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冯冬(化名),我来把执行款付一下。”近日,一名提着公文包的50多岁男子来到象山法院执行服务大厅。执行干警告诉记者,这是一起跨越了近20年的执行案件。

  执行干警反复询问冯冬关于执行法官、案号等基本信息,当事人都摇头说道:“不记得了,太久了。”最后,执行干警根据被执行人的身份信息,在审理宗中查找到了该执行案件的档案。

  事情还要从19年前说起。

  1999年,冯冬辞去稳定的工作,下海经商,但时运不济,欠下不少债务,其中就有陈某的货款1万多元。

  冯冬与陈某在象山法院的调解下,达成调解协议,但冯冬并未履行,而是下落不明,案件也就此程序终结。

  一晃到了2018年。2018年春节期间,陈某到象山法院申请恢复对该案的执行。“我本来常年在外地,1万多元也没有太放在心上。”陈某说,“后来我看到电视上说法院打算用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而且执行力度非常大。这次春节回来,我顺便提个申请,碰碰运气。”

  就这样,这起积年的案子恢复了执行。象山法院对冯冬采取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强制措施。

  前几天,冯冬因为出差需要乘坐飞机,却发现自己无法购票。

  一开始,冯冬百思不得其解,反复换平台和途径买票,再三刷新,都没有成功。冯冬猜测可能是航空公司系统出了问题,可别人却能顺利买票。经过咨询,冯冬才知道原来是19年前的这笔欠款惹的祸,自己成了“老赖”,不能再买机票。

  近日,冯冬来到法院支付了执行款本息共3万多元。他感慨道:“19年前的这1万元,我真的早就忘了,没想到现在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老赖’”。

  随后,象山法院通知陈某来领执行款。在领款过程中,也出了一个小插曲,原来时间太久了,陈某已改名。经反复核实后,款项当天汇出,这起跨越19年的案件顺利执行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