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酸罂粟碱

  在华东医药商务网上面,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售价42元一支。

  最近,宁波市第六医院手外科行政副主任李学渊很担心,一种叫“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药库存告急。在手外科,盐酸罂粟碱注射液是一种常用药,用于解除血管痉挛,很多时候断指能不能成活,它能起到关键作用。所以,手外科医生也称之为断指再植的“救命药”。同时,该药的售价又极其便宜,只卖2元一支。

  可是最近,这种好用又便宜的药,在宁波各大医院频频告急。宁波多家医院药剂科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无法从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上订货。但是,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平台之外的渠道,该药并不紧缺,只是价格从一支2元涨到了42元。

  药库告急

  罂粟碱进不到货,只能用在必须要用的患者身上

  在宁波市第六医院手外科,盐酸罂粟碱注射液是一种常用药。李学渊介绍说,一般断指再植、游离皮瓣手术后都会用到这种药,“手术时,血管因为寒冷、疼痛、体质、年龄等因素会出现痉挛。而罂粟碱有松弛作用,能够解除血管痉挛。这种药安全性高,副作用少,而且价格便宜。”

  据了解,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之前也断过几次货。两个月前,李学渊再次接到医院药剂科通知,说这个药进不到货了,库存也不多,要省着用。李学渊介绍说,之前手外科区一个月要用掉近300支盐酸罂粟碱注射液,该院手外科有6个病区,一个月要用掉近1800支。而库存告急后用药实行配给制,一个病区只能分配到50支。

  “在这种情况下,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只能用在必须要用的患者身上,比如把脚趾游离到手指这种大手术上,或者伤者年龄小,血管特别细容易痉挛,不得不用。”李学渊说,用于解除血管痉挛的药物,虽然罂粟碱并非唯一,但无论是从药物的安全性、副作用还是从性价比来说,都是首选药物。

  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和宁波市第一医院也面临着和六院差不多的情况,两家医院都表示进不到货,现在用的是库存,用完就没有了。

  记者调查

  市场上依旧有货,但价格从2元/支涨到42元/支

  为什么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上采购不到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了呢?记者采访多家医院的药剂科工作人员,了解到事情的大概:今年3月底前,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在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上的统一采购价格为3元一支,之后价格调整为2元一支。紧接着,医院发现平台上订不到货了。

  订不到货是因为断货了吗?9月4日,记者联系了该药的生产厂家——东北制药集团沈阳第一制药有限公司,该公司销售部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这个药还在继续生产,没有断货。”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公司只负责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生产,销售环节由代理公司负责。

  经多方采访,记者了解到,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只是在平台上采购不到,而在市场上的货源依旧充足。在以上这名销售部工作人员的牵线下,记者辗转联系上了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浙江总代理——杭州亿帆,一工作人员表示,可通过华东医药商务网订货。随后,记者在华东医药商务网上查到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订货信息,每支售价42元。宁波多家医院的药剂科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平台上2元一支的盐酸罂粟碱注射液订不到货了,但依旧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订货,只是价格涨到42元一支。

  生产企业

  生产经营成本超过售价

  无法继续在平台上供货

  2元一支的价格何以突然涨到了42元一支?杭州亿帆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在平台2元/支的售价,他们连进货价都不止这个价格,再加上营销成本,这生意没法做,无法继续在平台上供货,现在主要走平台以外的供货渠道。

  9月7日,东北制药集团沈阳第一制药有限公司一名负责宁波、温州等市场的杨先生联系上记者。他介绍说,盐酸罂粟碱注射液是一种紧缺药品,以前也断过几次货,这次虽然市场上有货,但总体量不多,公司每个月只给浙江市场一万支的供货量。

  为什么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一直会处于紧缺状态?杨先生解释说:“原料的提取比较困难,去药检时经常会有一批批的药品因为不合格被报销。”他也坦言,之前2元一支的售价连工人的工资都不够,“但这种药在手外科算是必备药,公司也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所以才没有彻底停产。”

  代理企业

  有些药的售价还不如进价

  时间久了谁也扛不住

  华东医药商务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盐酸罂粟碱注射液走的是代理制。在这样的代理制中,代理企业承担了绝大部分的销售压力。生产企业可以因为原料涨价、生产工艺改进等向代理提价,同时代理企业在货款上通常也需要预付款。很多药品几年甚至十几年都没涨过价,代理企业在药品的售价上甚至还不如进价,诚然企业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但时间久了,谁也扛不住,所以才会出现几元钱一支的药一夜之间涨到几十元一支。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这次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在平台上的价格从3元一支降到2元一支,不少医院也大喊“吃亏”。“医院采购进来的价格是3元一支,今年3月底平台价格降到2元一支,按照药品零差价的原则,医院卖给患者也是2元一支,相当于每卖出一支就要亏1元。”宁波一家医院的药剂科负责人解释说。

  福建古田药业有限公司官网上还有盐酸氯胺酮注射液的产品介绍,但厂家表示今年已经没有在生产。

  不仅如此

  还有一种麻醉药也进不到货

  麻醉医生称“太痛苦了”

  最近,除了盐酸罂粟碱注射液,还有一种叫“盐酸氯胺酮注射液”的麻醉药,各大医院也表示进不到货。据了解,盐酸氯胺酮注射液适用于各种表浅、短小手术麻醉、不合作小儿的诊断性检查麻醉及全身复合麻醉。目前,该药在各大医院的售价是3元一支。

  据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麻醉一科主任桂煜介绍,今年放暑假前,接到医院药剂科的通知,说盐酸氯胺酮注射液要订不到货了。“没有这个药,对我们麻醉科医生来说太痛苦了。它和其他麻醉药相比,优点很突出,镇静、镇痛效果特别好,同时对呼吸、循环、血管的抑制风险小,几乎没有副作用,价格也很便宜。”桂煜进一步解释说,对医生来说,药物风险小也意味着操作简单,反之相反,“比如一种麻醉药对抑制呼吸系统的副作用比较大,那么我们的操作也变得复杂起来,有时要为患者准备呼吸面罩。一个面罩要几百块钱,对患者来说,又增加了看病费用。”

  桂煜介绍说,这不是盐酸氯胺酮注射液第一次出现断货,印象中是第三次了,“感觉一次比一次紧缺。”

  医生拿出最后一支“氯胺酮”

  从广西来的患者才做成手术

  在宁大附属医院,每年暑假,因为儿科手术集中,盐酸氯胺酮注射液用量比较大,去年7月份用掉100多支。因为紧缺,今年盐酸氯胺酮注射液已经停止在儿科使用,仅存的几支要留着给孕妇使用,“孕妇怀着宝宝,有时候必须要用盐酸氯胺酮注射液,没有其他替代麻醉药。”

  桂煜说,有时候医院里某种药物暂时短缺,各家医院医生之间相互借药(退回医药公司然后其他医院再从医药公司购买)也是常有的事,但盐酸氯胺酮注射液属于当前麻醉科医生之间“坚决不借”的药物之一。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半个月前,宁波一家医院为一名从广西赶来的孩子做手术,麻醉科医生拿出最后一支盐酸氯胺酮注射液,才得以让他做成手术,没有白跑一趟。

  盐酸氯胺酮注射液由福建古田药业有限公司生产。9月4日,该公司销售部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今年公司确实停止该药的生产。至于原因,他没有进一步解释。

  业内人士

  近年来廉价药频频缺货

  一位在医药行业工作了8年的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无论是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在平台上订不到货还是盐酸氯胺酮注射液停止生产,都是同一个原因:“生产成本远远超过药械采购平台的定价,企业没有利润空间,甚至是多卖多亏钱,严重挫伤生产积极性,最后干脆停产或停止向平台供货而走其他渠道。这也是近年来很多廉价药、救命药频频紧缺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几年,廉价药频频告急的新闻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据媒体报道,这些出现断货甚至“消失”的廉价药包括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预防血栓栓塞性疾病的潘生丁、治疗婴儿痉挛的促皮质素、治疗心脏衰竭的西地兰注射液、治疗甲状腺功能减退的优甲乐、治疗儿童肿瘤的放线菌素D、治疗心脑血管的维脑路通、抗肿瘤药物丝裂霉素等。有的廉价药断货后再没出现过,有的则是好不容易恢复供应后再次发生断货,比如鱼精蛋白,就在2011年和2016年先后两次断货。

  与当前唯低价中标模式有关

  在采访中,多家医院的药剂科工作人员都讲到了同一种现象,很多国产基本药物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血拼”后好不容易中标,结果马上宣告进入缺货状态,甚至从此就消失了。

  对此,该业内人士分析,这跟我们当前实行的唯低价中标模式有关,“不能说低价中标模式不好,但也不能一味地压低价格。低价的前提是要让厂家有利润可赚。一味低价,显然违背了市场规律,进而也挫伤了企业的积极性,导致这些廉价药、救命药常常短缺甚至消失。”

  他认为,药品虽然是一种特殊商品,但它有商品的属性,如果一味压低价格,厂家无利可图,那么会带来两个可怕的后果:一个是企业为缩减成本,使用低劣原料;另外一个则是停产。如果再碰到没有替代药,导致患者无药可用,本来降低药价是为了减轻患者的就医压力,结果损害的还是患者的利益。

  专家建议

  加强市场价格监管和反垄断执法

  浙江医药高等专科学校科研处处长、商学院院长罗文华教授一直对医药政策法规深有研究。对于如何解决廉价药品的短缺问题,他认为,首先,绝对不能在招标时一味压低价格,让企业无利可图;其次,国家应该对一些临床急需而又证实安全可靠的药品建立目录,定期检测动态地调整短缺药品目录,完善常态短缺药品储备制度,设置定点企业进行生产,深入企业核查生产、经营成本,实行计划供应。

  罗文华介绍说,我国从1999年开始实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制度的实施可以说是响应了老百姓的呼声,很多药品价格开始回落,出现了‘拦腰斩’甚至打了两折三折。但这项制度也让药企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无序,竞标的价格越来越低,所谓的优质优价基本没有体现,‘价低者得’成为普遍现象,一些药企因为没有利润逐渐退出竞争。”罗文华认为,“而临床对这些药品的需求并没有减少,当市场上只剩下少数甚至独家可以坚持供应这些物美价廉的药品时,以前的买方市场就变成了卖方市场。而且有些药企乘机通过收购控股或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垄断了上游原料药市场,所以才会导致原来卖两三元一粒的药一下子暴涨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对此,罗文华建议,政府要加强市场价格监管和反垄断执法,进行针对调控、规范引导。同时对于供不应求的临床药品,可以通过加速审批增加供应的方式进行调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