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酸罂粟碱盐酸罂粟碱

  

  在华东医药商务网上面,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售价42元一支。

  最近,宁波市第六医院手外科行政副主任李学渊很担心,一种叫“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药库存告急。在手外科,盐酸罂粟碱注射液是一种常用药,用于解除血管痉挛,很多时候断指能不能成活,它能起到关键作用。所以,手外科医生也称之为断指再植的“救命药”。同时,该药的售价又极其便宜,只卖2元一支。

  可是最近,这种好用又便宜的药,在宁波各大医院频频告急。宁波多家医院药剂科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无法从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上订货。但是,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平台之外的渠道,该药并不紧缺,只是价格从一支2元涨到了42元。

  药库告急

  罂粟碱进不到货,只能用在必须要用的患者身上

  在宁波市第六医院手外科,盐酸罂粟碱注射液是一种常用药。李学渊介绍说,一般断指再植、游离皮瓣手术后都会用到这种药,“手术时,血管因为寒冷、疼痛、体质、年龄等因素会出现痉挛。而罂粟碱有松弛作用,能够解除血管痉挛。这种药安全性高,副作用少,而且价格便宜。”

  据了解,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之前也断过几次货。两个月前,李学渊再次接到医院药剂科通知,说这个药进不到货了,库存也不多,要省着用。李学渊介绍说,之前手外科区一个月要用掉近300支盐酸罂粟碱注射液,该院手外科有6个病区,一个月要用掉近1800支。而库存告急后用药实行配给制,一个病区只能分配到50支。

  “在这种情况下,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只能用在必须要用的患者身上,比如把脚趾游离到手指这种大手术上,或者伤者年龄小,血管特别细容易痉挛,不得不用。”李学渊说,用于解除血管痉挛的药物,虽然罂粟碱并非唯一,但无论是从药物的安全性、副作用还是从性价比来说,都是首选药物。

  宁波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和宁波市第一医院也面临着和六院差不多的情况,两家医院都表示进不到货,现在用的是库存,用完就没有了。

  记者调查

  市场上依旧有货,但价格从2元/支涨到42元/支

  为什么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上采购不到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了呢?记者采访多家医院的药剂科工作人员,了解到事情的大概:今年3月底前,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在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上的统一采购价格为3元一支,之后价格调整为2元一支。紧接着,医院发现平台上订不到货了。

  订不到货是因为断货了吗?9月4日,记者联系了该药的生产厂家——东北制药集团沈阳第一制药有限公司,该公司销售部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这个药还在继续生产,没有断货。”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公司只负责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生产,销售环节由代理公司负责。

  经多方采访,记者了解到,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只是在平台上采购不到,而在市场上的货源依旧充足。在以上这名销售部工作人员的牵线下,记者辗转联系上了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浙江总代理——杭州亿帆,一工作人员表示,可通过华东医药商务网订货。随后,记者在华东医药商务网上查到盐酸罂粟碱注射液的订货信息,每支售价42元。宁波多家医院的药剂科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平台上2元一支的盐酸罂粟碱注射液订不到货了,但依旧可以通过其他渠道订货,只是价格涨到42元一支。

  生产企业

  生产经营成本超过售价

  无法继续在平台上供货

  2元一支的价格何以突然涨到了42元一支?杭州亿帆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在平台2元/支的售价,他们连进货价都不止这个价格,再加上营销成本,这生意没法做,无法继续在平台上供货,现在主要走平台以外的供货渠道。

  9月7日,东北制药集团沈阳第一制药有限公司一名负责宁波、温州等市场的杨先生联系上记者。他介绍说,盐酸罂粟碱注射液是一种紧缺药品,以前也断过几次货,这次虽然市场上有货,但总体量不多,公司每个月只给浙江市场一万支的供货量。

  为什么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一直会处于紧缺状态?杨先生解释说:“原料的提取比较困难,去药检时经常会有一批批的药品因为不合格被报销。”他也坦言,之前2元一支的售价连工人的工资都不够,“但这种药在手外科算是必备药,公司也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所以才没有彻底停产。”

  代理企业

  有些药的售价还不如进价

  时间久了谁也扛不住

  华东医药商务网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盐酸罂粟碱注射液走的是代理制。在这样的代理制中,代理企业承担了绝大部分的销售压力。生产企业可以因为原料涨价、生产工艺改进等向代理提价,同时代理企业在货款上通常也需要预付款。很多药品几年甚至十几年都没涨过价,代理企业在药品的售价上甚至还不如进价,诚然企业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但时间久了,谁也扛不住,所以才会出现几元钱一支的药一夜之间涨到几十元一支。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这次盐酸罂粟碱注射液在平台上的价格从3元一支降到2元一支,不少医院也大喊“吃亏”。“医院采购进来的价格是3元一支,今年3月底平台价格降到2元一支,按照药品零差价的原则,医院卖给患者也是2元一支,相当于每卖出一支就要亏1元。”宁波一家医院的药剂科负责人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