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现场。 通讯员 应伟健 供图审讯现场。 通讯员 应伟健 供图
抓捕现场收缴的手机。 通讯员 应伟健 供图抓捕现场收缴的手机。 通讯员 应伟健 供图

  “十赌九输,赌博这玩意儿真心是碰不得啊!”从机关单位辞职下海经商的市民唐某至今仍是懊悔不已。

  在短短一个月的网络赌球中,他就输了1000多万元,不仅把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投资公司折腾得倒闭了,还卖掉2套房产和宝马轿车用于还债,如今还欠着为了赌博而拆借来的几百万元债务,无法忍受的妻子闹着要离婚,让他有家回不得。

  近日,奉化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网络赌球案,摧毁了这个让唐某深陷泥潭的网络赌球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63名,查获涉案手机100余部、计算机20余台以及众多账簿、银行卡。据初步统计,该团伙非法获利超过3000万元,涉及赌博流水金额达30余亿元。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全面排摸,揪出网络赌博团伙

  据奉化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五中队中队长王磊介绍,今年以来,奉化警方开展打击整治黄赌违法犯罪的“疾风”专项行动,深入推进打击网络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他们三管齐下,全面加强了网络赌博线索的排摸力度,不仅主动公布举报电话,积极发动广大群众举报网络赌博活动线索,及时了解、掌控网络赌博活动的最新动向,还组织网警等专门力量,多种方式搜集互联网上赌球类导航网站及广告宣传推广网站,对涉赌网站进行跟踪监控,同时对以前打击处理过的本地网络赌博人员开展回访调查,及时发现相关信息。

  今年5月以来,奉化警方收集到相关线索15条,确定重点线索5条后,立即抽调治安、刑侦、网警及各派出所精干警力19人,成立专案组进行全力攻坚。经过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专案组锁定了这个以犯罪嫌疑人戴某斌等人为首的网络赌球团伙,全面掌握了他们在网上开设盘口供他人赌球的基本犯罪情况、组织架构、人员层级以及赌球规律等信息,并成功描绘涉案73人的三层人员结构图。

  王磊告诉记者,这个网络赌球团伙的结构基本上都是“金字塔”模式,戴某斌等人获得“申博太阳城”“皇冠”“红足一世”等境外赌博网站的账号及代理权后,一级一级地向下发展二级和三级代理,三级代理再向下发展“会员”。各级代理和会员分别相当于常规赌博活动中的“庄家”和“赌徒”,会员根据这些赌博网站提供的足球赛事信息,下注进行赌博活动。会员以其下注结果决定赚钱或赔钱,而代理从所发展会员的投入资金中“抽水”牟利。

  转战世界杯,赌博更疯狂

  据王磊介绍,他们组织赌博的形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百家乐”,由会员在网上与庄家直接用扑克牌比大小对赌;另一种是赌球,网站提供世界各地的各种球赛信息,最主要的还是足球赛事,不仅有欧洲各大联赛,甚至还有世界各地一些非常冷门的低等级足球赛。

  “赌客可以投注赌博的形式可谓五花八门,几乎囊括了一场足球赛的所有统计数据,比如对阵双方谁先开球,半场和全场的比分、胜负关系、大小球、净胜球数,还有头球、角球、任意球数量,甚至包括双方犯规和红黄牌数量等都可以赌。”王磊说。

  就在专案组对此展开深入调查时,俄罗斯世界杯开赛了,这个赌博团伙立即转战世界杯,疯狂发展下级代理和参与赌博的会员,投注的赌博金额也呈现几何级增长。据专案组事后统计,在累计30余亿元的赌博流水资金中,有20多亿元是在世界杯期间投注的。

  邬某是其中的一个代理,他获得代理账号后,就找来几个同伙合股经营,并分割出多个账号发展下级代理。为了分担风险,他们各级各个代理之间还互相交叉参股,并按股份多少分配收益或赔付会员赌球赢的钱。

  邬某还把自己有多次赌博犯罪前科的舅舅王某拉进来,专门负责报单、记账、结账等事务。赌客一般是按照赔率和自己对比赛结果的判断,通过电话和微信进行投注,比赛结束后按照比赛结果和下注情况,赌资通过银行转账、现金和移动支付工具等多种方式进行结算。赌博网站还按照投注金额,根据提前约定的比例将赌资返还给邬某等人,俗称“返水”;涉赌团伙以“抽水”形式从参赌的大额资金流水中牟利。

  在世界杯揭幕战前,参与赌球的会员基本上都押注东道主俄罗斯队赢球。尽管赌球网站为了保证代理能获取最大盈利,按照对代理有利的原则,通过专门软件对赔率进行随时调整,邬某等人还是觉得他们作为庄家会输钱。这场球赛,他们就赔出了50万元,但邬某相信他们后面肯定能赚回来。果然,在被抓之前,邬某等人合股就从世界杯赌球中赚取了500万元。

  两次集中收网,抓获63名犯罪嫌疑人

  面对虚拟的违法犯罪现场、数以亿计的平台数据和海量的统计分析,奉化警方在世界杯开赛期间里摸清了整个赌球犯罪脉络,锁定了团伙骨干的活动轨迹和藏身地点。

  7月7日清晨,奉化警方在市公安局相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出动警力150余人,兵分12路在鄞州、海曙、奉化等地同时集中收网,当场抓捕犯罪嫌疑人38名,其中骨干人员14名,查获涉案手机100余部、计算机20余台以及众多账簿、银行卡。

  当时,世界杯淘汰赛阶段的两场比赛刚刚结束,邬某在奉化城区一居民小区的住处核对清点赌客的电话押注记录,准备当天下午跟赌客结账,突然听到房门口有动静,异常警觉的他二话没说就点火焚烧手头的账单。只是还没烧掉一半,民警就已经破门而入,将邬某当场抓获,并从房间内搜缴出近70万元的现金。

  8月22日,奉化警方经过审讯深挖并对涉案赌资的流向分析,奔赴各地深入调查,再次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在宁波、舟山、绍兴等地抓获涉赌犯罪嫌疑人25名。

  警方提醒:网络赌球,没有赢家

  王磊告诉记者,他们在调查参与赌博的赌徒时发现,这些人多则输掉数千万元,少则输掉几万元,几乎没有一个人赢钱。

  跟本文开头的唐某一样,40多岁的叶某也是奉化人,原本跟妻子共同经营着一家工厂。可是今年世界杯开始后,他被朋友拉进这个网络赌球圈子后沉迷其中,常常一场比赛就100万元、200万元地押注。

  “这种网上的赌博毫无节制,你想怎么赌就怎么赌,想押多少就多少。网上填的是数字,多少都随你打上去,但一旦输掉了,下了网还的可是现钱。”按照叶某的说法,赌球的时候只有一串数字的概念,结账时才会想起来那些数字都是实打实的钞票。

  可是为时已晚,世界杯开赛才一个星期,叶某就已经输掉了上千万元,不仅让自家的工厂陷入困境,还遭遇庄家催债,连家里的窗户玻璃都被人砸了,害得他成天东躲西藏不敢回家,妻子忍无可忍报警求助。

  据王磊介绍,其实,这种网络赌博本身的经营方式,就决定了上下级信息的不对等:低端平台无法窥探上级平台的情况,而上级平台可以轻松监控所有下级平台,包括投注情况、参赌人员的具体信息等。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等,赌场就可以轻松地开出有利于庄家的盘口、赔率。

  “除非你运气好,赢一次就收手,否则时间一长,肯定输钱。”王磊说,“网络赌球,看似人人都有发财机会,实则机关重重,陷阱很深。‘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来’这句暗示了赌场玄机的妙语也提醒我们,一定要远离赌博。”记者 张贻富 通讯员 应伟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