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六(绰号)和大果(化名)开过足浴店和油压店,有点“套路”,手头也有一些姑娘和“客人”的联系方式。

  二人缺钱,想来想去,“重操旧业”吧。七月中旬,他们另外找到了小兄弟小沈,三个人凑了3万元钱在江干区某酒店式公寓里租了两个房间,租期4个月。然后给以前的一些姑娘打去电话,就这般匆匆开张了。

  一开始,三人不敢大张旗鼓,叫来的几个姑娘也只是提供边缘性服务,双方四六分成。三人觉得生意不够“红火”、来钱太慢,小姐的流动性也比较大,所以三人一合计,又开始寻觅新的姑娘做“敲大背”的生意,就是直接和客人发生性关系的意思。这边,老六和大果各联系好了一个熟悉的姑娘,小沈开拓客源,联系上了一个微信代聊平台。

  一切准备就绪,小沈通过代聊平台将小姐的照片、三围信息发给客人,由代聊平台寻找客源并约定价格。老六负责联系客人,将公寓地址发给客人并通知小姐。大果则负责为姑娘提供一些物品,每天和小姐对账,并通过小沈和代聊平台结算当天的提成。

  第一天,老六等三人分到了2000余元赃款。第二天,到了晚上9时许,大果在楼下发现了民警的身影。

  三人和两名小姐以及两名嫖客均被守在楼下的民警逮个正着。原来公安机关通过群众的举报,很快就发现了老六等人介绍卖淫的苗头,最终,两个姑娘和两名嫖客均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和罚款;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开庭审理了这起容留、介绍卖淫案。三名被告人均因容留、介绍卖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6000元。

  法官还想提醒房东,如果明知自己出租的房屋被他人用来作为卖淫嫖娼的场所而不制止,仍旧出租获利,也构成容留卖淫罪。

  法官说:《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规定了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这是一个选择性罪名,不论是同时实施三种行为还是只实施其中一种,均构成本罪。如只介绍他人卖淫的(俗称“拉皮条”)就定介绍卖淫罪;同时有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三种行为的,则定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卖淫嫖娼行为本身不是犯罪行为,但要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受到行政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