。王毅注重锻炼善于养生,之前身体一直蛮好,他的离去让他的朋友和读者们觉得很突然。

  王路告诉记者:

  爸爸确实走得很突然。国庆节的时候,在香港工作的弟弟回宁波老家,我们和弟弟两家人一起陪着爸妈到东钱湖游玩,爸爸还兴致勃勃地搭起野营帐蓬,和孙子、孙女玩得很开心。10月7日,他还开车来我家,还劝我要少吃油腻之物,注意保养身体。

  10月14日,王路登北山步道锻炼时,通过安装在父母家的远程监控,看到父亲王毅歪在沙发上,没精打采的样子。王路就打电话问妈妈,听到父亲发烧已有一星期了,因为是低烧,不肯去医院,王路怪父亲耍小孩子脾气,嘱他立刻去医院。

  医生检查说,因为长期低烧,父亲有些肺炎。那时,父亲还如同孩子般地笑笑,说没事,打枚针就好了。但此后三天,我天天陪父亲到医院打针,病情却始终不见好转。医院方面于是给父亲做了深度CT,报告出来如晴天霹雳——父亲的体内遍布肿瘤!他的胃、肝有数十个肿瘤,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医生高度怀疑是胰腺癌!

  王路说,母亲当场就忍不住哭了,“聪明的父亲很快从母亲的神色中发现了异样,他很平静地说,一定要告诉他真相。”

  王毅知道自己的病情后,要求回家看看。在家里,王毅冷静地交待了后事,还安慰妻子。

  “我本是农家孩子,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浙江大学(原杭州大学),与你相识相爱,结为夫妻,又生下了两个孩子,在文学道路上一起携手前进,写了许多凝聚着自己心血的作品,结识了那样多的真心朋友,所以,此生无憾。”

  王毅的病情急剧恶化,在宁波市第二医院住院期间,小儿子王乔找到了一种利用免疫细胞治疗癌症的方式,一度给全家带来很大希望,“因为今年两个获诺贝尔医学奖的日美科学家,研究的就是同类的技术。”王路说。

  通过抽血化验,王路的血最适合制作免疫细胞抗体,兄弟俩于是赶到上海,抽血制药。从上海回到宁波,王路兴奋地告诉爸爸,救命药开始制作了,希望爸爸再坚持13天!“爸爸那时还轻声地告诉我,他会坚持下去的,他还自己坐了起来,我扶着他的胳膊时,能感受到他的肌肉是那样健康、结实。”

  但没想到的是,几个小时后王毅的病情突然恶化,神志越来越不清,一开始还能说几句话,后来连面对家人的呼唤也没有反应了,“只有握在我手里的手,偶尔还会动一下。我眼睁睁看着爸爸的心跳从120多下一直下降到34……”王路悲伤地说。

  王毅于10月24日19点15分辞世。他走得很快,生胰腺癌本是种极痛苦的病,它会给病人带来剧痛,但王毅没有痛,事后医生说,他的发病部位在胰腺尾部,此处不会引发剧痛。

  在妻子、儿子和儿媳们的陪护下,王毅走得很安详。

  很多亲朋好友从各地赶来看望他,他是在人们的爱之中离去的,没有受苦。父亲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但凡和他交往的,不论同事还是朋友,总是口口声声说‘王老师是个好人’。今早的送别会上,来了那么多人,也可见父亲为人之善良和忠厚。

  余昭昭

  余昭昭,这个名字可能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对于“江南梅”,很多人知道她是宁波的一位作家、诗人,“江南梅”是余昭昭的笔名,新浪等网站曾多次为她举办个人作品朗诵会。今天凌晨,这位被网友们誉为“新古典主义”诗人的年仅55岁的宁波女作家,因宫颈癌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宁波另一位女作家天涯是江南梅的好友,两人情如姐妹。天涯告诉记者:宁波另一位女作家天涯是江南梅的好友,两人情如姐妹。天涯告诉记者:

  当年我生病的时候,梅姐来看过我。她为人非常正直、善良,对朋友很仗义。她生病后,我也去看她。就这样,我们成了朋友。她生病后,一直把我当成榜样,因为我抗癌已有10年了。记得我有一次去看她,在病床前,她一直握着我的手,说看到我她就看到了希望、有了力量。

  据了解,江南梅生病后进行了积极的治疗,“她不是一个肯轻易认输的人,尽管她看上去很瘦,仿佛一阵风就会把她吹倒,其实她骨子里很强硬的。”

  天涯说,最后一次去医院看她是在今年7月份,“我希望能传递能量给她,也希望着会有奇迹发生。她知道我喜欢花,说新昌一个朋友种了很多花,要带我去看花。我就鼓励她好好治疗,我们约好了明年春天等她身体好一些,就一起去看花。”

  平时,天涯一直关注着江南梅的微信朋友圈,每次看到她朋友圈有更新,天涯就放心了,因为这在宣告一种平安。“今天早上,我莫名其妙地凌晨3点多钟就醒了,然后早上4点13分就收到了江南梅的微信消息,应该是她儿子发的,说是灵堂设在宁波颐乐园等,我惊呆了,因为今天早上我准备去送王毅老师的。一下子走了两位,心里很不好受。”

  生病两年多来,江南梅一直在顽强地与病魔作斗争,“据她儿子说,一直到昨天晚上,她都没有说过一句有关自己后事的话。她是多么地渴望活着啊!也许离去是一种解脱。生病是很痛苦的。愿天堂里的她不会再有病痛!”

江南梅的诗作▲江南梅的诗作▲

  除了写诗作文,江南梅还曾经是《现代金报》情感版编辑。曾经的金报同事回忆说,2003年《现代金报》创刊的时候,她就是《现代金报》情感版版主,也是情感版创建人员,有一批忠实的读者和粉丝。

  除了倾听和撰写读者朋友的情感困惑,她会在文末写一段‘编辑发言’,有剖析,有引导,有时候甚至很犀利地亮出自己的观点。她像导师一样,给世俗男女间的情感困惑以建议、指导等,让人获益匪浅。

  江南梅病逝的消息传出后,很多人纷纷发朋友圈悼念。宁波作家徐海蛟贴出了江南梅的诗作,说:

  重读这些深情款款的诗行,

  但斯人已逝,

  愿她此后再无病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