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西侧的康熙像桥西侧的康熙像

  这两天,江涨桥下很热闹。一艘船停泊在桥西侧,几名工人们在桥底下忙碌着……你如果走到岸边,就能看到工人们正在敲敲打打往西侧的桥底面上安装牌匾。

  牌匾上写着什么?从北往南分别是“康熙二十三年(1684)”“康熙二十八年(1689)”“康熙三十八年(1699)”“康熙四十三年(1704)”“康熙四十四年(1705)”“康熙四十六年(1707)”,康熙皇帝六次下江南的时间。

  江涨桥共有12根桥梁,六块牌匾位于中间的六根桥梁上,与侧立面的康熙皇帝的半身像以及他的一首五言律诗,共同组成了完整的“康熙六下江南”立体景观。

  9月份一场小事故 让康熙皇帝“很受伤”

  说起来,江涨桥下的这组浮雕2008年国庆节亮相了。

  但今年9月发生了一起“小事故”。9月19日,两艘行驶于运河上的货船相撞,导致西侧桥下T梁结构被船体刮擦,“康熙六下江南”立体景观也因此受损。

  “桥西侧面受到了一点小刮擦,不算严重。但桥西侧底面浮雕六块年份牌匾受损,其中有3块直接被撞入运河,另3块也有破损。”江涨桥的养护单位,西湖市政桥隧部的负责人说。

  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要检查桥有没受损,“江涨桥是钢筋混凝土结构,最怕钢筋受到撞击后变形,以及混凝土碳化。”好在,经过“全身体检”后,江涨桥的检测结果全部良好,不影响安全运行。

  不过,浮雕受损后,不管是远观,还是坐船行驶到桥底,桥的“文化”变得残缺不全,就不美了。

  所以,原样修复立体景观牌成了最重要的事。

  “每牌子长5米、宽45厘米,是紫铜材料,我们肯定要原样恢复的。” 西湖市政桥隧部的负责人说,原样修复可不简单,“把当年规划的图纸都找出来了,一一对比。”

  原样修复,可不单单指尺寸和材质。仔细看牌匾,上面的云纹、清漆,都有讲究,是一个靠纯手工艺才能完成的活儿。找遍整个大杭州,能做这件事的不超过6家。最后,由富阳的一家公司,派出了3位师傅,花了一个多星期才修复完成。

  现在,如果你坐船穿过江涨桥,又能看到这6块浮雕,以及康熙皇帝的半身像,和他的那五言律诗:“越境湖山秀,文风天地成。南临控禹穴,西枕俯蓬瀛。容与双峰近,徘徊数句盈。民心多爱戴,少慰始终情。”

  乾隆皇帝与康熙皇帝隔河相望

  运河边的桥文化还有很多

  江涨桥下,可不只“康熙六下江南”立体景观。在桥的东侧,是乾隆皇帝的半身像以及《南巡宝典》和他六次下江南的六块牌匾。

  没错,康熙和乾隆这爷孙俩,都曾六下江南,并在江涨桥附近登陆杭州。如今,他们在江涨桥的两侧,隔着河水相望。

  行人不管是徒步运河,还是乘坐水上巴士游览,远远看到两座金光闪闪的皇帝像,就知道到了江涨桥。

  江涨桥,东起大兜路,西至湖墅北路及信义坊。东北侧是大兜路历史街区及香积寺,东南侧是始建于清光绪六年的富义仓遗址,西南侧是乾隆舫,西北侧是信义坊水上巴士码头。

  和江涨桥一样,杭州主城区还有11座桥梁也“藏”着不同的文化故事。

  比如登云桥,十六根圆柱上绘制了云鹤纹样,人行道立壁西侧展现了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东侧画的是武则天下令开凿东苕溪。

  大关桥,则是围绕南宋杭州城九兄弟在金兵侵城的危急关头,率领五百民众自发抗金,阻挡金兵进城的传说故事。

  德胜路运河桥西侧桥墩的主题人物是马可·波罗;东侧桥墩展示的是唐、五代、北宋三个朝代,宋璟、崔彦、钱镠、苏轼等对运河作出杰出贡献的人物和他们的功绩。

  潮王桥表现的是杭州段运河南宋时的鼎盛景况。

  城东桥的北侧浮雕内容是“东坡治水”,南侧浮雕是“丝绸、航运文化共孕天城——杭州”。

  下次,漫步河边,你可以留心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