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遇事找“度娘”,几天前,小马要回趟河南老家桐柏,通过百度搜索联系上了一趟自称可直达的长途大巴。

  没想到的是,大巴车到苏州境内就下了高速,原本宁波出发时就已购票的所有乘客,在先后两次被强迫交钱买票后,才转移到了另一辆大巴车,有人不肯交钱,遭遇殴打。

  记者调查发现,客运中心旁边的站外组客现象依然存在,每天早上,在那里组客的“黄牛”至少有四五人。

  目的地不同却全都上了同一辆大巴

  上月月底,小马要回趟河南老家,目的地是河南桐柏。

  为图方便,小马通过手机百度,输入宁波到桐柏的长途汽车,跳出好几条信息。他随机挑选一个,里面有咨询电话。小马拨通电话,对方告诉他,不用到车站买票,早上8点半到客运中心旁边的加油站等候就行,会有车子来接的。

  第二天,小马带着行李,按约定的时间赶到了客运中心旁边的加油站外面,随后拨通了那个咨询电话,告知已经到达。

  几分钟后,一40多岁的中年男子过来,小马报上他手机号码的后4位数字,证明有预订,并按该男子要求,交了220元钱,那是到桐柏的车费。奇怪的是,对方收钱后并没有给他车票,只是说等等。

  期间,陆续有人提着大包小包到了加油站外面的人行道,到达现场后,都有像中年男子那样的人,上前去询问并收钱。

  又等了大约15分钟,来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说负责把他们接到大巴车那里去,带上了小马和另外5名旅客。

  电动三轮车把他们接到距离加油站大约2公里远地方,要他们就在那里等候,到时候会有车来接。

  有的旅客开始抱怨,等了已经超过一个小时,咋还没看到大巴车的影子。一江苏口音的中年男子过来,说有的旅客还没到,再等等。车子马上就过来了。

  在等候的大约半个小时之内,又有三轮车和面包车陆续把旅客接过来,总共有40多人。

  此时他们才发现,所有这些旅客都是去往不同的地方,目的地包括山东,四川、云南、湖南等地。他们开始质疑,都是去往不同的地方,怎么跑到同一个地方来等车。江苏口音的中年男子说,不用担心,会让你们都上车的。

  又等了将近40分钟,一辆江苏牌照的大巴车来了。原本说好8点半出发的车子,就这样等到了10点左右。

  大家都很疑惑,现场都是前往不同地方的旅客,难道就这样一辆车子?面对大家的质疑,中年男子大声吼着,不管去哪里,先上车再说,后面会给你们安排好的。

  就这样,目的地并不相同的一行40多人,全都被赶上那辆大巴车。

  途中先后两次遭遇强行收费

  40多名旅客上车后,宁波这边负责联系和收钱的那几名男子,却并没上车同行。大巴车上了高速后,车上一男子开始登记,哪些人去往哪些地方。

  大巴车到达苏州境内,下了高速。在高速出口处,小马和其他15名旅客被叫下了车,分别被安排上了三辆面包车,把他们拉到了一处张贴有长途客车出行信息的地方。屋子里已经等有不少旅客。几名男子要小马他们拿出身份证,翻看几下后,就要他们掏钱买票。

  出发的时候不是已经买过了吗,怎么还要买?小马提出质疑。几名男子并不理会,只说这是他们的规矩,等到达车站后会退还。

  本来还想辩解,但一看他们那架势,同很多旅客一样,小马也不敢再说话了:收钱的一共三名男子,一男子拿着刷卡机,一左一右站着两名文身的彪形大汉。小马忍气吞声,按他们要求又掏了260元钱。

  记者从他保存的那张长途汽车订票收款专用凭证上看到,上面没有任何印章,也无客服电话之类的相关信息。

  回忆起当天那一幕,小马至今还愤愤不平。他说,很多人都是打工的,挣钱本来就不容易。有一对夫妻带着个小孩回四川老家,男的苦苦求情:身上带的钱本来就不多,宁波出发时已经买过票了,能不能通融下,但对方毫不退让:叫你们买就买,到站后站里会退给你们的。

  话虽这么说,但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那都是骗人的谎话。最后,他们一家三口又被强行交了1200元钱。

  再次买票完毕,小马和另外11个人,被安排上了一辆面包车。开了大约2公里后,他们又被拉到了另一处小店,等了近1个小时,又换了辆面包车,说把他们送到阳澄湖收费站去坐车。

  面包车破旧不堪,车厢里的座位全部拆掉了的,12个人就这样蹲在里面,拥挤不堪,臭不可闻。

  就那辆破车,在高速上竟然也跑到100公里以上,坐在车里的他们,随时都有种车子散架的感觉。

  下午2点多,小马一行12人被送到了阳澄湖收费站。那里停了一辆大巴车。

  小马他们下了面包车后,又过来两个年轻小伙子。小伙子告诉他们说,这是特地从上海调过来的车子,不管到哪里,每个人再交100元前钱。交了就上车,不交就不能上。

  一行人全愣住了,质问为哈还要交钱。

  这时又过来三名男子,说没有什么为什么,他们把车子从上海调过来,也是有代价的。

  就这样,每个人又乖乖掏了100元。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交钱上车后就哭了。他一个人是回家上学去的,早上爸爸把他送上车,给他的钱仅够路上吃饭,这样两次把钱交了,就身无分文了。

  几分钟后,一辆面包车又拉来5个人,被要求以同样的方式交钱。一名去湖南的男性旅客,听说要交钱,火气顿时就上来了。他质疑,先前已经拿出800元了,怎么还要交钱,现在真的没钱了,不交。

  收钱的男子说,没钱就不能上车,争执随即升级,双方发生了冲突,你来我往互吃了好几个拳头。

当时,有人出面相劝,别把事情闹大,否则对大家都不好。当时,有人出面相劝,别把事情闹大,否则对大家都不好。

  就这样,该旅客没交钱上了大巴车。另外还有个60多岁的老人,实在掏不出钱,向收钱的男子哀求。大巴车驾驶员出面,说老人家也不容易,这才让老人上了车。

  就这样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几乎所有人都交了100元钱,大巴车才出发上路了。

  这时候已是下午3点多。

  记者调查,站外组客的黄牛还真不少

  记者感到不解,现在购票很方便,怎么还有那么多旅客落入“黄牛”站外组客的陷阱?

  小马说主要是图方便,现在啥事都通过手机解决,订车票这样的事情当然也不例外,只是没想到,百度搜索搜出的是不靠谱的长途大巴,而且还有那么深的陷阱。

  跟记者同样感到不解的,还有小马最后乘坐的那辆大巴车司机。途中,听着一车旅客的抱怨,大巴车司机也曾问过他们,干嘛不去车站买票坐车,而是通过这种方式。据该司机反映,那些人专门就是吃这种饭的,把旅客骗过来,然后层层倒卖,层层收费。就这样,原本当晚11点就应该到家的小马,回到家时已是第二天中午11点多,足足晚了12个小时,不仅如此,这趟回家他还多掏了360元的冤枉钱。

  另外,当天中午跟小马一同到站的,还有好几个要去湖南的旅客,那趟大巴车到站后就是终点站了。这意味着,那些原本要去湖南的旅客,从宁波出发转悠一圈被带到了河南,要去湖南的话,还得去车站重新买票回家,浪费了时间,又花了那么多冤枉钱。站外组客,究竟有着怎样的套路?根据小马提供的线索,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通过百度搜素,记者输入宁波到桐柏汽车查询这几个关键字。

  搜索结果的前面几条,全都自称长途大巴,直达客车,豪华卧铺,安全可靠;有的甚至标榜途中不丢客,不加价。每条搜索结果,都附有预约电话,记者查询发现,很多电话显示的都是江苏号码。

  更蹊跷的是,搜索宁波至四川、湖南、贵州等地的长途汽车,排在前面的几条,同样是江苏那边的所谓票务公司,页面制作非常简单。

  记者随机拨通多个电话,几乎所有的人说的都是同样的版本:上车买票,到客运中心站那里后再联系,上午8点半出发。

  前天早上7点多,记者来到宁波客运中心,加油站外面的人行道上,那时已经有多名旅客在等候。

  期间,一白汗衫男子走过去,询问等候的旅客,然后收取费用。

  记者从等车旅客们那里了解到,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通过网上搜索,电话联系后来这里等车的,少部分旅客则是到客运中心后,被拉到这里来的。

  记者发现,组客的“黄牛”远不止白汗衫一人,至少还有另外三四名男子,他们一直在接听和拨打电话,看样子是在联系旅客和车辆。

  8点多钟,有的旅客开始抱怨,为什么还不走,红衣男子解释说,还有旅客没赶到,到了就走,到了就走。

  期间,不时有小车开过来,在他们的安排下带着旅客离开了现场,往客运中心外面开区。

  上午9点左右,最后几名旅客被安排上了一辆商务车。记者跟车而去,该车沿着通达路以东开到段塘东路口右拐,最后驶入机场高架,消失在了车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