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布厚厚地包裹着整个右手臂,小胡躺在杭州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里,房间里只剩下呼吸机“滴答滴答”的声音。

  疼。

  早知道这样,他是万万不会为了多挣些钱,趁着晚上的时间去兼职当外卖小哥。

18岁的他,第一次当骑手,终止在第四单的送餐路上。18岁的他,第一次当骑手,终止在第四单的送餐路上。

  小胡是安徽人,念完高中就出来打工了,一直在富阳帮忙送货。收入有限,想着时间还充裕,他就想兼职做些什么。

  眼下当外卖骑车,门槛低,收入高,小胡觉得可以。

  10月21日晚上,他的跑单生涯起步。因为还不太熟悉,跑单的速度并不快。送到第四单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黑漆漆的夜,一个十字路口,小胡骑着电动车准备直行,一辆大型工程车右拐。

  两个车撞在了一起。

  小胡倒地,右手臂和右眼都失去了知觉。

  10月22日凌晨零点40分左右,小胡第一时间被送往了杭州市中医院。“血肉模糊”,这是所有医护人员对他的第一印象。

  “神志清楚,胸腹部都没有明显伤,主要是右上肢和头部都血淋淋的,尤其是腋下和手腕处,有两个很大的口子,整个右手臂骨肉分离,像是被拧过一样。”骨伤科主任医师胡庆丰回忆,小胡最严重的伤还是手臂,完全脱套。什么概念?就是皮肤、肌肉、神经都分开了,好多地方已经发黑坏死,运动、神经等功能都严重受损。

  小胡还那么年轻,得争分夺秒帮他保住手臂。

  凌晨3点,小胡被推进手术室,手术一直做到下午2点。

  “手术挺成功的。在保证肢体的基础上,尚有活力的组织再长,右手臂恢复应该没有太多问题。但是想要像以前那么灵活,那是不可能的,有些功能的丧失不可逆。”胡庆丰说,小胡还要抵抗术后的感染。

  小胡的意外让胡庆丰感慨颇多。他说,今年上半年,他碰上的患者中有四五个都是外卖小哥。

  “真的很矛盾。一方面,他们用自己的付出换来报酬,辛苦工作值得尊敬。另一方面,送外卖因为赶时间,很多人骑车的速度快、急,受伤的风险也变高了。站在医生的角度,还是希望小哥们多注意安全,控制速度。”胡庆丰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