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博英语鄞州校区大门。韦博英语鄞州校区大门。

  这几天,钱小姐心情一直十分郁闷。她报名参加韦博英语的培训课,并交了一年的费用,只上过15节课,后来感到这家培训机构的教学质量并没有那么好,而按照要求完成学业也是一件很难的事,于是要求退费。然而近半年时间过去了,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

  4月提出退费要求,至今没有结果

  昨天,钱小姐告诉记者,她于2017年2月20日报名参加了韦博英语鄞州校区的培训,合同时间为1年,包括小班课24节、沙龙课48节,赠送2节一对一外教课。每节小班课费用为500元,每节沙龙课为250元,她一次性交纳了课程费23800元。

  2017年3月至12月期间,钱小姐陆续在韦博英语上课。小班课需要做课件,一个课件达到一定分数后才可预约小班课,通常需要做3天,才可预约一节小班课。但是小班课人数有限,不一定想约就能约上。按此推算,一个成年人哪怕平时非常有时间,也不一定能够在规定时间内上完所有的课。

  钱小姐说,在上课期间,韦博英语鄞州校区人员流动大,老师频繁更换,课程衔接不是很好。外教水平参差不齐,也是频繁换人。

  去年12月,韦博英语工作人员联系钱小姐,说她时间不够了,课程一定是上不完了,让她续费延长合同时间。钱小姐就交了600元,将合同有效期延长至2018年11月21日。但事实上,因为感觉课程质量越来越低,她再也没有去上过课。今年4月,钱小姐向韦博英语鄞州校区提出退费要求。

  “韦博英语当时已经换了校长,跟进我课程的工作人员也在大半年时间里换了3个。”钱小姐说,她4月提出退费,韦博英语方面说,退费得由鄞州校区提交申请,总部审批决定,承诺7个工作日给予反馈,“过了大半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任何人员与我联系。我致电韦博英语上海总部,得到的答复是,退费应由分校处理,总部只是在得到通知后做系统更改。”

  钱小姐说, 她又致电鄞州校区,对方重申,校区只是提交申请,处理得由总部决定,又说之前的申请被拒绝了,可以再次帮她提交,又需要7个工作日。而此时已经到了5月底。

  深感沟通吃力的钱小姐,给12345热线打了电话,得到的答复是,处理时长会在一个月左右,中间会不断跟进。10个工作日后,钱小姐得知,此事由鄞州区教育局沟通协调。一个月的时间到了,她还是没收到相关的处理信息,于是又致电12345热线,对方回复,鄞州区教育局已与韦博英语沟通,韦博英语承诺会与钱小姐沟通并妥善处理。“韦博英语一直没有主动与我做任何沟通。区教育局后来再次致电韦博英语,但沟通协调无效。”这时,已经到了7月份。

  退费竟然这么难,学员心力交瘁

  钱小姐算了一笔账,她前后一共上了15节课,扣去这些课时费,韦博英语应退她18000多元。她没想到的是,退费会这么难,简直让她心力交瘁。

  在此期间,有一个自称是韦博浙东南校区主管的人给钱小姐打来电话,称她交的600元并没有延续合同的作用,合同约定时间到2018年2月20日为止,不能退任何费用。“销售时按每节课标价收钱,到退费了,就硬扯合同时间。我交了延期费用,合同有效时间已经显示为2018年11月21日,但这个主管矢口否认。”钱小姐说。

  7月,钱小姐又来到韦博英语鄞州校区协商,校长依然表示,能不能退费不是校区决定的,而是总部决定的。

  8月,钱小姐再次来到韦博英语鄞州校区,此时,校长又换人了,“一开始态度挺好的,后来非逼我说是因为我自己没有时间上课才要求退费,这样才会帮忙向总部申请退费事宜。当时我拒绝了,我怕被套路了。”

  钱小姐称,前后近半年时间,韦博英语没有退回一分钱。在此过程中,她在网上认识了7个在宁波要求韦博英语退费的朋友,还有3个外地的朋友,他们大部分都在韦博英语所谓课程有效期内提出退费申请,但都被拖延至过期,又以课程过期为由不予退费。

  韦博英语称:合同已执行完毕,不能退费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印象城二楼的韦博英语鄞州校区培训点。一名年轻人告诉记者:“学校里没有人,都去培训了。”

  随后,记者与韦博英语鄞州校区一名林姓负责人取得联系。林女士称,据她了解,钱小姐的课程合同已经执行完了,按照规定不能退费。记者发去了钱小姐的延期交费凭证,林女士说她要查一下,后来说的确收到了这笔钱,但是不可能延长这么长时间,她分析是钱小姐在此期间一直要求退费,他们出于各方面考虑,才将合同延长了9个月。

  对此,钱小姐认为不实。她提供了和韦博英语工作人员的聊天信息,对方称是为了冲业绩,给她多续了几个月。

  鄞州区教育局终身教育与民办教育科的赵科长告诉记者,他曾就此事多次和韦博英语协调,但是韦博方面坚持表示钱小姐的合同已经执行完了,拒绝退费。按照相关规定,教育部门只能进行协调,建议钱小姐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

  记者发稿时获悉,钱小姐等人将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回公道。

  培训机构退费难,并非个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韦博英语退费难的事件,在全国也是时有发生。

  “现在一些连锁的教育培训机构,学员想退费确实很难。这些机构有的钻合同的空子,学员在签合同时没有仔细审阅,到退费时才发现按合同来办几无可能。另外,学员要求退费,培训机构总是以要经过总部批准为名进行拖延,有些学员拖不起,最后只好吃了哑巴亏。”鄞州区教育局的赵科长说。

  昨天下午,记者以学员的身份,就退费问题询问了宁波多家成人英语培训机构。大部分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学员不能继续完成课程,未上的课程费用会退还。也有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培训机构在收取学员学费之后很少会退费。

  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培训机构设置退费门槛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学员轻易流失。目前教育培训机构普遍存在盲目扩张的现象,这会带来一定的资金压力,所以学员交的学费进入公司账户后,公司是不会轻易让资金流出的。此外,一些教育培训机构往往有融资行为,背后有很多投资机构关注着培训机构的资金动态,学员退费情况比较多的话,对教育培训机构的未来发展会产生影响。

  法律界人士也称,培训机构退费难是由于当初学员与培训机构签订协议时没有明确退费条款,或者即使有相关条款但内容比较模糊。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在销售时承诺不满意可退费,但真到退费时又设置条件让学员无法或很难达到退费条件。所以,消费者在与培训机构签订合同时一定要谨慎,遇到明显不公平的格式合同和霸王条款,可向相关部门投诉。

  记者 边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