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底,杭州少儿公园(满陇桂雨公园)的那棵“明星早银桂”又抢到了“杭州第一桂”的名头,率先开花,宣告杭州即将进入满城桂花香的日子,满陇桂雨公园里的3000多株桂花也将渐次开放。

  赏桂闻香,是杭州人秋日的小确幸时间,而对满陇桂雨公园里的他们来说,却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复杂感觉。

  他们就是满陇桂雨公园园林班的班组人员,是满陇桂雨公园里这群桂花树的奶爸、奶妈。虽说桂花树适宜杭州气候生长,可是杭州的天气对桂花树也有诸多威胁:冬日霜雪易结冻,夏日高温怕缺水,台风怕倒伏,外加虫害等等,为了满陇桂雨不负盛名,奶爸奶妈们也是操碎了心。据说一位90后“奶爸”更是从园林工种化身机械工种,今年就自己制造了园子里的部分花圃喷灌设备练手,明年还准备给桂花树上演灌溉“黑科技”。

  (图:桂花奶爸们大合影)

  ●明星桂开花早有秘方,“能量饮料”补充讲究少食多餐

  9月4日早上9点,钱报记者来到满陇桂雨公园,工作人员告诉钱报记者,桂花“奶爸”们都已经忙开了,有的在给后山的桂花树浇水,可以看到奶爸给“明星早银桂”贴补“能量饮料”。

  “能量饮料”是啥?难道就是明星桂年年摘得头筹桂花的秘密吗?

  只见两个“奶爸”推着一个小推车,上面有个绿色的小水桶,来到了明星桂旁边。

  补充“能量饮料”的过程看起来并不随便,在放入“能量剂”之前,奶爸们先洗了洗水桶,“万一之前桶里有别的肥料残留就不好了。”清洗完,奶爸们拆开了一包肥料,“这是磷钾肥,现在桂花的花期到了,所以要给桂花树补充能量饮料,促进它们开得更好。”

  “不同的季节,能量饮料的补充方式都不一样。冬天是要在树根旁挖地三尺放入基肥,滋养土壤。现在的能量是补充给桂花枝叶,所以用这种喷洒的方式。”不仅如此,奶爸们喷洒时还讲究角度,“不能对着桂花直冲,那样就会伤了准备开花的花芽,水柱要尽量往上走,让水从桂花树的顶端散落下来,散落到叶子上。”

  那眼下花期将至,施肥是不是要勤劳些,多多益善呢?奶爸们连忙摇摇头,“那也得少食多餐啊,不然一下肥料过多,桂花树也会负担过重,花期到之前,我们15天才会施一次,勤施薄肥。”

  (图:奶爸们给明星桂补充能量饮料)

  喷撒完肥料,奶爸们又换接了自来水管,“这些水才是桂花每天的正餐,桂花树每天倒是需要充足的水分。”

  不过这“正餐”投喂也很有讲究,时间上是早上十点之前和下午四五点左右各一次,要避免烈日当头的时候,浇水之前还要提前观察桂花树下的土质,“水要浇透。”但是要做到“透”也是很不容易,“浇少了,只有土层表面湿润,水分就不足,浇多了,土层也会容易板结,形成浇水的恶性循环,所以浇水前一定要综合各种情况,把握适度。”

  杭州满陇桂雨公园的工作人员告诉钱报记者,奶爸们会分区块浇灌园内的3000多棵桂花树,园内坡地多,前段时间天热的时候,他们拖着小推车早晚到处走,每天的衣服都像是从水里拎出来一样。

  ●第一桂前段时间不对劲,奶爸日思夜想,一辆车帮忙找到答案

  上午十点,浇水施肥完毕,奶爸们的工作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杭州满陇桂雨公园的工作人员告诉钱报记者,园内负责照顾桂花树的,有6位奶爸,加上一个负责做好记录的后勤“奶妈”。奶爸们体力活多,3000多棵桂花树,要去浇水、施肥,有时还要爬上树,去修剪树枝。

  (图:组里唯一的女生宋珏“奶妈”每天要进行明星桂花期观测记录。)

  奶爸们的休息空档,也是身闲心不能闲。

  “照顾桂花树,和照顾小孩一样,它总有些问题要等着你处理。”

  “奶爸”楼彬前段时间就天天对着园子里的这棵“明星桂”叶子发愁,“那段时间桂花叶背面总是有层白色絮状物,一开始我们以为明星桂遭了什么虫害。可是桂花树常见的蚜虫、粉虱虫害不像这个样子啊。”

  楼彬又把各种介绍桂花虫害的书找出来翻了一遍,希望能找到是什么虫害,这日思夜想的,直到有一天楼彬在一辆停着的车的前挡风玻璃上,看到了和桂花叶片背后类似的白粉,“不过那里有点像线团状的。”楼彬抬头看了看车周围,发现车子正好停在一棵无患子树下,突然如醍醐灌顶般想到,明星桂的旁边正好也有棵无患子树!

  会不会是无患子树的问题?果不其然,一查发现,原来明星桂旁边的那棵无患子树得了蚜虫虫害,是蚜虫的分泌物掉落在了明星桂的树叶上,因为分泌物有粘性,沾上了灰尘,所以才造成了明星桂叶上的白色絮状物。

  原因找到了,清除无患子蚜虫,奶爸们自然是手到擒来。

  ●90后奶爸探索灌溉“黑科技”,园林专家变身技术达人

  1991年出生的吴祥敏,是地地道道的园林专业出身,成为桂花奶爸才两年多时间,是所有奶爸里时间最短的,不过他这一年却在琢磨一件大事:夏天里如何给园里易旱的植物进行智能化浇水?

  “桂花、八仙花,都是夏天里特别怕旱的植物,所以每次遇到连续高温天,我们全园都要动员起来,给它们浇水。”靠大家总动员,太浪费劳力,而专业的喷灌设备购买一套可能就要几十万,“能不能自己动手,制作一套出来。”吴祥敏说自己有给家里的花草设置定时器浇水的经验。

  但小家和公园环境太不一样了:家里水压稳定,喷灌出来的水也比较稳定,而园子里的接水设备,接通的都是消防栓,而且园里山地多,水压不太稳定,而且水管的变径也是问题。

  “我们一般接的水管是接消防栓的kd50管,要将水从这样的管道转换到比小拇指还细的管道出口,再喷洒出来,就要做多次的水管变径。”

  “淘宝上我咨询了不少水管设备卖家,说了变径需求,他们都说不可能。”吴祥敏淘宝网页刷了几千个,尝试了不同的水管,接通的水管线路也不知道爆了多少次,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夏满陇桂雨公园里左侧山路的八仙花,开得很是灿烂,不似往年高温天里垂着头、没精打采的样子。

  (图:吴祥敏在八仙花区里设置的喷淋。)

  这就多亏了吴祥敏在这里设置的喷淋设备。“这是个小坡地,一般浇水水分流失快,这里使用喷淋效果最好,而且我还加了定时喷洒设备,每天上午7点半到8点半,这个点补水效果也最好。”吴祥敏打开远处的水管,八仙花花丛里随即散发出阵阵喷雾,吴祥敏说这一套设备自己倒腾下来不过两三千元,造价是专业设备的20分之一。“而且这里每个喷头的位置都有讲究,是根据它们喷洒出来的面积分别放置的。”

  而除了在八仙花区域,在园内的另一处花径上,吴祥敏还利用传感器设备,设置出当感到土壤水分下降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自动进行喷淋补水的喷淋系统。

  “今年的这两个喷淋尝试都是针对低灌木的,算是给桂花打个前站,有了经验,明年会对明星桂进行喷淋设备尝试,这样就真的可以省下不少功夫了。”吴祥敏很有信心地告诉钱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