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金丹丹 通讯员 潘珊 文 摄 老照片由钱江管理处提供

  2018年9月6日下午,杭州多云,有点闷。

  这是一个平常的夏末午后,六和塔如常静谧挺立。

  一位着白底暗花衬衫、一头银发的清瘦老人慢慢靠近入塔口,穿过踯躅的登塔人群,抚摸着内壁,一步步往上走。

  “没变,还是那时候的样子。”

  她叫郭黛姮,是这座千年古塔一位特别的客人,也是古塔最想要感谢的“医生”之一。

  1991年,也就是27年前,她主持了新中国成立后六和塔最大规模的一次加固修缮。

  此后的2013年,六和塔主体再次封闭进行保养,算是又一次较大规模保养性维护。

  “这几年的‘体检报告’分析下来,六和塔非常稳定,保护状况良好,衰变状况非常微小。”杭州西湖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主任杨小茹说。

  ▲82岁的郭黛姮再次登上六和塔,她说塔“没变,还是那时候的样子”。

  1]六和塔的曾经:乾隆六下江南,在这座塔打卡七次!

  六和塔,很有名气。

  杭州有三座名塔,都说六和塔如将军,保俶塔如美人,雷峰塔如老衲。

  不管是远观还是贴近塔身,你都能切实感觉到六和塔“如将军”的威严霸气。

  六和塔始建于北宋开宝三年(公元 970 年),当时“塔高九级,五十余丈,内藏佛舍利,或时光明焕发,大江中舟人瞻见之” (《咸淳临安志》卷八十二)。当年建六和塔,颇有点“宝塔镇河妖”的意思。吴越国国王钱弘俶为镇住钱塘江潮水,请僧人智觉禅师建造了六和塔,取佛教“六和敬”之义命名为六和塔,又名六合塔,取“天地四方”之意。后毁于兵火,在南宋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重建,现存八面七级砖结构塔身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它位于西湖之南,钱塘江北岸的月轮山上,扼守着杭州的南大门,有傲视群雄的派头,在古时是最佳的观赏秋潮胜地。因为地理位置独特,建筑工艺又高超,历来很受文人墨客喜爱,仅明确描写、咏叹六和塔的诗文就超过了70 篇。

  它也是乾隆皇帝的心头好。乾隆六下江南,到六和塔竟打卡了七次!光这样还不过瘾,还为它赋诗六首,在塔的每一层题词——初地坚固、二谛俱融、三明净域、四天宝纲、五云扶盖、六鳌负戴、七宝庄严。现在,这些题词在六和塔里还能见到。

  ▲乾隆在塔的每一层题词——初地坚固、二谛俱融、三明净域、四天宝纲、五云扶盖、六鳌负载、七宝庄严。现在,这些题词在六和塔里还能见到。

  六和塔的故事和传说有很多。

  历经上千年的风雨摧残、兵火劫难,看尽人间沧桑的六和塔仍在我们身边巍然屹立,真觉得是奇迹。

  六和塔是“双套筒”结构,里面是砖砌的塔心,是南宋时所建,外面“包”了一层木结构的檐廊,是清代光绪年间留下来的。它的葫芦塔刹是元代所筑,有着和宋代建筑教科书《营造法式》中一样的砖雕,还有明清时期的壁画艺术,保存完好的南宋尚书省牒碑、《金刚经》刻石、乾隆御碑等,这些遗存,都是历史的印迹。

  六和塔是我国古代楼阁式塔的杰出代表之一,也是杭州的重要标志。1961年,六和塔成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也是杭州西湖世界文化遗产的十四处重要史迹之一。

  2]那一年大修:六和塔成首个按照国际标准修的古塔!

  从北宋始建到现在,六和塔经历了多次维修。

  新中国成立后,六和塔规模最大的一次维修是在1991年,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郭黛姮领衔。

  郭黛姮是北京人,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毕业后,成为了梁思成的弟子,跟着梁先生搞古建筑。

  郭黛姮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六和塔的名气就很大!当时的人,不管是南方人北方人,都知道六和塔,火车到杭州了,大家都趴在窗边等着看。

  “你看,杭州到了。六和塔!”

  她也曾作为游客,跟着人群一起爬塔看钱塘江,那时候,并不知道这千年古塔有什么问题。

  后来,西湖景区管理部门发现,塔外面的木檐廊和里头的砖塔心脱开了,有安全隐患,决定关门整修。

  原本做的方案是“大拆大修”,当时,有个在杭州的郭黛姮的校友得知后心里着急,找到了郭黛姮。 

  “怎么修古建筑,我们当时在学校接受了世界上最新的理论。”就是要保护它的原状,不要破坏。

  郭黛姮说,修六和塔,最难的是保护理念的问题。

  当时,修古建筑,在业界有不同看法,有些主张面目一新,有些主张恢复最初的样子。

  六和塔是按照宋代的复原,还是维持清代的样子?

  郭黛姮和团队们讨论后觉得:“文物建筑是历史信息的载体,不要随便把历史抹掉,要有历史的可读性,要从这个理解出发来修。”它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宋代的设计,清代的设计,这些痕迹都要保留下来。

  需要坚持的原则定下来后,就是想办法修旧如旧。

  “可以说,六和塔是我们按照国际标准修的第一个例子!”郭黛姮说。

  3]修旧如旧:学老祖宗传下来的经验,用最老底子的修复方法

  “一切加固措施都应是可逆的,即可以把它们除去而不损伤文物建筑的现状。”

  “修复部分都应该是可以识别的,决不可以与原有部分混淆,不可乱真。”

  “不做假,不使文物建筑的历史失真。”

  对六和塔的维修,本着这样的原则。修的时候,可以保留的,就尽量保留。

  虽然经过八百多年(现存砖塔心为南宋所建)的风雨剥蚀等的袭击,但自南宋重建以后,塔的破坏部位主要在光绪年间所建的外檐廊部分,已经有拔榫的趋势,砖塔心结构仍然完好。

  为了保持原貌,郭黛姮的团队想了个办法加固——打钢箍、加钢管柱。这样的加固措施,人们一看就知道,哪些是塔原本的结构构件,哪些是现代人加固的构件。

  “钢构件有独特的优越性,可以自由拆卸,若干年后,如果是本身的问题,或有更理想的材料,可以换掉,是可逆的。”他们想办法把钢箍藏起来,室内打箍藏在暗层(六和塔有独特的“七明六暗”的格局,塔里的偶数层是封闭的,只有奇数层和塔身相连,这在全国的古塔里也是独有的),室外则藏在檐下看不见的地方。钢箍还做了富余的“活结”,可以根据原有结构的热胀冷缩滑动。外檐廊的柱子长短不一,他们就想办法在暗层加暗柱,和原本的木柱子一起受力。

▲当时加固的钢构件。▲当时加固的钢构件。

  

  在钢柱施工前,郭黛姮发现,有些钢柱的尺寸需要再次核对。那时是正月,年初三她一个人坐飞机到杭州。工人都回家过年了,值班师傅把门打开又锁好,她一个人在塔里头一层层对尺寸。不光要量明层的尺寸,还要量暗层,她一个人掀开通往暗层的沉重木盖板。那一年,她55岁,今年,她82岁。

▲1991年修缮时留下来的老照片,中间戴眼镜的女士就是郭黛姮。▲1991年修缮时留下来的老照片,中间戴眼镜的女士就是郭黛姮。

  

  “塔身背阴这面的木构件,朽烂非常严重,瓦掀开后,木望板都成粉末了。”

  换木构件(比如望板),防潮是个大问题。

  “北方做法,先抹泥,再加瓦。但南方潮湿,这种方法不行。”郭黛姮请教了浙江地区古建筑的专家,最终选择了桐油作为防潮材料。

  桐油是天然材料,在开始时有较强的防水性能,时间长了防水性减弱了,但它同时有透气性,水分可以慢慢挥发。

  郭黛姮带领的能工巧匠们修六和塔,不是按照书上写的做法,而是根据杭州的特点,学的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经验,用的是最老底子的修复方法。

▲27年后,郭黛姮动情地讲述他们在钱塘江边修古塔的细节,犹如昨日般清晰。▲27年后,郭黛姮动情地讲述他们在钱塘江边修古塔的细节,犹如昨日般清晰。

  

  修旧如旧后,为了给予六和塔更多的保护,他们还为六和塔铺上了消防设备,装上了消防栓,搭好了避雷网:“当时,听说杭州这边的雷是横着过来的,一根避雷针不够用,要整个屋檐装上避雷网。”

  郭黛姮与杭州的塔很有缘,在修复六和塔之后,郭黛姮又主持重建了杭城的另一座名塔——雷峰塔。

  新闻+

  现在的六和塔怎么样

  1991年那次大修后,2013年六和塔主体封闭保养,这是六和塔的又一次较大规模保养性维护。

  2013年的维修,根据二十多年的破损情况,主要做了六和塔瓦片的更换和防雷设施的修复,修旧如旧,仍保留原来的样子。另外,还把现代科技运用到六和塔的保护和监测中,也就是给六和塔量身定做了一次体检。在六和塔的身上安装了监测设备,包括133个感应器和65个棱镜,能够捕捉到古塔细致入微的变化,以此“对症下药”,让古塔延年益寿。

  那之后,每年六和塔都会有一份“年度体检报告”。最新的报告显示,她非常稳定。

  高科技的监测,能全面了解古塔的身体状况,是科学保护的重要手段。据了解,保俶塔也采用了科技手段进行了全方位的监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