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杭州陈女士来电:我父母去世留下36平方米房子,子女一共5个,其中一个去世20多年,由儿子继承了。现在孩子想放弃继承,把房子留给其他4个子女分,去问公证处,说要其中一个人买下。我们兄妹最小的都60多岁,难道还没有房子啊?一定要其中一人买下,还必须名下没有房子,真是搞不明白。

  陈女士今年63岁,杭州人,在家排名老四。母亲房子在望江门,胡雪岩故居旁。36平米,目前房价在每平米4万元左右。

  陈女士说,父母共有5个子女,一个儿子,四个女儿。儿子是老大,今年也70多岁了。最小的妹妹如果还在世的话,也有60岁了。说起整个家庭,陈阿姨用了“坎坷”二字形容。

  1954年,陈阿姨父亲当时是药厂的工人,母亲在某文件夹厂工作,父母俩在江城路买了一套店面房,楼上楼下80多平米,承载着7口之家的岁月。日子虽不富裕,可紧巴巴的总还过得去,直到女儿们逐渐长大,到了要嫁人的时候,就像飘絮的蒲公英,分布杭城的东南西北,落到了拱宸桥、火车东站、南星桥。只留下儿子和父母一起住,儿子住楼上,父母住楼下。

  上世纪80年代,父亲68岁,被查出淋巴癌,离开了子女和妻子。90年代末,癌症又找上了最小的女儿,体检时查出了乳腺癌。

  “说起妹妹我真的是痛心啦,她人长得很漂亮咧,而且又有才。当年考大学才差了几分,后来去了父亲药厂,在实验室里。当时她才40岁啊。去世之后几年里,每次想起我的妹妹,真的都要流眼泪啊。”

  3年时间,不停地化疗,吃药,却只能暂时抵挡死神前进的步伐。2000年10月3日,亲人眼中最有才最出息的五妹,永远离开了,留下15岁儿子和丈夫。

  82岁的母亲无法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现实,突发脑溢血,什么也没交代,12天后也撒手人寰。而这时离江城路老房子拆迁,母亲分到36平米的新房子才10个月。

  陈阿姨说,妹夫后来再婚,母亲36平米房子遗产中的份额,给了妹妹的儿子,孩子后来跟父亲一起生活。

  这两年,陈阿姨和外甥联系,知道他去美国留学,读了5年书,今年回国在浙大教书,大家都为五妹的儿子这么出息感到高兴。

  “三个星期前吧,我外甥说要放弃掉外婆房子那一份额,要不然买不了房子了(杭州市限购政策,没有结婚的杭州人名下只能有一套房子)。我估计可能是有女朋友了,要买房子了。我外甥都32岁了,还没结婚。因为分到了外婆的7平米,他就不能再买房子了,我们想,能不能快点帮他弄弄好。”陈阿姨说。

  对陈女士所说的情况,我先联系上了杭州市国立公证处。

  工作人员说,公证机构在办理赠与公证时是不可能出现要求一个子女买下的情况的。如果是赠与的话,房产证上的五个人,以及四个子女的配偶也要同时到公证处,带上身份证、户口本、房产三证、结婚证、协议草本、继承公证书,做一个赠与合同公证。由于是住宅,赠与费用是45元每平米,赠与的7平米,需要付300多元赠与费用。

  记者随后拨通杭州市不动产登记咨询热线,求证是不是一定要其中一个人买下来。工作人员说,共有产权要除掉外甥的名字,可以通过把拥有的份额交易或者赠与其他人。如果交易,其他人是共有人(就是房本上任何一个人的名下)的,不在限购范围内;如果不是,那“买家”必须要具备在杭州购房的资格。

  如果是赠与,需要所有产权人到办事大厅,带上赠与公证书、身份证、户口本、房产三证、结婚证,正常情况下,受理后一小时办结领证。

  不想办理赠与公证书的,也可以选择直接在受理窗口签订赠与合同,但是整个过程时间会长一些,需要在报纸上公告15个工作日,公告期不计入办结时间。热线工作人员还很贴心地提醒,因为不清楚受赠方的具体情况,如有疑问的,也可以拨打热线继续了解。

  至于赠与的税费这一块,杭州市税务局工作人员说,由于外甥和阿姨们不是直系亲属,需要证明是亲戚关系,受赠方交契税、印花税、个人所得税。契税按照市场价3%,印花税0.05%,个人所得税20%(如果是直系亲属可以免交),都是以7平米价格来算。

  而外甥这边,需要交两个税,分别是:增值税及附加税费、印花税,由于不是自建住宅,并且已满两年,前两个税都可以免去,印花税需要交0.05%,还是以7平米来算。

  陈阿姨说,现在已经和房管局联系过了,周四五个人准备去办。到时候房子办好后,准备等房价稍高一些卖掉,四个子女平分,也会适当补贴一点给外甥。

  见习记者 朱家豪 编辑 朱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