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通讯员 程振伟 记者 马悦)“还是要感谢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前身),正是因为当时杭电的信任、宽容,比如当班主任啊,负责外事工作啊,我今天做企业,思考问题,都带有当时的烙印。”

  “马老师当年在杭电时,深受学生喜爱,是杭电首届优秀青年骨干教师。外面人一般称你为马总,我们还叫你马老师,你不介意吧?”

  “怎么会介意呢? 叫我马老师,一方面是来自曾经工作学校的认同,另一方面也是我一直以来最在乎的身份。”

  2018年8月24日,杭电校领导拜访校友马云合影

  不久前,杭州西溪园区,阿里巴巴总部,杭电党委书记王兴杰、校长朱泽飞一行正在和杭电杰出校友马云亲切会谈。窗外杨柳依依,室内茶香缕缕。“杭电是我的父校,也是我最牵挂的三个学校之一,杭电有我最尊敬热爱的老同事,这里也是我事业起飞的地方。”谈起杭电,马云脱口而出一个个曾经共事过的同事的名字,反复说有时间的话,一定要与老朋友好好聚聚。

  翻着马云在杭电工作、学习的照片集,同行的杭电徐红老师说,“马云,虽然你已经是大名人,你还是当年那个马云。”        

  “他是一个有个性的好老师”   

  1988年,马云从杭师院毕业,因为“英语口语优异”被分配到杭电前身杭州电子工业学院担任外语教师。作为国内四大电子类大学,杭州电子工业学院当时是部属高校,许多新教师来自清华、北大等名校,杭师院毕业的马云,因为“身怀绝技”很快在杭电如鱼得水。

  (陈定国老师留存马云早期名片)

  和马云同住一栋集体宿舍的杜伟锦老师回忆,“马云身材不算高大,却很有侠者情怀,记得当时我们住在文一校区东门边6号楼,马云在6栋104室北间,他的屋里书柜上摆满了金庸、梁羽生小说全集。不大的卧室正中间悬挂着一个长长的拳击练习沙柱,还有一双当时很少见的大大的拳击手套。那个年代买港台书的渠道很匮乏,当时就感觉他很有办法,思想很新。”

  比马云早10年来杭电工作的宋建跃老师告诉记者:“马云常邀请学生去宿舍玩,他总是给学生很新奇的感觉,他们一起打拳击,一起谈武侠小说,他可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师,对学生而言,他更像一个‘大哥’,我想这恐怕正是他后来创业时有那么多追随者的原因吧。但是在大学里,学生有自己的判断力,只有好老师才会有这么强的感召力。”

  现在已退休的陈定国老师,当时是马云所在的基础教学部党总支副书记。“我们给马云立了个规矩,学校里的教学任务和基本活动,都是要搞好的。其他方面,我们会灵活掌握,适当包容。事实上,他的教学任务和学生管理工作都完成得很出色,外面的业务也做得风生水起。” 

  陈定国还清楚地记得,马云刚来杭电不久,就主动要求当班主任。一次全校新生广播操比赛,马云想方设法邀请体育部专业老师当教练,给同学们“开小灶”,加上他鼓动能力又特别强,同学们练得嗷嗷的,最后拿了一等奖(全校就两个班级获一等奖)。“现在网上热炒的马云是杭电优秀教师,可能大家还不知道,他也是个优秀的班主任呢。后来在和马云不多的见面中,也能够感受到他很在乎当教师是否称职,当班主任是否负责任。”

  (马云被评为1993年度优秀青年骨干教师)

  马云很乐于分享,不管是对同事,还是对学生。陈定国还记得,马云那次“改变一生命运的美国之行”回来后,一次特地找到自己,“他给我看了一张比香烟盒大不了多少的纸片,上面写了各种我当时毫无所知的术语,他手舞足蹈地向我解释,其实就是互联网了。你知道,马云的字是龙飞凤舞的,谁知道这些当时看起来甚至有些好笑的东西,现在已经改变了中国。”

  陈定国懂马云,给了他开放包容的工作环境。“当我1994年向学校提出离职创业,也有人不理解我,但陈定国老师说,‘你非池中之物,你的世界在外面’,陈老师让我更加有信心,我很感激他。”马云对来访的杭电校领导说。                      

  “他有师者的纯粹”

  “说起这些年来马云的变化,他变得更有钱了,但我觉得他的纯粹从未改变,还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马云。”徐红是杭电国际处处长。众所周知,马云从杭电离职前,是杭电外事办主任,换句话说,徐红是马云的“接班人”。

  其实,徐红和马云的关系,远没“接班人”那么简单。在各种马云事迹介绍中,都提到马云“杭师院学生会主席”的经历。但徐红曾经是马云的“领导”。原来,徐红也是杭师院毕业,和马云都是外语系学生。“我曾经是外语系学生会主席,马云是副主席,后来他去学校担任校学生会主席。1984年我们就认识了,马云常常开玩笑,说我是他最老的领导。其实,这些年来我们相处最大的感触还是,马云几乎没变。”

  徐红和马云是前后脚来杭电当老师的,都教英语,同属基础教学部。“那时候马云在外面的空间很大,但是我一直觉得,他始终把教师的身份放在第一位,不论是他在外面开翻译社,还是给浙江外贸人才培训英语,都是在承担一种启蒙者的角色。作为师者,特别是身处改革开放洪流之中,知识和思想一定要超前。而马云基于他的个性和在外面的世界,恰恰在这方面有优势。”

  曾经被反复报道的马云在1993年《杭电报》上谈英语四六级教学的见解,似乎验证了“徐红眼中的超前者马云”——“这些年,学校英语教学以四、六级统考为准绳,以通过率高低,过与不过论英雄,而忽视学生的听说读写实际水平的提高,这就像是拔苗助长,是不足取的。”杭电现在的在校生看到当年马云在校报上的这些话,也惊呼“现在也很超前啊”。

  (马云在杭电报发表关于四六级学习的文章)

  与马云认识30多年、现在两家还经常来往的徐红,认为“马云的师者情怀,是一以贯之的,当年他从教师岗位上辞职,创业把事业做大是在做企业和社会的老师。”徐红记得,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马云特地请杭电当年基础教学部的老同事去他的会所吃饭庆祝。“当时马云只请了两桌人,其中一桌就是杭电的老同事,可见在他心中老同事的份量之重,在他心中,他还是那个马老师。”

  在陈定国眼中,对杭电的邀请,马云从来都是痛快答应的。2002年,杭电刚搬到下沙校区,当时周围环境很荒芜,被戏称为“文化沙漠”,陈老师试着给马云打电话“请你来《缤纷下沙》做个讲座,激励一下大家”。当时马云正在国外,没想到那么忙的“马总”,回来后立即就出现在杭电新校区。“他谈当年在杭电的生活,谈对年轻人的期望,感觉他的心一直没离开过杭电。” 

  “对他的教育情怀,一点也不惊讶”

  西溪园区阿里巴巴总部。“很多国家请阿里巴巴去做电子商务人才培训,阿里巴巴也是一个教育体的存在。当老师我也是驾轻就熟,但我的教师生涯是从杭电起步的。”看着马云一谈起教育就眉飞色舞,口若悬河,徐红又想起了当年那个精干小个子在文一路教室里侃侃而谈的场景。“他是那么热爱教育,也只有他这样的人,能把教育做得更加宽广。”

  “今天在人才、资金和技术上,高科技企业是拥有很大优势的。以前企业更多依靠大学,现在大专院校应该与企业结合起来搞科研教育,这是一个关键点,要用新的生产关系去适应今天生产力的发展。”

  “杭电在计算机、电子、控制、网络空间安全等学科方面有良好基础,杭电要有几个学科专业能纵横江湖,以后不是看学校有多大名气,关键看学科专业。我觉得我们可以共同来打造一两个学科成为中国顶尖,甚至全球领先。”马云如是说。

(2017年10月杭州·云栖大会杭电校长朱泽飞与马云会谈)(2017年10月杭州·云栖大会杭电校长朱泽飞与马云会谈)

  

  “当年的英语教师马云,谈起四六级来头头是道,现在他能用更广阔的视野格局谈教育,并付诸实施,他的乡村教师计划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掀起了社会精英投身基础教育的热潮,这些都不难,其实最可贵的还是,他对教育的热情、情怀和初心,一直没变,而且变得更加赤诚。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一点都不意外,”徐红说,其实对他最大的感受,不是什么中国首富、亚洲首富,而是他的担当和责任意识,当年在学校时他外面角色那么多,都能把学生照顾好,现在依然关心着践行着教育事业,这是最让人感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