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上午,历经6年前期准备和9年建设,由中国制造、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参与建设,被誉为“超级工程”的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运营。

  港珠澳大桥是世界建筑史上里程最长、投资最多、施工难度最大、也是最长的跨海大桥,堪称交通工程界“珠穆朗玛峰”。在大桥的建设过程中,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创造了400多项新专利、7项世界之最,被英国卫报评为“新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而这项世界奇迹的创造者之一,就是新昌籍路桥工程师——回山镇回山村的杨东来。昨日,远在广东的杨东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他参与港珠澳大桥建设的亲身经历。

  挑战使用寿命的极限

  杨东来今年54岁,1982年从回山二中毕业后,考入西安公路学院(现为长安大学),现任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在港珠澳大桥桥梁建设中,他担任桥梁工程CB07标项目经理。

  在蔚蓝深邃的伶仃洋上,一副雄伟壮阔的港珠澳大桥“水墨长卷”铺就而成。作为一项世界级国家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全长55公里,其中桥面铺装面积达70万平方米,而其中的40万平方米就是由杨东来带领的团队承担的。

  杨东来介绍说,他们是2014年5月接受港珠澳大桥建设任务的。当时,他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港珠澳大桥桥面的沥青混凝土要达到15年的设计使用寿命。在此之前,钢桥面铺装沥青混凝土寿命最长的是虎门大桥,到现在只有8年时间。15年,这是否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承诺?杨东来表示:“这个15年的寿命不是只放在口头上的。要真正达到15年,每一个环节必须达到良好的性能状态,否则的话,15年寿命只是一句空话。”

  然而,面对如此超大体量的工程,再加上广东高温多雨湿度大的气候特点,要达到设计使用寿命15年的极限目标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为了实现原材料的最佳配比,在正式施工前,杨东来带领技术团队在珠海口岸人工岛的试验室里进行了为期一年半的试验。“从开始做前期施工准备,到桥面摊铺,我们用了一百多吨沥青,制作出了一千多吨混合料,总共做了240米的试验路段。有了这个基础,到真正施工的时候,它的质量和使用寿命我们是心中有数的。”

  做一个专注的“匠人”

  港珠澳大桥的铺装工程能否成功,直接影响着工程的成败,而铺装的成功取决于其技术方案的抉择。过去20多年来,国内桥梁铺装施工引进国外先进铺装技术,但无论是浇注式沥青混凝土还是双层环氧沥青混凝土铺装技术,在国内应用中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缺陷。针对港珠澳大桥浇注式沥青混凝土的设计方案及项目特点要求,杨东来团队经过无数次的试验研究,首次在国内提出了“GMA浇注式沥青”新工艺。“如果完全按照英国的铺装工艺,港珠澳大桥那么长的桥面施工,需要花两年时间。现在我们只要一年,确切地说,有效的施工期只需153天。”

  杨东来经常对同事说,参与港珠澳大桥的建设是一生难得的经历,因此要把它当成艺术品一样来雕琢。“港珠澳大桥是连接两岸三地的重要纽带,回首CB07标广东长大桥面铺装团队在钢桥面铺装中的历程,我倍感珍惜。”杨东来说,全新的GMA技术从无到有、从会到精,历时两年多的研究及准备,无不体现出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为大桥专门建设的中山集料工厂,开创了钢桥面集料工厂化生产的技术先河;首次引进车载式抛丸机,研发MMA 全幅自动洒布系统、湖沥青融化混合设备、边带摊铺机等多项配套机械设备,并形成了GMA 铺装成套施工技术。从材料、设备、施工、质量各方面来看,项目的质量堪称世界一流!

  “从目前来看,我们的材料加工控制完全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施工过程中,所有的质量非常均匀一致,这是港珠澳大桥施工最大的难点,但是我们做到了。”杨东来自豪地说,“我们充分展示出强大的团队力量和创新精神,严把质量关,确保世纪大桥的工程品质,树立了钢桥面铺装的新标杆及‘港珠澳大桥标准’,对此我非常满意。”

  公路人一直在路上

  在过去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杨东来和他的团队经历了多少失败,克服了多少困难,最终坚持下来,攻克难关。杨东来说,港珠澳大桥耗费了他大量精力。但实际上,他们公司参与建设的大桥绝不仅限于此,从洛溪大桥到杭州湾大桥,从港珠澳大桥到正在建设中的虎门二桥,每一座桥都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十年多来,在每一个新的桥面铺装工程中,杨东来从没有采用相同的工艺去施工新的工程,每一次都追求“最佳”。杨东来说,每一次施工完成后,他们都会对施工工艺做一个总结,然后在下一个项目中加以改进。“我们的钢桥面铺装工艺不会照搬照抄上一个项目,每一次都在改进,所以也是一个持续提高的过程。”

  杨东来告诉记者,他已经在路桥建设的岗位上奋战了20多年,每天忙碌奔波于工地生产一线,工程最重要的现场总有他的身影。他的网名叫“专注”,他坚信,只有用专注执着的精神,才能把每一个细节做到最好。作为广东长大的副总工程师,杨东来带领团队参与港珠澳大桥桥面铺装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研究成果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和交通部的高度评价。

  在同事眼中,杨东来的脚就像水平仪一样,即使相差一厘米甚至几毫米,他踩上去都能感觉到。张顺先博士是杨东来团队成员之一,在他的印象中,杨东来就像一个老中医,懂得望闻问切,刚铺的路面哪里有问题,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每次到项目现场,他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们去走、去看,发现一个不太满意的地方,他就把我们叫过去,当面讲解这个地方应该怎样,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张顺先说,“他是把工程项目当作艺术品在制作。”

  平时,杨东来很少穿西装。他说,作为一个公路人,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没有路的地方我们去建设,当这个路开通以后我们又到下一个工地去了,这是我们行业的特点。假如坐在办公室,我们的作用就没有了,所以我这一辈子好像注定了是为公路建设而生的。”港珠澳大桥刚刚通车,而他们的团队已在广东虎门二桥工地上开始了新的征程。

  今年3月31日,杨东来在回新昌参加回山乡贤参事会活动时,向家乡父老介绍了港珠澳大桥建设情况。杨东来说,港珠澳大桥的开通必将为大湾区发展助力,为“一带一路”建设做出更大贡献。他表示,“修路架桥,不负初心”,作为一名回山乡贤,他愿意加倍努力,一如既往地尽力做好本职工作,为家乡人民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