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郑琪 通讯员 王家铃 盛羽

  周二中午临近13:00,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胸外科陈周苗医师才匆匆下了门诊。病人太多了,号子不得已一加再加,午饭时间也只能一推再推。

  他有个明显的感受,如今查出肺部结节的人越来越多,本身没什么症状,往往是做完体检,才发现有了结节,匆匆忙忙来看,问得特别仔细。

  据统计,目前我国有1亿肺结节患者。可以说,肺结节是肺癌的“爸爸”,肺癌往往起病于肺结节。而在这群患者中,最让他们恐慌的结果之一是“磨玻璃样结节”。

 图/CFP 图/CFP

 

  如果说,正常的肺是透明玻璃的话,长了磨玻璃样结节之后,肺部就像是有了纹理,好在磨玻璃样结节这样的早期肺癌,是不容易通过淋巴或血液系统转移的。但是任其发展,则会对人体产生危害。

  发现磨玻璃样结节,陈周苗提出两个处理原则:一是不要恐慌,虽然磨玻璃样结节多是腺癌,往往恶性程度不大;二是看结节大小,8mm是早期肺癌是否需要手术的分水岭,这时一般建议手术切除。

  4年前,杭州51岁的倪先生体检做了胸部CT,查出“左上肺磨玻璃样结节”,大小为6mm,之后一直随访。今年7月,他复查发现,结节增大到8mm,需要手术。同时,他持续几年右上腹隐隐作痛的原因,也在术前检查发现了:腹部B超提示胆囊结石、胆囊炎、胆囊壁结晶以及胆囊内胆泥团形成。

  在肺上开一刀,倪先生本身就挺忐忑的,现在还得切除胆囊,忧虑又多了一层。与其挨两刀,能不能一台手术全做掉?他向陈周苗提出了这个请求。

  陈周苗第一时间与邵逸夫医院下沙院区普外科朱玲华主任医师取得联系,经过评估,他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而这样的回复,的确是有底气的。

  他解释,胸外科胸部手术最令患者害怕、医生头痛的问题是疼痛,疼痛不是因为手术切口,而是术后留置用来帮胸腔引流的胸管,留置时间往往是2-5天,期间让人寝食难安的就是疼痛。如果想要两台手术一起做,关键就在于解决这个问题。

图/CFP图/CFP

  

  留置胸管是教科书提出的操作,但在如今的微创时代,能否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呢?陈周苗副主任团队的思路是减少肺损伤,并启动了“胸腔镜手术不留置胸管”项目。

  “按照传统方式,这类手术一般要切掉20%左右的肺,而如今,经过手术的改进,早癌不用根治性的肺页切除手术最多切5%左右的肺组织,也就是4cm*5cm的大小。而以倪先生来说,切2%的肺部就够了。同时,通过肋间置管镇痛的办法,来大大降低疼痛。”

  今年8月,倪先生接受了胸腔镜左上肺楔形切除、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在腹腔、胸腔共“打”了4个小洞,全程耗时1个半小时,就完成了手术。术后病理提示:(左上)肺微浸润性腺癌。

  而让倪先生没想到的是,术后4小时,他就可以下床了,术后第一天被得到了“可以出院回家”的通知,术后根本没有传说中的疼痛,只吃一颗普通的止痛片就搞定了。

  从全国来看,“胸腔镜手术不留置胸管”的做法也是具有突破性的,在此之前,尚未有相关报道。陈周苗说,患者是否适合该方法是要经过评估的,一般来说适合于肺部小结节、局部楔形切除术等对肺部损伤少的手术患者。

  而关于肺部磨玻璃样结节的病因,很多人都好奇,在门诊也会问。倪先生是个公务员,不喝酒、不吸烟,作息也规律,挺纳闷自己为何会得病。

  “目前的研究,尚未给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发病可能与环境、生活因素有关。但从性别来看,女性较多,男女比例约为1:3.5,这可能与女性激素水平有关,而主要的发病年龄是40岁-70岁。”陈周苗说,肺部磨玻璃样结节有个特点,就是一般没症状,曾经有个患者,结节拖到了4cm大才来就诊,好在恶性程度也不高。

  虽然病因不明确,但处理防治还是有章法的。好在,现在市民的意识也都提高了。据估计,今年陈周苗个人的手术量将突破700例。“关键是要处理得早,目前我已经给3000多例肺部磨玻璃样结节患者做了手术,尚未有患者因转移或复发再来找我。”

  陈周苗提醒,正常X光片并不能查出磨玻璃样结节,建议40岁以上的市民每年做个胸部CT。一旦发现病灶,也不要恐慌,如果磨玻璃样结节在5mm以下,一年随访一次即可,大小在6mm-8mm,则3-6个月复查一次,超过8mm建议找专业的胸外科医生评估是否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