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个年轻女子独自徘徊在钱塘江边,几次朝江中跨出脚步又退了回来,犹豫、挣扎、彷徨。

  此时她的手机响了,一个温和而磁性的声音道:

  “我知道你在听,我们来了,请别放弃。”

  ●深夜民警与轻生女“保持通话”

  “我闺蜜去了江边,她说不想活了,赶紧救人啊!”

  9月6日凌晨1时许,萧山钱江世纪城派出所接警大厅的电话突然响起,紧接着是一个尖锐的女声,上气不接下气急促地说着。

  报警人项女士称,她的闺蜜沈芳(化名,28岁,杭州人)最近遭遇接二连三的打击,情绪低落,刚刚一个人去了滨江奥体城附近的钱塘江边,有可能轻生。

  人命关天,派出所值班教导员漏东勇当即带队,发动警车紧急出动,同时根据报警人提供的信息,将沈芳的特征发给路面巡逻警力和合成作战室。

  车上,漏东勇拨打了沈芳的电话,一个不接,两个不接,漏东勇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第三个,终于通了。

  “喂……”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低沉而悲伤的哭泣声。但这哭声却给了民警希望,至少女孩目前还没事。

  “沈姑娘,你在哪里,我们聊聊好吗……”

  “我一直沿江在走,不知道这是哪里……”

  “这样吧,我加你微信,你把定位发给我,我来找你。”

  此时,对方却把电话挂断了,发过去的好友请求也没有回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民警越发担心。

  一次又一次,在民警持续拨打下,电话终于又接通了,可这次对方始终沉默。

  “沈姑娘,我知道你在听,如果你不愿意讲,那就我说,你听……”

  “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要坚强,把委屈都说出来,我们会帮你的。”

  夜幕中,一辆警车呼啸着在江边行驶着,车窗内,民警尽量用“温柔”缓和的语调打着电话,可他的神情却焦急万分,如坐针毡。

  说着说着,电话再次挂断了!民警的心紧跟着咯噔一下,但与此同时,沈芳的微信通过了申请,发来了一个定位信息。

  轻生女子发来定位

  “快!”警车加速向目的地驶去。

  “看,蹲着的是不是那个女孩?”还没等车子停住,民警已经跳下了车,飞奔过去。此时,女孩的闺蜜也从三墩赶了过来,看到两人相拥而泣,民警这才松了口气!

  ●恋情、亲情,打击接踵而至

  沈芳,目前在杭州一家公司上班,平日里一直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父母都很宠爱她,所以一家人也过得其乐融融。

  然而近一年,打击接二连三而来。

  2017年7月男友离她而去,随后父亲因摔伤多次住进医院,花去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可还是于近期离开了人世。

  母亲因悲痛欲绝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的ICU,为了挽救母亲,沈芳决定卖掉家里的老房子,然而交易手续繁琐,一下子拿不到钱,她只有四处筹钱,但仍是杯水车薪。

  9月5日晚,桌上摊满了一张张医药费结算单和病危通知书,她万念俱灰,于是,写好了遗书,孤身一人来到了钱塘江边后,拨通了闺蜜项女士的电话,“我不想活了,如果我妈妈醒来记得告诉她,女儿不孝,不能陪她了。”

  接到闺蜜的电话,当时人在杭州市区的项女士慌了,马上报警求助,同时火速出门配合警方一起寻找沈芳。

  民警和闺蜜同时赶到,在双方的鼓励下,给了沈芳极大的勇气,待她情绪稳定后,民警继续打气,就其目前的处境给她提了些许建议。

(图:民警和项女士找到了路边的沈芳)(图:民警和项女士找到了路边的沈芳)

  

  目送两人离开后,漏东勇带队返回值班岗位,此时已是凌晨2点多。

  9月10日,民警再次联系了项女士,她表示,目前沈母已经醒来了,而且脱离了生命危险,她们两人借到了一点钱,把医药费都付了,现在沈芳情绪稳定,心情也开朗了。

记者 蒋慎敏 通讯员 杨勇 叶文婷 张科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