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杭州,你总能看到历史与现代交汇共生。在杭州,你总能看到历史与现代交汇共生。

  比如市中心繁华的延安路两旁,有不少老街巷,从商场里走出来,一个转身,旁边说不定就是一幢历史“见证者”。

  司徒雷登故居、龙兴寺经幢、陆游纪念馆……这些颇有年头的历史建筑,散落分布在这些小巷中。

  而在灯芯巷,有几幢老建筑,很值得说一说。记者 叶怡霖 通讯员 房轩中 潘晶晶 摄影 朱丹阳

  小朋友每天上课睡觉的教室 是四幢90多岁的历史建筑

  昨天是大部分学校开学第一天上课。

  灯芯巷里,市级机关幼儿园门口,孩子们背着小书包,提着小水壶,欢天喜地地走进学校,回到两个月未见的教室。

  他们的教室是四栋奶黄色的小别墅。

  开学前,趁着暑假,这四栋别墅刚刚完成了一次修缮,对屋面、外墙、门窗、楼梯、檐沟等破损部位进行修复,还对白蚁蛀食部位进行了白蚁灭治。

  这四栋小别墅已经90多岁啦,不仅年代久远,而且很珍贵,是杭州市的历史保护建筑,官方名称叫“灯芯巷别墅建筑群”。

  幼儿园的保安周师傅,是杭州人,在来这工作之前,他就听说过这几栋房子的来头:“以前偶尔路过这里就听说过,这几栋房子是某个大人物的故居,附近居民都知道。”

  依次排开的四座小洋楼

  分别叫做“春、夏、秋、冬”

  灯芯巷别墅建筑群,建于20世纪40年代,由四幢砖木结构花园别墅建筑组成,1950年至今为杭州市级机关幼儿园园址。

  2004年5月,灯芯巷别墅建筑群被列入杭州市第一批历史建筑保护名单。

  这四栋小别墅墙面呈奶黄色,屋顶是深灰色的瓦片,深红色的木质门窗,典型民国风洋楼的样子。

  虽然整体风格大致相同,但每一幢的大小都不一样,建筑面积从一百多平方米到三百多平方米不等,它们还有四个名字:春、夏、秋、冬。其中,秋楼面积最大,夏楼最小。

  每栋楼都有两层,除了最靠里面的夏楼之外,其他三栋都还带有阁楼。

  这几幢楼有的设计了老虎窗,有的设计了露台,有的设计成连廊式的阳台,还有的设有裙楼……房间的排列、大小、功能都有精巧的变化,以满足不同的实际使用需求。

  现在,这四幢小楼一楼都用作学生教室,二楼用作学生寝室或老师办公室。

  进入楼内,内部也是奶黄色,木质的门窗、楼梯,还有楼梯扶手上的老式雕花,都透露着旧时的气息。

  从不同的设计也可以看出,不同的楼有着不同的功能设置,有的适合家族聚会,开阔大气;有的适合友人小聚,娴静优雅;有的适合公务会议,庄重隐秘;有的适合娱乐休闲,活泼大方……再配合硕大的院落,以及繁茂的花木,与其说这是一处私人的别墅宅邸,倒不如说是一个微型的多功能综合体。

  小楼建造者王震南

  是蒋介石表弟

  参与筹建了黄埔军校

  这样精致的建筑,是谁设计、建造的?

  说起来,来头不小呢,这四栋别墅最初的建造者,是曾经一手筹建了黄埔军校的国民党军中高官、蒋介石的表弟——王震南。

  王震南,出生于光绪十八年壬辰七月十一(1892年9月15日),浙江省宁波府(今宁波市)奉化县(今奉化市)人,早年赴杭州求学,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浙江省立法政学堂。毕业后,曾在嵊县(今属绍兴市)县政府担任书记官。

  到此为止,王震南的履历并无过人之处,但从1924年开始,他就一路高歌猛进。

  他的第一个跳跃,就是从小小的书记官,变成了黄埔军校的军法官。这一年,孙中山任命蒋介石为黄埔军校校长,蒋召王震南赴广州,帮助黄埔军校的筹建工作,后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军法处军法官。也就是说王震南是大名鼎鼎的黄埔军校的筹建者之一。

  后来,王震南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政治部军法官、广州卫戍司令部军法官、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军法处军法官、陆海空军总司令部军法官;1930年1月,出任军政部陆军署军法司副司长、司长;1936年7月,正式授予陆军少将军衔;国民政府迁往陪都重庆后,任军政部军法司司长,兼任军法审判组长;1941年,出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军法执行监,中将军衔;1946年,出任徐州绥靖公署军法处长,不久后出任陆军总司令部军法处长。抗日战争胜利后,军政部成立军法总监东南分监上海特种刑事法庭,专门审判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的日本战犯和中国汉奸,王震南出任庭长。

  王震南为什么会得到蒋介石钦点,出任黄埔军校的筹建人?

  除了王震南优异的专业背景(毕业于浙江省立法政学堂)之外,仔细梳理他与蒋的关系——他是蒋介石的生母王采玉的堂侄、蒋介石的表弟。

  新中国成立后改成幼儿园 迎来送往一拨又一拨的孩子

  在上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之间,王震南在如今的灯芯巷25号位置大兴土木,置办了春夏秋冬这一当时看来极为奢华的西洋式别墅群。

  与在奉化溪口镇葛竹老家的传统精致旧居不同,这次王震南选择了时尚的西式别墅,作为自己在杭州的住所。而一口气建造四座小楼,除了自己度假居住之外,可能还有别的考虑。

  根据其老宅中的资料,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回奉化溪口探亲时,曾在老宅中暂住,王宅算得上蒋介石在老家的一处行宫。王震南如此煞费苦心建造各不相同的四座别墅,极有可能是为蒋介石夫妇准备的;而联想到宋美龄的西方背景,那么这次西式别墅的选择也就有迹可循了。这里离西湖又是咫尺之遥,在地理位置上也可谓闹中取静、得天独厚。

  1948年秋,也许是有了某种预感,王震南回到奉化溪口葛竹老家,安葬了抗日战争期间暂厝着的父亲,旋即离开上海,到香港九龙居住。1951年东渡台湾,直到1963年在台北去世,享年7l岁。

  主人已经离去,独留空寂的灯芯巷别墅群在默默等待。

  新中国成立以后,灯芯巷开始了自己新的命运:政府于1950年6月将此花园洋房,连同里面的设施用具,一并调拨给杭州市级机关幼儿园使用。

  从此,昔日奢华的小洋楼再也不见豪门盛宴,取而代之的是孩子们的欢笑与嬉闹。

  在参观别墅时,刚好遇见正在整理资料的周老师。今年是周老师在这里教课的第十五个年头,据她回忆,当年刚刚入园的时候,就得知这几栋别墅是历史建筑,要注意保护。

  周老师带过五六届学生,每当有新的小朋友入学的时候,老师都会和学生、家长讲述老宅子的故事。特别是等到小朋友懂事了一些,也会告诉他们,要注意保护我们的教室。

  让历史建筑变成小朋友的教室,让老宅子焕发出新一轮的勃勃生机,或许,这来源于杭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底蕴和大气。