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公益的陆连国。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热心公益的陆连国。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陆连国在李惠利东部医院帮助患者就医。陆连国在李惠利东部医院帮助患者就医。

  经常去宁波火车站和李惠利东部医院的人,都会看到一位打扮得干净利索、举止儒雅的老先生,给有需要的人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与别人不同的是,这位老先生不但普通话说得好,宁波话也听得懂,外语说得也不错。“这会不会是哪所大学的退休教授?”时常有人好奇地发出这样的疑问。

  这位老先生叫陆连国,已过花甲之年,是美籍华人,如今是一名专业志愿者,每周有4天在为别人提供帮助。

  出生在美国

  陆连国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时常面带微笑、举止温文尔雅,言谈不疾不徐、有条不紊,显示出经历过大世面的人才有的包容和谦和。他说“陆连国”这个名字是他到国内后,根据母亲给他起的小名“阿国”演变过来的。“连国,就是无论走到哪里都要连着祖国的意思。”

  陆连国英文名字叫Michael Lu,出生于美国华侨富商家庭,其父陆聚芳生于清朝末年,祖籍鄞县(现鄞州区)。20世纪40年代,陆聚芳先生拖家带口经香港移民至美国,开始了在美国的艰苦创业史。由于时代的原因,陆聚芳先生没有机会回国投资,但他念念不忘乡情,不仅在美国参加当地的“宁波同乡会”活动,而且还在香港开办公司,离家乡近一点以慰思乡之苦。

  陆连国在美国出生,他说:“父亲没有留下丰厚家产给我们,但教会了我们做人做事,教会了我们经商之道。”

  陆连国在夏威夷大学毕业不久,就被一家企业聘请为总经理,开启了人生第一段拼搏的历程,但不到一年他就辞了职。

  30岁左右,陆连国只身离开美国,漂洋过海去尼日利亚闯荡天下。他精明能干,善于经营,有胆有识,接连创办了“欧阳旅行包有限公司”“依凯佳拖鞋厂”“尼日利亚国际钢铁公司”,进军多个领域。

  陆连国说,他身上有宁波人坚韧不拔的性格。经过多年的打拼,他终于在海外事业有成。他曾兼任美国多个华商协会和浙江及宁波同乡会会长和副会长,1998年荣获夏威夷州州长颁发的“杰出华人社团领袖奖”,2000年入选英国皇家名人评委会评选的“世界名人录”,2004年由宁波海外联谊会选入“世界宁波帮名人录”。

  回宁波办企业

  陆连国告诉记者,他从小就知道他的老家在宁波,曾趁到国内公干的机会到过宁波,为宁波的发展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所震撼,特别是知道梁祝传说就发生在鄞州时,更令他自豪不已。2004年至2009年,他依托“美国内华达苏浙沪同乡会”和“拉斯维加斯华商协会”两个平台,多次组织外商参加浙江省投资贸易洽谈会,并赴多个省份进行投资考察,促成多个合作项目达成投资意向,在“以侨引侨”“以侨引资”方面发挥了较大的作用,并受到时任宁波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接见。

  “2006美国-中国浙江周”在纽约举行时,陆连国出席了由全美江浙沪及部分福建籍侨团联合举行的欢迎浙江省政府代表团的欢迎仪式。也是从那一刻起,他坚定了到宁波投资的决心。

  2007年,在宁波考察期间,经宁波市侨办牵线,陆连国与宁波工程学院达成国际院校合作项目,并受聘担任宁高出国服务中心总经理,为宁波学子出国留学提供从高中、预科、本科、研究生等一系列完备的留学项目的服务,客观、全面、真实地向留学意向者提供出国留学相关信息,耐心、细致、周到地提供具有专业水准的留学咨询和签证指导,帮助许多宁波学子圆了留学梦。

  陆连国还经常接受在甬高校的邀请,在宁波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浙江万里学院、宁波工程学院等高校发表演讲,就海外留学及就业等一系列问题作专题报告,深受大学生的欢迎,取得了非常好的社会效应。

  此外,在浙江和宁波,陆连国还兴办了其他实业。

  热心公益做义工

  2012年,陆连国把企业全部交给儿子打理,自己到宁波定居,专门做起了义工。

  忙碌了大半生,一下子空了下来,陆连国说当时还真有些不适应。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成了一名志愿者,从此乐此不疲,一直坚持了下来。

  陆连国说,现在他每周有两天在蓝精灵志愿服务驿站服务,这是宁波火车站常规志愿者团队。服务时间一般是8∶30~12∶30,基本是站立服务。他利用自身的优势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比如他会说外语和普通话,便于与人沟通,尤其是一些一句中文都不会说的外国旅客特别需要他的帮助。

  不久前,他遇到一名来自古巴的小伙子,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手上还拎了不少行李。在旁人的指点下,小伙子找到一楼售票厅的蓝精灵服务台,一句中文都不会说的他比比划划地告诉志愿者,他要去台州。

  “当我用英文回答他,去台州最便捷的就是坐火车,而且得排队购票时,他听我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相当开心。于是他又提了一个要求,说自己急着赶路,能不能插队购票?我告诉他,在中国对外籍人士没有特别优惠,只能有序地排队购票。他听后连连点头,我陪他去窗口排队,耐心等候了15分钟,终于轮到他买票了,我向售票员转述了他的要求,正好还有一趟去台州的列车,距离开车时间还有20分钟,时间来得及。在人流密集的火车站,让一名一句中文都不懂的外籍人士到处去找检票口,是一件非常难的事。为了不至于耽误时间,我决定陪他进站,又帮他联络了台州接站的人,这才放心地和他告别。这名古巴小伙子非常感激,非得和我留下一张合影,估计接下来的中国之行一定会让他留下十分美好的印象。”陆连国谈起这些小事,总是会发出开心的大笑。

  有一次,得到帮助的老外为了感谢他,非要给他小费,但被他拒绝了。他说在中国,帮助别人是种快乐,不需要小费。当老外问他宁波有哪里好玩时,他滔滔不绝地把宁波好玩的地方推荐给对方。

  除了在火车站,陆连国每周五在宁大附属医院、每周六在李惠利东部医院给市民提供义工服务,平时也经常到养老机构和福利院做义工,发起一个又一个公益活动。

  “活到我这个年纪,什么也不缺了,能够帮助别人就是最大的快乐。宁波是我的根,无论走到哪儿也忘不了。老了还能在这块土地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最大的幸福。”陆连国说。

  记者 边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