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10月25日)中午,在丽水庆元的一间民房里,一名年过半百的女子用勺子一口一口地喂着一个瘫痪在床的老奶奶。

  母女?婆媳?

  女子蒋增美,54岁。老奶奶吴珠鹤,89岁。她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34年前,因为租房,她们成了邻居,共同取暖。20年前,吴奶奶因为房东卖房被迫到处借宿。

  蒋增美对孤独无依的吴奶奶说:“如果我有能力盖房子,一定免费给你一间住。”18年前,蒋增美盖起了4层民房,将第一层楼带院子的一间无偿给吴老太居住,并伺候吴奶奶至今。

  “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我会一直赡养她病为她养老送终。”蒋增美说。

  18年的陪护照料,她不敢出远门

  蒋增美的家在庆元县城,是一幢临街的四层小楼。

  一楼临街的一边租给了商户,另一边带后院的屋子则是吴奶奶独自居住,蒋增美和家人住楼上。

  如今,吴奶奶已经瘫痪在床,意识模糊,生活无法自理,房间的电视24小时开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反正电视永远都开着,一关她就会叫。”

  每天早晨7点,蒋增美到街上为老人买小笼包,还顺带买两包香烟。“她抽了一辈子的烟,每天要抽两包雷打不动,不给她抽她要叫的,戒过多次都没戒掉。”

  蒋增美给吴老太洗完脸,撕开小笼包一口一口地喂老人。老人“哇啦哇啦”地和蒋增美聊着,蒋增美只能猜测着老人的意思比划着聊天,其他人则完全不懂老人在讲些什么。

  吃完早餐后,吴奶奶点燃一支烟,眯着眼睛斜靠在床上。蒋增美则在庭院里洗床单。老人大小便无法完全自理,常常会渗过尿不湿弄脏床单。“几乎每天洗每天换,不然会得褥疮的。”

  除了照顾吴奶奶之外,蒋增美还要为家人洗衣做饭。老人在不舒服时会发出叫喊,蒋增美就会赶过来比划着和她聊天。吴奶奶情绪稍稍稳定,蒋增美就接着去忙家务。

  老人的午餐和晚餐是煮得几乎成糊状的半流质面条,都需要蒋增美一勺子一勺子地喂。“这几年,吴阿姨因为肠胃不好,中晚餐只能吃糊状食品,我这样喂也持续几年了。”

  “我不敢随便出远门走亲戚,我离开久了她就没人照顾了。“蒋增美说。

  这样的场景,18年了。

  面对孤独无依的老邻居,她说有房了就给你一间住

  蒋增美是台州仙居人。15岁那年父亲病逝,她随母亲迁居庆元。

  成年后的蒋增美嫁在了庆元,有了一儿一女。

  娘家穷,夫家也不富裕,一家四口一直无房居住,只能租农民房。

  1984年,蒋增美再次租房时和同样租房的吴珠鹤成了邻居,当时蒋增美刚刚20岁,年近花甲的吴珠鹤当时就已经独居,靠政府的养老金过日子。

  蒋增美在工地挑沙子,丈夫在工地做油漆工,一儿一女常常得到吴珠鹤的照应。吴奶奶头疼脑热时,蒋增美也会去照料。

  互相帮衬之间,这对租客邻居成了忘年交。

  吴珠鹤极少向蒋增美提及家庭情况,蒋增美只知道吴珠鹤做过童养媳,离过婚,有过儿子但不幸夭折。

  1998年年初,吴珠鹤的房东卖房,吴珠鹤无奈迁出,在蒋增美的出租屋寄居几天后,在附近又找到了出租房。

  1998年年中,吴珠鹤的新房东又要卖房,吴珠鹤再次被迫迁出,不得不再次租房。

  看着一个古稀独居老人居无定所不断租房,这让蒋增美心酸。“吴阿姨,我将来如果造新房了,我一定免费给你一间住。”

  事实上,蒋增美当时已经有了造房子的底气。这些年,她和丈夫已经勤劳致富有资金自建房了。“吴奶奶当时以为我随口说说的。”

  2000年,蒋增美家的四层小楼建成。她马上去把吴奶奶请来住了。

  “蒋增美真比亲女儿还亲,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认真。”这些年里,吴奶奶对人讲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坚持到底,她承诺为老太养老送终

  蒋增美赡养无血缘关系老人的事迹在庆元当地获得了极好的口碑。蒋增美也因此多次荣获“浙江好人”,“浙江孝贤”等光荣称号。 

  “我不在乎这些称号,但我很开心被政府认可,赡养吴阿姨我心甘情愿,但还是怕有人说我占老人的养老金或者遗产之类的事,政府经过调查后给我这些荣誉称号,我心里就安定多了。”蒋增美说。

  “事实上,吴珠鹤老人养老金不多,只够基本生活,一旦要生病住院请人料理就不够了,这些年来蒋增美一直是在爱心付出。”庆元县文明办相关工作人员如是说。

  这些年,蒋增美一直在为吴奶奶寻亲。“目前,只知道她在龙泉有一个远房亲戚,联系上了,但一直没来。”

  蒋增美已经做好了为吴奶奶养老送终的准备。“既然答应过照顾她了就应该做下去,做好事就做到底,这是我的性格,也可能是我和吴阿姨的缘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