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渐浓的10月 欣赏一下丰子恺笔下的杭州风物

  长假结束后,迎接大家的除了工作,还有冷空气。

  昨天杭州早晨最低气温16.9℃,白天最高26.2℃,这意味着中午时穿个短袖,还有点夏天余味。不过,从昨天夜里开始,云量增多,到了今天,就有可能会飘起小雨了。据杭州市气象台预报,今天早晨到上午阴转小雨,下午到明天上午阴有雨,明天下午起阴转多云。

  也就是说,今天中午以前也许还能见到一点太阳,但更多时候是阴天或小雨,到了傍晚雨更大,甚至可能对晚高峰的交通造成一定影响。

  这场雨到明天就会结束,但正所谓“一场秋雨一场凉”——目前北方冷空气正在赶往杭州的路上,降雨最大的时候也就是北方冷空气来临之时。杭州气象台说,虽然冷空气今天傍晚来临,但是真正感受到凉意还得到明天白天(10日)。今天气温18-26℃,明天气温14-22℃,加上4-5级的北风,秋装可以真正派上用场了。

  之后的10月11日-15日,天气比较稳定,最低13-15℃左右,最高22-24℃,以多云天气为主,10月14日可能有短暂的小雨。

  天气,就这么凉起来了,秋意也越来越浓。

  跟北方的雨雪天气比

  杭州10月的天气堪称岁月静好

  9月和10月时夏秋转换之际。杭州市气象台对这两个月的天气情况作了分析。

  今年9月,杭州全市气温较常年普遍偏高。月降水量呈现北多南少的空间分布态势,主城区降水异常偏多。日照时数较常年偏少。具体来说——

  1。平均气温偏高,主城区月平均气温25.5℃,较常年偏高1.5℃;

  2。降水量空间分布不均,今年9月达到232.9毫米,比常年异常偏多88.6%;

  3。日照时数偏少,主城区日照时数为127.4小时,较常年同期偏少11.5%。

  对10月天气的展望,杭州市气象台总结了两点——

  1。预计今年10月份杭州气温正常略偏高0.5-1℃,降水量总体略偏多。中旬降水偏少,温度偏高;下旬降水偏多,温度偏低。

  2.10月下半月冷空气活动总体较弱,气象条件不利于污染物扩散,需关注雾霾天气对生产生活的不利影响。

  按照这个说法,杭州的夏秋转换算得上平稳过渡。我们对比一下北方,昨天,四川、云南等地有中到大雨,内蒙古和东北地区甚至出现降雪天气。未来两天,会有更多地区出现雨雪天气。

  再来看杭州这点小阴雨,莫名有点岁月静好的感觉啊。

  丰子恺回顾大展明天开启

  杭州的好,很多名人都说过。现代艺术大师中,丰子恺尤其钟情杭州,他曾说:“杭州山水秀美如昔,我走遍中国,觉得杭州住家最好,只可惜房子难找。”

  丰子恺找了不少地方,杭州的皇亲巷3号、马市街156号、田家园3号、静江路(今北山街)85号等地方,都曾留下过丰子恺及家人的身影。

  今年是丰子恺诞辰120周年,在他的“第二故乡”杭州,一场盛大的回顾展将于明天(本周三)在南山路浙江美术馆启幕。展览分三大板块:器识文艺、文艺人生、新月如水,共展出丰子恺作品125件、师友作品72件、珍贵文献120件。展览免费参观,将持续到10月17日结束。

  从丰子恺的作品中,就能看出他有多喜欢杭州。年少时,他就经常在西湖边写生,将杭州美景、人情世态和历史风华,一一入画,逐渐形成了“子恺漫画”独一无二的艺术风格。

  他的许多作品都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贴近现实又充满生活情趣的漫画作品,伴随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成长。

  “十项全能”丰子恺和他的朋友圈

  丰子恺一生中有三位老师,奠定了他一生发展的基调和品质。一位是夏丏尊,一位是李叔同,感情深厚。

  1953年,丰子恺与钱君匋、章锡琛、叶圣陶、黄鸣祥等先生集资在虎跑后山为弘一大师建造了一座舍利石塔,每年都来祭扫。

  最后一位,是日本史上最著名的画家之一,竹久梦二。他的童画,充满童真与稚趣,深入人心。这次的展览,策展团队专门将竹久梦二的漫画与丰子恺的漫画放在一起展示。只要见过竹久梦二的画,再来看看丰子恺先生的作品,就会知道,他对“子恺漫画”的影响。

  另外一个展厅主要表现一个“十项全能”的学霸丰子恺。丰子恺的艺术人生绝对是丰富多彩的,涉及文学、绘画、音乐、装帧、翻译等,并且成就斐然。他翻译的《源氏物语》中文手稿这次也将在展览之列。

  生活中的丰子恺,教育子女也很有一套。七个子女,个个成材——文史研究馆馆员、国际知名光学专家、大学教授等等;到了第三代,14个孙辈,一半以上都是博士及以上学历。丰子恺的孙子丰羽说,“先器识而后文艺”这是李叔同先生提倡的,也是丰子恺对自己和后辈奉行的行为准则。

  最后一个展厅,展示的是丰子恺的朋友圈交往。早年求学时,他结交刘质平、黄涵秋、关良、陈之佛、潘天寿等;中年时期,白马湖办学、重庆国立艺专任教,他又结识马一浮、朱自清、俞平伯、林语堂、傅抱石、钱君匋;晚年,他更与广洽法师、朱幼兰等结缘,心心相印。而在他身后,华君武、李可染、唐云、程十发等被丰子恺艺术所感染,为缘缘堂重建奉献力量,更是艺术佳话。大量的照片、信札、作品,勾勒起丰子恺从民国到新中国时期文艺圈的交往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